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名状
卿何欢2020-10-20 17:273,329

  “小姐,姑爷怎么能这么对您呢!昨夜可是你们的新婚夜啊,他竟然一个人跑去书房睡,也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

  慕卿卿动作娴熟的穿上男装,拿起眉笔,将自己纤细的黛眉被刻意修饰成了男子剑眉,白皙的肤色也画深了几分,俨然就是一副翩翩少年郎的姿态。

  她对着铜镜满意的勾起嘴角,然后才扭头道:“我嫁他只是遵祖母之愿,他现在这样,不是正好方便我办事么?”

  茹月咬唇。

  慕卿卿看着她头上的心情值从8降到了7,颜色也从愤怒的黄变成悲伤的蓝,不禁有些好笑。

  她拿起折扇,在这丫头脑袋上轻轻一敲,“我又不喜欢他,你委屈什么?”

  “小姐这么好看,理应得到最好的!”

  “姑爷真是没眼光!”

  “他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

  “……”

  茹月不停的絮叨着,头顶的颜色也重新变成了黄,心情值却还在不断的下降,一直跳水到了3。

  慕卿卿瞪了她一眼。

  茹月这才讪讪的停下絮叨,闷声问道:“小姐,您的官司准备得怎么样了?”

  “你什么时候见我输过?”

  “嗯嗯!”茹月眼睛亮亮的点头。

  姑爷真是太没眼光了!

  小姐这么好看还这么厉害,他竟然还不满意,哼!!

  转移话题之后,她的心情值又回到了6。

  慕卿卿一脸无奈,不只是对茹月,她对自己这怪异的病也很无奈。

  从八岁那次偶然掉下悬崖开始,她的脑子就出了点问题,倒不是失忆磕损,而是她的世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她能具象化的看到别人的心情了。

  比如喜爱是红色,愤怒是黄色,哀伤是蓝色,快乐是绿色,无波动是白色。

  比如人的心情值从1到10,数字越高表示心情越好。

  后来这两者直接简化成了黄色的5,绿色的9,蓝色的3,诸如此类。

  她十分惶恐,爹娘也是——他们都怀疑她疯了,带着她访遍名医。

  最后遇到师父,才知道这种病就类似“通感症”,不会危及性命——可即便医术高明如师父,也没有办法治这种病。

  慕卿卿一开始很难接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爹娘意外死亡,师父离奇失踪,她慢慢的也就不再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了。

  …………

  大理寺。

  今日要审的案子很简单,发生在京城首富王家——有个家仆新娶一妻,名唤陈鸢。王老爷说陈鸢打碎了他祖传的花瓶,要她赔偿十万两。可陈鸢说是王老爷对她不轨才害她撞碎花瓶,不愿赔偿。两人争辩不下,王老爷便将她告到了大理寺。

  这案子本身没什么好看的——毕竟王老爷不只是有钱,他的夫人还是淑妃娘娘的亲妹妹,哪怕大伙儿都心知肚明他才是那个加害者,可今日的官司他也不可能输!

  然而大理寺门口,还是聚集了乌压压的百姓——因为除了官司本身,还有更吸引人的两大看点!

  第一,今日替陈鸢打官司的状师,乃是从未有过败绩的第一名状——穆青!

  若是今日破了他的不败纪录,那可是历史性的见证啊!

  第二,听说大理寺换主了——这位新来的大理寺卿沈墨,那可是一代传奇啊!

  明明是个孤儿,却被膝下无子的武宁候夫妇领养,一跃成了侯府世子。而后明明锦衣玉食不愁富贵,却突然参加科考,仅此一次就力压群雄成了今年的新科状元!

  如此也就罢了,偏偏他还长着一张令天下女子神魂颠倒的脸,英俊无人能敌!

  如此完美的人,今日难得在人前露脸,吃瓜群众怎能不看?

  所以慕卿卿走到大理寺门口,看到的就是一大片拥堵的人群。

  “你们快看,穆大状来了!”

  “不知穆大状打算如何应对王聚财呢,我听说王聚财压根儿没找状师辩护啊!”

  “那肯定不需要啊,现在的证据都是偏向王聚财那边,还找什么状师!”

  “难道穆大状的不败生涯,真的要在今日终结了吗?”

  “请问穆大状,您现在有什么感想?”

  “……”

  百姓热情高涨,一个问题接着一个。

  慕卿卿面带微笑,却没有回答众人的问题,只拨开人群不徐不疾的迈入公堂。

  她就是那位第一名状,穆青。

  西凉没有女子当状师的先例,所以她每次辩护都是扮作男儿身,方便混迹江湖,还给自己取了个化名。

  “升堂——!”

  师爷站在公案桌旁低喝一声,底下衙役们敲击着水火棍,大喊威武。

  就在这样肃穆的环境中,那位大理寺卿从后堂走出,缓缓的出现在众人视线中。

  慕卿卿站在堂下,无数次的辩护经验让她此刻处变不惊,嘴角挽着一丝浅淡的弧度,显得淡定而从……从容个鬼啊!

  慕卿卿看清楚那张脸的瞬间,呼吸一滞,笑容骤然凝固了。

  男人生得俊美无俦,五官深邃而冷硬,剑眉凌厉,薄唇如削,狭长的凤眼幽深如古潭,精致的无一不透着造物主的偏心。

  可……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这男人昨晚还穿着大红喜服,站在她身旁和她共拜天地啊!

