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麟子宅2020-11-09 21:222,040

  “诶,那失踪的客栈伙计就是你家的?”刚下筷子吃着,林友禹突然想到了那名单上的张山。

  客栈老板脸色有些萎靡,“是啊,那张山都失踪了半个月了,这案子闹得大家人心惶惶的,我也招不到伙计,搞得我生意都变差了。”

  “那你知道这张山失踪前有些什么奇怪的举动吗?”小胖子也在一旁插嘴。

  客栈老板思考了良久后才说道:“也没有吧,最后那天,也和之前一样放工回去,但第二天就他就没来,再后来就怎么找也找不到人了。”

  突然,林友禹像是想到了什么:“所以其实并没有人见到他们是怎样失踪的,也就是说,其实这些失踪的人,和杀了修士的邪祟并不一定有关系!”

  “所以现在要搞清楚的是这两个案子之间是否有关联。”秦天玄也立马反应了过来。“那我们先放下是邪祟做鬼的可能,重新梳理一下”

  两人的对话引来了剩下几人的关注,“啊,秦天玄,按你这意思就是这么个破地方可能还不止一个邪祟咯?你能不能行,打得过吗?”小胖子的关注点总是很奇怪。

  “嗯?我是说可能这两个案子之间并没有联系,至于失踪案背后的真相是怎样的我也不知道。”秦天玄看着小胖子一副要是自己说打不过就会立马拔腿跑路的样子有一点好笑,但还是认真解释着。

  说笑完,几人围在一起讨论了半天,虽也没个结果。

  夜晚,林友禹心里总觉得有一丝不安,他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考着白天里调查的结果,还有正住在隔壁房间的神秘男子。

  整整一日,都没有得到有用的线索,这让林友禹有些气馁:“不是吧,我林大爷就要载在这小小的宁罗镇了?”

  下雨时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青草和泥土的味道,窗外雨滴啪嗒啪嗒的落在屋檐上,这样的情形让他昏昏欲睡。

  忽的,他猛然坐了起来,他感应到了白天那具尸体伤口上残留的特殊灵气,赶紧跟了出去,却没想到,跟到了客栈后院,就再也感应不到了。

  雨水,很好的掩饰了那些奇怪的味道。林友禹在客栈周围转来转去,企图能在这倾盆大雨中寻找到一丝线索。

  “林道长,雨这么大,你在找什么?是有什么发现吗?需要我叫人来帮忙吗?”客栈老板李斯突然在客栈门口喊道。

  林友禹回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漆黑的客栈,有些奇怪,为什么他会在这里。

  谁知那李斯却看出了林友禹的疑惑,解释道:“我向来睡得浅,听见你开门下楼的声音,就想说跟着出来看看你是不是有什么需要的。”

  停顿了会,有些失神的说:“自从张山失踪了之后,这些事也就只能自己来了。”

  林友禹还是觉得有些怀疑,可这李斯脸上一副真诚的模样,身上半点邪祟的气息都没有,让林友禹又不得不放下这个猜想。

  回去时路过那男人的房间,下意识的,林友禹还是想看看男人在不在房间里,站在门口踌躇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敲门。

  因为刚才同时感受到了那男人和那邪祟的气息,但很明显这是两个不同的来源。

  第二日,镇上开始喧闹起来,又有人失踪了。

  可这一次,失踪的却是一个女人——村口馄饨摊上的白娥。

  林友禹有些抓狂,他万万没想到昨夜里失踪的是白娥,那个担心自己,嘱咐自己千万保重的瘦弱女人。

  县衙大厅里,县令正愁眉苦脸的坐在太师椅上,下面是哭的伤心欲绝的白娥婆婆。

  见到林友禹一行来了,县令赶紧一路小跑下来,“秦道长,林道长,你们快来。”

  “几位道长,救救我家白娥吧,她昨天晚上收了摊就没回来。已经整整一夜了啊!”白娥婆婆瘫坐在地上,说着还扯住了林友禹的衣摆。

  白娥婆婆情绪波动太大,没有办法,林友禹只能从县令嘴里寻得信息。

  县令老老实实的回答说:“道长,这白娥昨天夜里一夜未归,也不知和那失踪案是不是一起的,毕竟之前只有男人失踪。”

  回想到昨夜客栈后院里那股灵力波动,林友禹有些预感这背后就是一人所为。

  正想着,一个衙役从门外跑了进来:“报,县令,昨天隔壁豆腐摊的王二麻子看见了城南刘氏去找了白娥。”

  林友禹和男人相视一眼,然后赶向城南刘家。

  “所以你昨天去找那白娥是想做什么?”刘家小院外都能听见小胖子的嚷嚷声。

  那刘氏却什么都不说,只是一个劲儿的哭。秦天玄又把小胖子骂了一顿,挨了骂的小胖子像个小孩子一样赌气在院外转悠。

  正当小胖子想摸摸院里的小狗时,就看见几个人影从他身边冲了出去,朝着后山追了过去。

  吓得那小狗连连咬了小胖子好几口,整个院里都是小胖子的惨叫声。

  冲到后山的林友禹和秦天玄再一次的顿住了脚步,那股气息太弱了,林友禹已经快要感应不到了。

  可林友禹知道,那股气息,变强了。

  这让他无比的担忧,“这邪祟,是吸食了新的力量了。”秦天玄在一旁说着,仿佛是证明了林友禹的想法。

  后山上搜罗了一番,依旧是毫无所获。

  回到刘氏小院里,难得的林友禹也没了好脾气。可刘氏依旧只是哭哭啼啼,支支吾吾的也没说明白个什么。

  只是一个劲儿的说她只是想吃那白娥做的馄饨。

  几人没了办法,不得已只得派人上后山去搜罗新的线索。

  这古怪的客栈老板李斯,解释不清楚的刘氏,失踪的白娥,时有时无的邪祟灵气,还有打不过的神秘男人。

  都让林友禹格外的糟心,派人跟着刘氏后,他回到客栈,神识一直停落在李斯房里,风平浪静。

  紧张和焦虑的气愤充斥在宁罗镇的每一处空气中,林友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压力。

  林友禹敲开那男人的房门,男人正在打坐。

  林友禹不敢打扰,但他有一肚子的疑惑,希望能在这个口中得到答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皆有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年年皆有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