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逃不开前世的劫
一个人跳舞2021-05-08 17:032,004

  时念巧知道宋智宸这次离开没多久就会发生车祸,不过她才懒得提醒他呢,反正没什么大事,前世就是车祸之后他在病床上躺了没多久又活蹦乱跳了。

  前世他被车撞了以后还是她衣不解带的日夜照顾他才好得那么快,这一世她才不会那么傻再去照顾他,躲他还来不及。

  时念巧回到家,进了院子,推开房门喊了一声:“妈,我回来了!”

  张月红从屋里走出来看见她,脸上立刻露出不悦的神情,“你个死丫头,怎么穿成这样就出去了?这个样子宋家那小子能看上你吗?”

  时念巧撇撇嘴,毫不在乎的甩了一下垂在身侧的麻花辫,“本来他也看不上我!”说完转身进了屋子,走到厨房打了一盆水开始洗脸。

  “你这孩子,今天见面怎么说啊?你们都聊什么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张月红一个劲地问着。

  “哎呀,妈,你一下问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个?他没看上我,就这样!”时念巧已经洗干净脸,露出白皙光洁的皮肤,一边用毛巾擦着脸,一边不耐烦的回答。

  擦完脸,时念巧就走回自己的屋子,把门关上。

  “哎,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就没看上啊?你看看你今天穿得这身衣服,那脸又是怎么回事?啊?你倒是说话啊!”张月红一边拍着房门一边生气的唠叨着。

  时念巧没有回答,门外的张月红拍了几下门看她不应,就叹口气自顾自地忙活去了。

  坐在桌前,时念巧拿起桌上的小镜子,立好,将两个麻花辫拆开,梳了一个利索的马尾辫,满意地照了一下镜子。

  又打开衣柜,换上在家穿的睡衣裤,趴在桌子上继续搞她的创作。什么都不如钱来得实际,多赚点钱,带着爸妈过好日子比什么都强,想那个糟心玩意干嘛!

  时念巧心里告诉自己不去想,但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脑子。

  想起刚才和宋智宸在咖啡屋见面的那一幕,情景和前世第一次见面差不多,他还是那个态度,按理说经历过一次了,心里怎么还是有点难受呢?

  张月红口中提到的娃娃亲,是在她还没出生以前两家定下来的。在她看来其实就是一句玩笑话。

  当年宋智宸的爸爸宋扬名是五十年代初第一批下乡插队的知青,就在他们小塘村下乡,在那里插队的时候,时田里是生产队长,那时候对他没少照顾。

  后来宋扬名和一同下乡的女知青陈美华结了婚,生下了宋智宸。

  在宋智宸三四岁的时候,张月红正怀着老二,当时宋扬名和时田里喝酒喝到兴起的时候,就定下来,如果将来张月红生的是个闺女就让她做儿媳妇,要是个小子,就让他和宋智宸成兄弟。

  并且给起了两个名字,姑娘就叫时念巧,小子就叫时嘉运。

  但是时念巧刚出生不久宋扬名和陈美华就带着孩子回城了。

  但是两家也没断了联系,时不时的见上一面。

  时念巧前世小时候是见过宋智宸的。

  那一年她五岁,宋智宸九岁,初见的时候觉得这个城里来的小哥哥长得好看穿得也很干净,但是对她有点凶,不爱理她,还叫她鼻涕虫。

  第二次见面,是她十岁那年,那次见面她在外面玩得浑身都是土,脸也脏兮兮的,宋智宸看见她就叫她小土妞,满脸的嫌弃。

  之后宋智宸越来越大了,就不愿意和父母去农村了。即使偶尔来一次也是别扭着,而时念巧就不再露面了,只是躲在暗处偷偷地看着宋智宸。

  这些都是前世的事情了,时念巧重生以后除了这次相亲,就是昨天透过窗子看到过他的背影了。

  时念巧想着前世的事情,觉得还真讽刺,前世她结婚前一直生活在农村,就那个土了吧唧的样子,陈美华都喜欢她,非得让自己给她当儿媳妇,还拿出当年娃娃亲的事说道。

  这一世她家搬城里来了,竟然还逃不过这一劫。

  不过,时念巧在省城上大学这几年可是跟前世来了个大变样,前世她总在地里帮忙,晒得黢黑,脸颊上还带着两片农村红,和她今天给自己画的妆一个样。

  这一世,她在城里读大学,皮肤早就恢复白皙,虽然没什么好衣服,但是毕竟进城了,穿着上自然要比在村里时洋气一些,早就不是前世的那个小土妞了。

  但是今天为了见宋智宸,她特意“打扮”了一番,找了一套和前世见他时穿得差不多的衣服,又弄了个和前世相亲时一样的造型。她就是不想让宋智宸看见她变好看的样子,觉得他不配。这个渣男,她这一世都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更别提嫁给他!

  想到今天自己在咖啡屋起身先走时,宋智宸那幅目瞪口呆的样子,时念巧忍不住“噗嗤”的笑出声。

  当时那个渣夫一定气坏了,自己竟然那么不给他面子。他以为他还是前世她眼里的宝吗?呸!她现在倒觉得这个男人配不上她!

  对于自己这个前世的渣夫,她现在是无爱也无恨,前世和他离婚以后就远下南方打工,再到自己创办婚恋网站,她的见识可不再是前世的那个小土妞了,怎么她也是当过CEO的人,即使渣夫在这个时代算是个有钱人,但是她完全没看在眼里。

  这辈子打死也不嫁给这个混蛋了,至于以后嫁个什么样的人,时念巧没想好,也不愿意去想,她觉得自己一个人挺好的。

  吃晚饭的时候,张月红可算逮住时念巧了,仔仔细细的盘问了一遍。

  时念巧将宋智宸说的话重复了一下,张月红一听就生气的拍起了桌子,“你这丫头怎么回事?你明明就马上大学毕业了,为什么不和人家说明白,你自己不说也不让家里人说,瞧瞧你今天给自己作践的那样?你现在都是大学生了,也算半个城里人了,咋还穿得和农村刚上来的土妮子一样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渣夫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八零:渣夫从良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