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2
遥山2020-10-10 23:262,749

   写请帖这些事是徐璐瑶和周瑾和亲手写的,顾言溪太忙,只好让她代劳。

    写到陆庭柯的时候,她笔下微微停顿。然后是凌厉飘逸的几个字出现了,周瑾和的字如同她这个人一般,凌寒傲骨。

    周瑾和看着笔下的名字,神色有些飘忽。翩翩飞鸟,息我庭柯。可惜,终究不是她周瑾和的归宿。

    婚礼那天一切都很顺利,顾言溪打扮的很帅气在周瑾和的刁难下也还算机智的对应。顺利接走格外精致漂亮的新娘。

    宣誓典礼上,她和陆庭柯作为伴郎伴娘走在新娘的后方,陆庭柯眼含笑意的朝她伸出手,周瑾和看了他一眼后才将手置于他温热的手心。

    陆庭柯牵着她的手,与他温热的体温不同的是周瑾和的手始终微凉,他下意识往周瑾和看去。而周瑾和的注意力集中在徐璐瑶身上,丝毫没有察觉陆庭柯的视线。两人紧跟着新人后面,随后拿着新人的戒指退到一旁。

    她看着感动落泪的徐璐瑶,一时之间思绪有些飘忽。她还记得很久以前,两个不知这世间愁苦的女孩子还约定要一起举办婚礼。可是人生哪有事事顺心如意,如今她回来,赶上她的婚礼是已经三生有幸了。

    周瑾和拿着一个盒子上前,看着今天格外漂亮的徐璐瑶,内心也觉得很欢喜。

    “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送给你的,这个就算是给你添的嫁妆。”说着把那个盒子递给徐璐瑶。这是为数不多的周瑾和的母亲留给周瑾和的东西,当作是周瑾和的嫁妆之一。那个为爱消亡的女人为自己女儿仅有的一点打算。

    徐璐瑶接过后,在周瑾和的示意下当场打开了。里面是一串祖母绿十八子。而且看那成色就知道价值不菲,最难得的是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怕是有年头了。

    徐璐瑶看着这东西,她知道这是周瑾和的母亲留给周瑾和的。顿时眼里的泪止不住的往外冒,她既是欣喜又有点难过。她知道她们之间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她更知道这些东西对于周瑾和而言意味着什么。在徐璐瑶最好的日子里,周瑾和奉上最珍贵的物件给她添嫁妆的这份情谊最是难得。

    可徐璐瑶难过的是,在周瑾和最艰难的岁月里陪着周瑾和的却不是她。

    但周瑾和看着这一切,却笑得很满足。周瑾和能够送徐璐瑶出嫁,参加她的婚礼送上祝福是周瑾和仅剩不多的心愿。

    对面的陆庭柯看周瑾和也笑得很开心,只要看着她开心他自然会跟着开心。

    为了筹备这场婚礼,大家都累得精疲力尽,陆庭柯看见周瑾和累的不行了,强势的送她回家。

    可能是真的太累了,周瑾和不记得有多久都没这么开心这么累过了,经过今天这一番折腾后她累得直接在陆庭柯的车上睡着了。

    陆庭柯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只觉得怀里的人轻的过分,也不知道这些年她到底是怎么照顾的自己,比从前瘦了太多了。

    出于私心,陆庭柯到最后还是没有把周瑾和叫起来,而是抱回了自己家。

    将她轻轻的安放在他的床上,又起来拿着热毛巾给她擦脸,还好婚礼结束周瑾和就把脸上的妆卸了。

    擦干净脸后,又把她的手脚擦了擦。之后他就这么坐在床边看着周瑾和睡觉,哪怕什么也不做就这么看着,他都觉得难得美好。

    第二天周瑾和一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显然昨天她睡着之后有人把她带到这里的。

    她也不惊慌,淡定的下了床,开门看到厨房里有一个男人。

    刚巧她一打开门,那个男人就回过头来了。果然,她现在是在陆庭柯家。此时她刚醒来头脑还不是那么清醒,也不想去思考为什么陆庭柯昨天在她睡着之后没叫醒她。

    “洗漱一下,吃早饭吧!”陆庭柯看着从自己房间出来的人,心底顿时柔软的不像话。

    周瑾和昨天就没吃什么东西,现在确实是饿了。她匆匆拿起包回了自己家,洗漱好了之后乖乖的坐在陆庭柯对面吃饭。

    “粥是自己熬的,如果喜欢可以多喝一些。”陆庭柯一边说着然后将早餐摆好,将餐具递给周瑾和。

    他做的早餐是非常中式的,自己熬的粥,几碟小菜,小区外有名的灌汤包,外加一杯现磨豆浆。

    周瑾和倒是觉得有些意外,没想到陆庭柯起这么早还亲自下厨,看来这些年他自己过得不错。她心中这么想着,对他前段时间所说的话产生的负疚也不自觉减轻了一些。

     

