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
遥山2020-10-10 23:232,716

  周瑾和闻言一怔,突然有些恍然,这么多年的分离,怎么可能还能像当初那样相处。等她回过神陆庭柯已经关上门。她幽幽的叹了口气,便也不再去想。

  门外的陆庭柯垂眸,过了良久依旧在那站着,看着面前的这扇门。仿佛看到了当年,他去找她却只有一扇紧闭的门,没有只字片语,就这么离开了,而这一走,就是七年零三个月。

  后来有一次周末俞雯约她吃饭,她婉拒了以后俞雯还是坚持,再推辞也不好于是她就去了。

  去了以后才发现不止是俞雯一个人在等,陆庭柯和姜逸磊也在。她往前的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看到陆庭柯身旁的空位神色有一瞬间冷淡了下来,但还是重新挂起笑意过去坐下。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怎么都到齐了。”她笑着同众人开玩笑,眼神却是放在俞雯那里。她有些不明所以的抬眼跟俞雯对视,眼神无声的询问。

  “大家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回来自然是要多聚一聚联络感情。”俞雯轻声解释。

  周瑾和闻言看着她有些意味不明,但也没说什么。

  “这么多年不见,吃顿饭应该不算为难吧?”

  在一旁的陆庭柯看到两人的眼神互动之后,突然出声道。周瑾和闻言朝他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嘴边的笑意淡了几分。

  陆庭柯说完之后神色自若,伸手将周瑾和面前的餐具用热水一一烫过后再放置到她跟前。手法娴熟自然,众人一时之间都没有察觉什么不对。

  当然,除了另一个当事人。

  周瑾和下意识的微微皱眉,但最终还是受了他的好意。温声道“谢谢。”

  陆庭柯不动声色的将她方才的反应悉数收入眼底,冲她温和笑笑没有说话。

  俞雯不动声色的留意到这些后笑着问她 “瑾和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这么多年没见我们都很挂念你。”

  “……爸也很挂念你。他只是不懂得表达,爸其实很在乎你的。”俞雯说着中间有一刻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

  然而,果不其然如俞雯所担心的在听到她后面的话时周瑾和的脸色直接冷了下来。她张嘴就想解释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两父女的隔阂这么多年了也不是一朝一夕能解决的。

  但俞雯不知道的是,有些隔阂一辈子都不会消散。那些不为人知的秘辛,这辈子都在周瑾和这里过不去的。

  但所幸,周瑾和很快就将面部情绪调整了过来。仍然是之前那副温和淡然的模样,笑着看着众人。“还不确定,本来并没有久留的打算。”

  这一番话避重就轻,完全忽略了俞雯替周行知说的好话。

  不过关于是否久留这件事周瑾和确实是实话实说,陆庭柯本来给她倒水的动作一顿,他神□□言又止。刚好这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几人边吃边聊,不提从前和周行知的话表面上气氛还是过得去的。

  “这几年一直都很忙吗?你似乎从来没有回来过。”俞雯关心道。

  陆庭柯看着桌子上的菜式,挑了几样周瑾和从前喜欢的夹到她碗里,并且神色自然的同姜逸磊说着工作室的事务。

  周瑾和有些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又低头看着碗里的菜式沉默片刻后才动了筷子。陆庭柯余光注意到之后嘴角轻扬起一抹弧度,然后自然的跟姜逸磊聊案子。

  “之前是没有回来过,至于工作……是挺忙的。”周瑾和朝俞雯笑了笑,在说到工作的时候她神情有一瞬间的凝固。

  “现在呢?过得怎么样?有新的发展吗?”俞雯言下之意不言而喻,陆庭柯也自然而然的停下了同姜逸磊的谈话侧首看了一眼周瑾和。

  “瑾和,……”陆庭柯正想说些什么。

  “没有。”周瑾和笑着摇了摇头,她没有任何欺瞒的必要。

  “以后我也不会有这方面的考虑。”

