第14章 扑朔迷离
卿何欢2020-10-20 17:273,011

  慕卿卿冷笑,“王小姐,你真的很聪明,你的二叔白活了几十年,却远远不及你——你不但在生意场上雷厉风行,就连杀人的时候也知道如何用更隐晦的手段把自己隐藏起来,甚至最后还能把所有的事情推到你二叔身上,险些就让你逃过了律法的制裁。”

  如果昨晚她没有发现王纤纤头顶那个绿色的9,那她就不会心生怀疑,沈墨或许也不会让仵作二次验尸,那真凶就真的逍遥法外了。

  “不举之药不常用,你怕去药铺买会被发现,所以特地去黑市找人交易。若非沈大人睿智无双,设下圈套抓住这个给你买药的人,或许我们永远也揪不出此人。”

  说话间,她嘲讽的目光落在王纤纤身旁那个尖瘦的男子身上。

  男子身形一震,扑通一声跪下磕头,“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啊!小人只是负责买药,赚点小钱养家糊口而已,根本不知道客人为什么要买这药呀——何况这种药在我西凉也不是禁药,小人哪里知道她是为了谋杀亲爹!若是小人早点发现,一定不会听之任之,一定会早早的向诸位大人检举揭发她的!”

  “蠢货!”王纤纤大怒,狠狠剜了他一眼。

  这个蠢货竟然没等拷问就全招了——若是他咬死不说,这些人又能奈他们何?

  慕卿卿看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可惜,王小姐未免太低估旁人的智商了。

  这药贩哪里是蠢,分明是精明算计——他现在说出来,至多就是替人买了个药而已,至于杀人的事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他完全可以说自己是“不知者无罪”。

  可若是他瞒着不说,大理寺往后再找到什么证据证明他说谎,那他就彻彻底底的成了帮凶,到时候哪怕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会被定上一条帮凶的罪名。

  “王小姐。”慕卿卿看着她,“现在你还有什么话说?”

  王纤纤知道,现在再否认已经没用了。

  从她逃出大理寺起——不,从她相信那些衙役的对话开始,她就已经输了。

  枉她自诩聪明,竟然到最后还是没沉住气,落入了沈墨的圈套。

  呵。

  王纤纤狠狠闭了闭眼睛,“是,我是买了这种药,可是那又怎么样?”

  王纤纤骤然睁眸,眼底是湛湛冷意,“我爹风流成性,四处拈花惹草的玩女人,大多数时候都让我娘守着活寡。偶尔碰我娘一次,竟然还让我娘险些染上了脏病,看了许久的大夫的才有所好转,我怎能不恨?”

  她咬牙切齿,“我只是希望家庭和睦,希望我娘得到幸福,我只是不想让我的父亲继续出去勾三搭四,所以我给他下药,想让他从此不能人道,我错了吗?”

  慕卿卿抿了下唇,沈墨眯起了眼睛。

  大理寺的衙役们也纷纷变了脸色。

  他们都知道,不管王纤纤有没有杀人,可她至少这番话是真的。

  王聚财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从王夫人到柳氏再到陈鸢,甚至是他的弟弟,都为他所害。

  可是……

  慕卿卿目光深了几分,“王小姐,你的想法没错,你恨他也很正常——但若每个人都能因为恨而杀人,那还要律法何用?”

  “律法?”王纤纤哈哈大笑,眼底迸射出一丝诡异的光芒。

  若是律法不能庇佑可怜之人,若是律法无法惩罚那些作恶之人,那还要律法何用?

  从头到尾,娘亲做错了什么?甚至就连柳氏和二叔也不过是两个被迫害的可怜虫而已!

  错的是那个负心汉,那个人渣!

  既然如此,她为何还要遵守律法?

  她做的,不过是为民除害!

  王纤纤目光冷冷扫过众人,“我没有杀人,我也不知道这种药会让我爹猝死。我说了——我只是希望他不再招惹女人而已。”

  慕卿卿眉头一皱。

  他们现在的证据,只够证明王纤纤杀人,但具体是故意杀人还是过失杀人,却不一定。

  她下意识的看向沈墨,沈墨淡淡的道:“不管是不是故意的,都是你造成了王聚财的死。来人,先把她押入大牢。”

  “是!”

  衙役刚要上前,却见王纤纤脸色一变,猛地抬手抠着自己的喉咙,“啊……啊……”

  众人一惊。

  慕卿卿瞳孔紧缩,“你怎么了?”

  “正……正……”王纤纤似乎是有话想要跟她说,只是顷刻间脸色就涨得乌青发黑,喉咙里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不甘的死死盯着她。

  “正什么?”慕卿卿惊道,“王纤纤,你是不是中毒了?”