    现在气氛难得的融洽,周瑾和虽然饿了但也只吃了几口粥喝了一点豆浆就不动了。

    “你今天不上班?”已经吃好了的周瑾和随口问道。

    很快陆庭柯也吃好了,看着她眼前剩下的早餐微微皱眉。

    “今天休息。”

    “哦……”然后就没话了。

    陆庭柯把东西收拾好了之后,两人坐在沙发上,他严肃的的看着周瑾和。

    “我做的好吃吗?”周瑾和还以为他这么认真是要说什么呢?她点点头,确实挺不错的。

    “要不要常来?以后晚饭我可以替你做。”陆庭柯见她点头,随即追问。

    “……”周瑾和无语了。但还是立刻摇了摇头拒绝了。

    “陆庭柯,你没必要这样。”周瑾和要是还看不出陆庭柯是在向她示好就怕是个傻子了。但她不需要陆庭柯这么做,就不能当作一笔勾销的路人吗?而且她实心里没觉得陆庭柯亏欠了她什么。

    周瑾和准备离去,突然身姿一顿。她低头看着死死扣住她手腕不让她走的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

    “其实说实话,当年令我下定决心要离开的原因不全然是因为我父亲,更多的是因为我身后一直没有一个毫无保留信任我的人。”周瑾和眉眼温和提到那些过去时没有丝毫的怨怒,反而带着无限温暖。

    “曾经我希望那个人是你,但很可惜。不是。”

    周瑾和突然提起七年前的事情,神情有些怅然。如今她才算是可以直面那个过去的自己,直面那些事情和那些情绪。

    她想要的爱情是两情相悦,年少时她不懂以为可以日久生情。到现在,她已经全然不信。

    “陆庭柯,放手吧!我们本就互不相欠,何苦纠缠。”周瑾和弯下腰,平视着陆庭柯。

    未曾有过亏欠,也就没了原谅的理由。所有的重新开始,都是对自己和所爱的不放过。可是,周瑾和真的太累了,再不学会放过她真的会死的。

    眼神相对间,陆庭柯将她的情绪看得分明,突然一瞬间身子失了力气。陆庭柯缓缓的松开手,尔后看着安静的周瑾和开门离去。

     

     

    顾言溪赶来的时候,陆庭柯已经喝的迷迷糊糊了。客厅地上摆满了七零八落的酒瓶。

    眼看着陆庭柯又是一瓶红酒拿在手上仰头就准备往下灌去,顾言溪立刻上前截住了他的酒瓶,放到一边。

    “至于吗?你……”你就这么离不得她?顾言溪本来要问的话到了嘴边还是停住了。

    这些年他作为兄弟都看在眼里,真的忍不心去骂他。谁让陆庭柯当年真的做错了呢?谁让他陆庭柯这么多年还是那么爱周瑾和呢?

    可是年轻气盛的时候,人都是会犯错的。不是吗?在顾言溪眼里周瑾和未免太过绝情。

    “她连个机会都没有……我只想,只想要个机会。”陆庭柯没了手中的酒,看着顾言溪半晌才依稀分辨出眼前人,他忍不住对着顾言溪喃喃道。

    “我真是欠了你的。”顾言溪看他这么模样,低声咒骂了一句。

    自那日周瑾和离去,两人就再也没见过。周瑾和万万想不到再见居然是这种情况,一时之间也有些错愕。

    她被顾言溪的敲门声吵醒,打开门就被他拉到了陆庭柯的家里。而顾言溪见成功的把人拉来了,也就不管了。简单的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她看着眼前已经醉的一塌糊涂的陆庭柯,还乱七八糟的客厅只觉得有些头疼。

    周瑾和越过地面上的破破烂烂走过来,蹲下身子去碰陆庭柯。“还好吗?”她刚问出口,就被陆庭柯抱了个满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世长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此世长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