  周瑾和接着补充了一句,中间停顿了一下但还是坚持把她的想法说了出来。

  她说这话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陆庭柯,虽然不确定陆庭柯从她回来以后这一系列反常的举动是为了什么,但她想她必须要直接了当的说个明白,

  她确实没有想开始新的情感,但这不代表她周瑾和就还在原地等着陆庭柯。从前的人和事也已经是从前了,她这个人向来只朝前看。

  不过有时候,人选择不回头是因为身后没有可以让她回头的诱惑。没有后盾,那么不管愿意不愿意也都只能往前走。

  俞雯闻言也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神色不明的陆庭柯。之后,几人再也没有谈论什么敏感的话题。

  吃完饭后,俞雯让陆庭柯送她回家。周瑾和也没有什么推辞,跟他们告别之后也转身上了车。

  两人在车内一时之间都没有开口,周瑾和刚好收到了徐璐瑶的消息,她拿着手机回复的时候旁边的陆庭柯突然开口了。

  “今天,到今天为止刚好七年三个月整。”

  她有些不解看过去,正对上陆庭柯的眼睛。他将车停在路边,周瑾和看着他的眼睛突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周瑾和,七年的时间于你而言可能弹指一瞬间。可在我这里,不是。”

  对于陆庭柯而言,七年的时间不是简单的一个眨眼就过去了,那些日夜反复涌上心头的思念都是一点点将原本就漫长的岁月拉了长镜头。

  周瑾和看着情绪明显有些不对的陆庭柯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神情有些纠结他不知道该不该开口。但最后她还是问“你想说什么?”

  陆庭柯呼吸都停了一秒钟,然后垂眸笑了起来。他自嘲着低声喃喃道“我一直都在想,你对我的喜欢到底是什么?伯父让你走你便要跟我、跟我们断得那么干净?”

  陆庭柯抬眼看她,眼里满满都是对周瑾和的疑问。他不明白,周瑾和怎么可以走的那么干脆!

  “你不能这么不公平,你不能我生气了同你吵架时说的几句胡话就这么轻易的放弃我。”陆庭柯语气平稳,但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紧张的指尖已经用力到泛白。他眼里的哀伤让周瑾和有一瞬间的心窒,她垂下眼睫不敢看他的表情。

  “……对不起。当初是我不够成熟,对于你我很抱歉。”周瑾和听着他的话,呼吸都绵长了许多,不敢大喘气。最终她只能轻叹一声,向他道歉。太过年轻也太过骄傲,那时候的周瑾和和陆庭柯是真的不合适。只是这个不合适,周瑾和她花了很多代价才明白。陆庭柯却还是执着在当年不肯放开。

  “周瑾和!”

  “你知道我不需要你的道歉。”陆庭柯陡然抓住了周瑾和的手腕,他皱着眉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可是现在的我除了道歉没有别的可以给你了。”周瑾和用力的将手挣脱出来,转过头看着窗外。她知道陆庭柯想要什么,以她的了解对于陆庭柯现在的行经怎么会想不到,陆庭柯想要的是她。准确的说是她和他的从前。

  “周瑾和,你不能这样。既然给不了当初为什么非要闯进来?”陆庭柯红着眼神色不明的看着她。

  “你不能这样。不能像今天说的这样一点机会都没有了。”他一想到当时周瑾和说出来的话,就觉得心口开始窒息开始感觉到疼痛。

  他等了七年,才等来她愿意回来,不是要听那些再无可能的绝情话。

  “陆庭柯……”她张嘴想说些什么,即便她知道那些都没有用。

  “够了。今天我不想再提这个事情。你也不要再多想。”他急切的打断了她的话,他向来礼数周全这样有失风度还是头一遭。

  他深呼吸了一下,开始启动车子准备回家。

  两人在家门口分开的时候,周瑾和看着他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关上了门。

  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之后,周瑾和觉得她和陆庭柯之间好像变了什么。遇见的时候气氛似乎更和谐了一点,可是接下来马上就是徐璐瑶的婚礼了,周瑾和每天陪她准备这准备那的,快累死了所以也没时间细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世长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世长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