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宫变(一)
糖醋拌饭2020-12-01 19:451,985

  天地章泽宴台外是无比恢弘的神台,正值月圆之夜,是该天地同庆的时候,应由君王领着朝臣与天地祭拜,底下晃晃篝火已经燃燃而生,四方皆传来王旗之上金铃作响的凛冽气场,那月已经被天狗吃尽了,可武丁却没来主持这次盛大的祭祀。

  侍从将妇好从厅室之中带走之后,威武的君王踉跄了几步险些跌倒,此番今日之事似是将他周身的心力全都耗光了,海阳上去赶紧扶住,却被傅说接手过来道,“大王今日在宴台上饮酒着了凉,神台之上,神明也定会体谅大王。”

  众人皆俯身,“喏。”

  王城上幕色天际飘荡着各色的明灯,是宫外百姓带着满满的祝愿向上苍祈福馈赠,漫天明灯在神台场上四面而起,灼灼灯盏映着暗黑天幕一片红彤彤,似是要自天际燃起一场汹涌的大火,才能彻底平定这一片繁杂。

  司命高举神羽尾,领着台下的贞人梵唱,袅袅梵音与明灯一同飞向天际夜空,一旁祭台之上,贞人手起刀落生祭品的血溅满祭台,冲天血腥味漫散开来,为的是赶走吞噬月光的天狗,将人间的虔诚感动上苍,司命仰天道,“神明降福于我殷商。”

  围着神台四处皆是起跳祭祀舞曲的贞人,篝火焰苗照在他们脸上映成红光,将他们如同鬼魅的影子狠狠定在神台外围。

  半晌,才见原本消失的月亮浅浅露出弯弯的一角,梵音未断舞曲未断,眼见着向上苍将轮圆的月色重新迎回人间,天色渐明,月光渐渐以完整无缺的形态隐在晴空之中,只剩下个浅淡朦胧的影子,自东方而生的朝阳喷薄而出,一时之间,天上便是日月争辉,一半在明一半在暗,同在一片天际。

  司命将祭天的神谕传到槃玖殿时,武丁已经在案前坐了一夜。

  海阳见司命出了槃玖殿,便猜想着应是不利的天象,十分担心武丁的身子,便躬身进去道,“大王,您一夜未曾合眼,这样下去如何是好啊?”

  武丁丹眸满是血丝,他嗤鼻哼了一声,继而冷笑,那笑意旋在他脸上似是一朵幽暗而开的妖花,怪异甚至有些瘆人骨髓,初生日光仍是朦朦胧胧的带着些未退的夜色,在他脸上映出明灭斑驳的痕迹,道了一句,“传傅说、禽、羽自暗门悄声来见寡人,不得任何人察觉。”

  槃玖殿无声,他说完这话恰有一盏灯盏烛火蹦出激烈的火花在这死寂中格外清晰,海阳只觉背后泛上一丝透心的寒意,似是一股无名阴风承诺过角落处吹来,便惶然“喏”了一声躬身退下。

  凤栖殿,一夜之间似是有妖祟将满庭院的草木生机尽数吸进,徒留下空洞的枝叶在风中无助摇摆,有些是在耐不得这清凄的苦楚,便索性低下头无声凋零,万千草木之中那一根枯萎的草尖似是无暇月光中一滴妖治的红光,叫人只觉刺眼,只觉悲凉。

  怎得一夜之间竟让若进了寒冬一般,莫名之间颤抖着整颗心都觉得万分冰寒。

  正厅之中星月带着所有的下人和医师都匐跪在地上,均朝着那紧闭的寝室静默,眼眶中的泪水无声滑落。

  自昨夜晕死过去之后,姒洛睁开眼睛说得第一句话,“是真的吗?”

  她怔然瞧着榻上垂下的万条金丝穿就的琉璃珠帘,妖治的眼眸似是云海相连之处一般无声,整个人恍若游离,醉在半梦半醒间,却仍旧固执想听到答案。

  星月守在她榻前一夜,早已哭得眼睛红肿,她瞧着自家主子这番模样,只觉得心疼,“夫人,奴婢知道您难过,想哭就哭出来吧。”

  “回答本宫。”这一声便陡然一阵冬风一般有些刺骨的凉意。

  星月心痛的闭上眼眸,紧紧抿着嘴点点头,泪滴随着她的动作溅落在榻前,又是住不住的泪如雨下,“是真的。”

  “尸身现在何处?”

  似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傀儡,这些话从她口中说出并无感情,似是不甚在意,却又非要听到答案不可。

  星月道,“在偏殿,在公子生前休养的地方。”

  “都出去。”

  说罢,她便冷冷闭上了眼睛,一瞬之间便给人一种错觉,仿佛方才她并没有醒来,星月瞧着姒洛冰冷闭上的眼帘竟有些恍惚方才是否她的幻觉。

  星月刚想要再言语什么,便被身后匐地的柑医师拽了拽衣角,与她淡淡摇头示意她将榻前的一众人带出去。

  他们出来已经两个时辰了,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不知是谁呜咽而出一声实在难忍的哭泣,在正厅之中低低呻吟,却这一声便似是深秋时分第一片无声的落叶一般,引连着其他沧桑于秋风之中的叶子一同翩然落下,沉甸甸铺就在清冷的殷商大地上,盛开出一片片挽花。

  前头的门从里边轰然一声拉开,姒洛一身赤红色的彼岸锦缎纱裙,曳尾下摆是靡丽妖治的花瓣形状,暗金线将暗红色的袖口衣领处紧紧团簇,半带玄色漫天血红,长发如瀑一般自额顶中间分开,不带妆容那双妖治的眼眸自然生华,苍白面上见不得一丝血色,仿若身体里所有的血都凝在那一身灼灼的衣裙上。

  姒洛的眼眸中似是看不到任何人,她顾自往前走走,前边的一众下人皆为她让开道路,方才低沉的哭声也戛然而止,所有人都以为姒洛在自我催眠做着一场结局美好的梦,没有人敢打扰她,只能无声与她一同,陪着她。

  裙摆拖在地上化成一道通往幽冥的不归路,彼岸花开灼灼妖治散发着致命的光泽,星月跪在地上高高仰望着姒洛的背影,却听她仍旧清冷的声音道,“去将伯怒寻来,本宫在公子的偏殿等他。”

  星月只觉心沉沉一落,满身的血水似是停住一般,脸色瞬间白了许多,恭恭敬敬朝着她的背影叩首道,“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殷商妇好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殷商妇好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