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点的夜
乔蜜儿2020-10-19 23:092,172

  夜晚,下着小雨,雾慢慢的升了空,近处还算可以看见,原处更像是出于仙境之中,空气的温度慢慢的湿冷,季礼左右看了看,在别墅的大门前缓缓驶来了一辆凯迪拉克的小车。

  被称为吴妈的阿姨先前听过的她的声音,如今她举着一把伞在屋外等着,见着季礼便露出乐呵呵的笑容,柔声问着:“季老师,你好,我是吴霞,您叫我吴妈就好。”

  季礼从未接触过富人的世界,至多也不过是看看影视剧过过瘾头,如今这雇佣的保姆阿姨官家司机甚至是守护的保安,个个都是礼貌有加,这不禁让她深想曼姐的家究竟是何模样了。

  空气微微泛着冷,季礼走近吴妈才发觉温度相较于白日似乎下去了五度,她只穿了一件长衫薄外套以及牛仔裤板鞋,本就廋,少有运动,使得她感觉自己的鸡皮疙瘩冒了出来。

  “季老师,以后你和我联系就是了,这个是我的微信,你扫一下吧。”

  季礼望了下面前的手机,掏出自己的扫了扫备注吴妈,问着:“吴妈,以后我的工作都是你来安排吗?”

  吴妈愣了几秒,点头说:“我还是要过问夫人的意思,不过大部分你与我联系是没错的,走吧,我送你上车,车上留着把折叠伞,这雨一时半会儿也听不了,你冷不冷?”

  季礼摇摇头。

  司机是个年轻的小伙子,看体格像是才退伍的模样,一双浓眉剑目,深棕色的皮肤写着大大的健康,一双手放在方向盘上,旁的储物箱放着手机,中间稳着一个保温杯,见着吴妈送季礼来,在中控台摸索几下,左后门的提示灯亮了。

  “季老师,我就送到这儿了,一路小心,小杨,路上注意安全。”

  季礼手已经放到门把上,本以为会费力,却轻轻拉开了,她愣了一秒,才坐进去,又听着吴妈唤司机小杨,小声说着:“杨师傅,麻烦你了。”

  “麻烦什么,本就是我的工作,倒是你,这么年轻,在哪个学校读书?”

  “茱萸大学,学的英语。”

  “哦哦,英语啊,听着就头疼。”

  季礼不知如何接话,只好露出浅淡的笑容,打开手机,逛着社交软件,此时手机铃声响起,她看看备注,是蒋敏打来的,便匆匆接了电话。

  “季礼,到哪儿啦?还没下班呢?”蒋敏的声音透着疲惫,最近似乎在准备什么考试,季礼一时半会儿居然也没想起来。

  季礼在后座抽着哈欠,大脑嗡嗡响,呆呆说着:“我刚下班,雇主让司机送我回来的,你不用等我了,先睡吧!”

  电话那端有十几秒没有回声,季礼以为电话信号断了,松开看了看,声音又传出来,她立刻放到耳朵旁,喊着:“喂,蒋敏,能听到吗?”

  “能能能,刚刚在敷面膜,没注意把话筒挡了,小礼,我就先睡了,明天早上我叫你,你早点回来,早点睡吧,路上小心。”

  “谢谢你敏敏,晚安!”季礼用着感激的声音,双眼停留在电话挂断的字样上,果断打开了平时常看的社交软件,玩手机已经成为闲余时刻的常态。

  雨似乎大了些,透过开着的窗,季礼已经明显觉得冷,便将两边的窗挪了上去,望着前挡风玻璃不断来回的雨刷,问着:“杨师傅,大概走了多远了?”

  “马上到茱萸大学的地铁站了,离你住的地方估计还要开十来分钟。”

  季礼点头说了谢谢,看着手机上马上到十点的时间,打起哈欠,忽然手机响了,她愣了下,又望着手机,是曲曼的电话,她想着今日与曲兰的交流,又回忆起曲曼对她自己妹妹的态度,忽然间难受起来。

  车在小区门口停下,季礼打开门,将吴妈给自己的雨伞撑开,挡去了雨水对自己的侵袭,杨杰回头看着季礼,见着她下车后,才开口说着:“季老师,以后不出意外都是我负责接送你,以后请多多关照哦!”

  季礼笑着答:“杨师傅,谢谢你,夜深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季礼进了门,侧头看着保安室,里头的保安不时喝着令大脑清醒的浓茶,也不时点着自己的脑袋,挣扎着大脑深处的睡意。

  快到十一点了,路上见不着几个活人,偶尔有野猫野狗的吠叫自远而来,季礼缓步行于其中,莫名的感觉到了孤独的模样。

  短短几十米,像是隔着银河,每一步沉重却又遥远的压得她自己喘不过气来,她这么走着,走着,不多时手机的来电铃声再次响起来,她盯着屏幕上写着的曲曼两个字,右手举着伞,左手握着手机,双眼开始发呆。

  风吹的舒缓,却也是将夜的清冷吹了起来,愣了似乎很久,却不过短短三秒钟的时间,季礼接了电话。

  “喂,小礼,睡了吗?”曲曼的声音从电话传出来闷闷的,季礼能够听出其中有着某种沉寂后的情绪,像是酒精麻木大脑,大脑清醒,人却未知。

  “曼姐,你又喝酒啦?我刚刚下了家教课,现在马上到家里,你怎么又喝酒了?快喝杯蜂蜜水醒醒!”季礼说着,人已经到了楼下,伞收着,雨水沿着伞落在地面。

  “啊,对啊,今天才周二呢,你不来这边上班,我记混了,就说怎么没见着你!”

  在季礼听来,曲曼的声音像是大梦初醒一般,很安静,却又有那么些讽刺,她上下吞咽了几次口水,下定了不小的决心,问着:“曼姐,你和你的家人……”

  接下来的话,季礼不知该如何开口了,安静如同上下移动的电梯发出来些微的声音,她望着电梯的按键开始发呆。

  电话那端许久未曾开口,不多时,挂断后刺耳的声音响起后,莫名的,季礼心开始烦躁了,先前的睡意瞬间化作胡思乱想的思绪,扰了心神,也慌了她的大脑。

  保安的工作在深夜慢慢地进行,巡查到这一栋时,望着了发呆的季礼,问着:“你是哪户的业主?”

  季礼从自己的思绪中抽离,转头望着穿制服的保安,笑着道歉:“抱歉,大叔,我住十五楼,刚走了神。”

  “十五楼?这都十二点了,我送你上去吧!”

  保安的话中,一半是难以置信,一半是荒唐偷笑,他进了电梯,按了十五楼,转头又来看着季礼。

  季礼知道,如此深夜,如此行为惹了怀疑也不是假的,但心中总有些许的不愉快存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个如花儿般凋谢的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个如花儿般凋谢的女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