  沈墨眉头紧皱,“影玄,让林郁过来!”

  林郁不只是仵作,也是大夫。

  只是他赶到的时候,王纤纤已经咽气了。

  慕卿卿颓然的坐在地上,虽然王纤纤杀了人,可她并不希望对方以这种方式死去的。

  而且,她还没来得及问蓝色梅花的事情。

  还有……王纤纤临死前说的那个“正”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大人,是中了燕雀毒。”林郁神色凝重。

  燕雀?

  慕卿卿猛地抬头,“此毒的发作时间,是不是在六个时辰左右?”

  林郁一愣,“对,你也知道?”

  慕卿卿点了点头,她虽然不是大夫,但是对药理还是有点了解的。

  六个时辰,那不就是……

  “穆大状。”沈墨忽然蹙眉看向她,“昨晚离开王家以后,王纤纤应该一直在王家没出去过,后来你回去过一次——影玄到的时候,你已经在那里了,时间刚好在六个时辰左右。”

  “……”

  慕卿卿以为他下一句就要怀疑她了,因为她当时就在现场。

  男人却说:“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了?影玄说,当时还有一个黑衣人在场,你躲在树后偷听他们谈话。”

  她愣了愣,微不可觉的松了口气。

  虽然他怀不怀疑她都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听到他一开口就问黑衣人,像是完全相信了她,她心底竟颇为受用。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话。”她摇了摇头,“黑衣人说王聚德死了王夫人会伤心,王纤纤说他这是罪有应得,她娘只会高兴。字里行间的意思我当时并没有多想,不过现在想来,那黑衣人对王纤纤好像很了解,或许还知道王纤纤杀了王聚财的事。”

  顿了顿,“我只听到这么几句,后来影玄来了,那黑衣人就吓跑了。我出去追过他,但是没追到,不过……我怀疑他就是给王纤纤下毒的人。”

  可是,这人会是谁呢?

  扑朔迷离。

  沈墨沉吟片刻,点头,“知道了,我会去查。”

  他吩咐林郁继续深入验尸,然后让人去王家通报王纤纤的死讯,最后转身出门。

  慕卿卿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追了上去,“沈大人!”

  沈墨脚步一顿。

  “你要入宫吗?”

  “嗯。”

  “淑妃娘娘会怪罪吗?”

  男人侧目看了她一眼,“放心,怪不到你头上来。”

  慕卿卿皱眉,“那你呢?”

  男人怔了一下,眯起眼睛,“穆大状这是在担心本官?”

  慕卿卿,“……”

  并没有,她就是随口一问。

  可是没等她否认,男人就道:“你刚才不是还说的头头是道,淑妃娘娘并非是非不分之人,现在担心了?”

  慕卿卿,“……”

  她刚才就是随便说说,现在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她还是会担心的好吗?

  不对,她才没、有、担、心!!!

  “本官只是个查案的,一没杀人二没冤枉好人,如今王聚财和王夫人之死都已破案,皇上和娘娘不会怪罪。你安心吧。”

  “哦……”慕卿卿这才点头,旋即又忍不住气闷的道,“都怪那该死的王聚财,到处拈花惹草,惹出这么多麻烦,真是死有余辜!”

  沈墨神色难辨,“你也觉得他该死?”

  慕卿卿神情一顿。

  好半晌,她才摇了摇头,“没有——每个人成长环境不同、性格也不同,世间的很多好坏都是相对而非绝对的,所以律法的制定就是为了丈量处事底线而存在的——没有人可以因为自己不喜欢而决定他人的生死。否则的话,我讨厌谁便要去杀了那个人,那这世界不是乱了套?”

  虽然完王聚财未必适用这条准则——他的恶已经是人神共愤,几乎没有人不讨厌他的。可他毕竟没有触犯死罪,所以他的生死也不是旁人可以决定的。

  如果她是王纤纤,或许也会出手报复,可是报复的方法很多,不管是夺走他所有的财富让他再也不能挥霍玩乐、还是把他赶出王家让他身败名裂——或许这些做起来都不容易,可是至少王纤纤这样一个聪明果断的女子,不该为了个人渣赔上自己的命。

  沈墨倒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番话来,看她的目光微微深了几分。

  正要开口,却听她叹息一声,“哎,男人。”

  沈墨,“……”

  “关男人什么事?”

  慕卿卿颇为嫌弃的道:“哦,渣男不都喜欢三妻四妾么,娶了一个还想要三个,最好全天下女子都是他女人。”

  沈墨眯起眼睛,目光微深,“听穆大状的意思,你很不喜欢男子三妻四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