  慕卿卿不可置信的他身上的官服——没错,他穿的就是大理寺卿的官服,坐的也是主审官的席位!

  所以……他真的就是……大理寺卿?!

  可是,大理寺卿为什么换人了?

  好,换就换吧,可为什么偏偏是他!

  慕卿卿内心疯狂卧槽,好半天都没能接受“她的新婚丈夫成了新任大理寺卿”的设定,脑子里来来回回的只有一个声音——完了,她的身份要被识破了。

  最最最可怕的是,这男人头顶的数字还跟昨晚一样——是诡异的白色10。

  好像他的心情永远没有波动一样。

  慕卿卿犹记得自己昨晚看到这数字时,甚至怀疑自己的脑子又出了新问题,直到后来确认其他人的数值正常,这才勉强确定——有问题的分明是这男人!

  “你就是穆青?”

  堂上的男人目光淡淡的扫来,低沉质感的嗓音透着波澜不惊的冷淡。

  慕卿卿呆呆的看着他,整个人还处于懵逼状态,脱口而出,“你就是沈墨?”

  沈墨,“……”

  师爷微微蹙眉,“穆大状,虽然你声名在外受人尊崇,但不代表你可以藐视公堂,在堂上直呼大人的姓名。”

  慕卿卿在众人齐刷刷看向她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她轻咳一声,忙道:“抱歉,实在是大人生得太好看了,草民一时看糊涂了。”

  “穆大状!”直呼大人的名字也就算了,还敢出言调戏?!

  “……”

  完了,这位师爷头顶的数字从白色的7变成了黄色的5,俨然是怒了!

  慕卿卿额角跳了跳,她一直很会说话,从未出过这样的差错,否则也不可能成为京城第一名状。可实在是沈墨这人太诡异,导致她现在脑子抽抽,说什么错什么。

  “草民有罪。”她只好俯身作了一揖。

  还顺便瞄了眼沈墨的头顶——依旧是白色,依旧是10。

  得,这男人就是有问题!

  待她有时间好好研究一下,现在不能再想这些有的没的。

  “前任大理寺卿涉嫌贪污,皇上革了他的职,命本官接任。”那道低沉的嗓音再次响起,“穆大壮若是没有其他问题,可以开始了么?”

  “……”

  跟她说话的是沈墨。他大概是听不下去了,所以出言解了她的疑惑。

  就像他昨晚说那句【我还有事,你自己睡】的时候一样,毫无起伏的声音。

  不过……这男人好像没有认出她?!

  这个结论甫一蹦出来,慕卿卿的眼神顿时就是一亮。

  对,他昨晚揭了她的红盖头,交杯酒都没喝就直接去了书房!

  而且她当时画着浓艳的新娘妆,又低眉垂眼的,此刻却是修饰过后的男人妆,如果昨晚只是扫一眼,他很可能没有记住她长什么样。

  甚至,这男人昨晚可能都没正眼看她!

  慕卿卿忽然无比庆幸,还好这男人眼高于顶,压根没把她当回事儿!

  众人就这么看着这位穆大状的眼神越来越诡异,像是……见了羊的狼一样,泛着幽绿的光。

  师爷的眉头已经彻底拧成了一个结。

  以前也没听说这位穆大状喜欢男人啊,怎么今日如此放荡不羁?

  难道大人已经男女通吃到这个地步了?

  “穆青!”沈墨眉头微蹙。

  慕卿卿终于回过神来,立刻点了点头,“回大人,可以开始了。”

  沈墨这才移开视线,看向底下跪着的两个人,“堂下二人,所为何事?”

  底下跪着两个人,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穿着华贵,表情十分愤怒。

  而跪在他身旁那个貌美的女子穿着朴素,额头缠着绷带,俨然是受了伤,眼眶还微微的泛着红。

  男人恶狠狠的道:“回大人,草民王聚财,状告家仆之妻陈鸢,勾引草民不成,就恶意打碎了草民的传家花瓶。如今草民不过要她赔偿十万两,她竟然都不愿意!”

  “你胡说!”陈鸢声音带着哭腔,“明明就是你意图不轨,我才会去撞那花瓶的!你那破花瓶哪里值十万两,你分明就是借机讹我!”

  “我意图不轨?”王聚财冷笑一声,“那可是我的房间,你一个妇道人家,若不是有意勾引,为什么独自来我房里?”

  “你……”陈鸢气得眼泪都掉下来,“若非你拿我夫君威胁,我怎么可能会去!”

  她的夫君是王家的家仆,王聚财说他犯了错,把他关在柴房以示惩罚,还说只要她亲自做一道点心去赔罪,他就不跟他们夫妇计较了。

  谁知她去了以后,王聚财却对她动手动脚,甚至想要侵犯她!她情急之下想要一头撞死保住清白,却不想人没死成,把当时离她最近的花瓶撞碎了。

  王聚财给了她两条路,要么从了他,要么赔偿他十万两。

  她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去求了穆青。

  思及此,她像是看救星一般看向那清隽的男子,“穆大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妃是个柠檬精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