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财神自风雪来(四)
程十三2021-02-15 09:573,061

  关于妇人那边发生的事情,云翡不清楚,也不在意,此刻他正撑着身体朝着山上走,四处寻找着时瑾的身影。

  前一夜的雪太大,这山上的积雪厚的已经没过了他的小腿,走起来很费劲,而时瑾还那么小,在这样的雪地里走路想必会更加艰难。

  也是亏了这样的雪地,才能让云翡清楚的看到小丫头留下来的脚印……或许也称不上是脚印,说是两道拖痕要更形象一点。

  云翡找的焦急,而脚印一直朝着山上延伸,他走了一段路之后伤口疼痛不已,捂着伤口停下来艰难喘息的时候,忽然留意到脚印消失在前方的一棵树后,那里有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

  云翡高兴起来,暗道一声总算是找到了,连忙快走几步到了近前。

  走到树后看到眼前场景的时候,云翡有一瞬间的错愕。

  人是找到了没错……可人在陷阱里,怀里还抱着一只兔子,小丫头非常努力的想从陷阱里爬出来,奈何个子太矮,陷阱旁边雪又太多,她扑腾了好半天也没把自己弄上来,反倒是把自己弄了一身雪,冻的脸颊红扑扑。

  看到云翡,时瑾也有些惊讶。

  “你怎么出来啦?你的伤还没好呢。”

  当然是出来找你……你这个小不点实在是太不让人放心了。

  云翡蹲了下来,朝着陷阱里满身都是雪的雪团子伸出手。

  “抓着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雪团子却没听话,她抱着兔子看着他,抿着嘴唇,表情犹豫。

  云翡有些急了。

  “再不上来你就要冻坏了,这天气太冷了。”

  雪团子的嘴唇都有些发紫了。

  可时瑾还是没去够他的手,甚至还一本正经的摇头。

  “你受伤了,不能用力,我拉住你会牵扯到你伤口的。”

  云翡微怔。

  原来时瑾是害怕会伤到他,所以宁愿自己继续被困在陷阱里,也不愿意抓着他的手借力爬上来。

  雪团子怕云翡担心,还补了一句。

  “等太阳出来了,雪化了,周围露出土地就好了,我就可以自己爬出去了,你回去等我就可以了。”

  “……”

  这小丫头说的是什么话?

  这么厚的雪,等化到露出下面的土层,恐怕这小不点已经冻成一具尸体了。

  云翡咬了咬牙,莫名有些生气。

  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死心眼到有些蠢的小丫头。

  “你再不抓着我的手爬上来,我就跳下去,陪着你一起被困在这里。”

  “……”

  时瑾也有些生气。

  这人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偏要来寻她作甚?不知道自己是伤患需要静养吗?他身上的拿着药可是她挨了一个巴掌才从郎中伯伯家里买回来的!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人一高一低彼此对望。

  谁也不服输。

  云翡气到真的要跳进陷阱里的时候,旁边忽然多出了两个人影,两人似乎被云翡吓了一跳,连忙小心翼翼的扶住他。

  “主子,你这是要做什么?就算是想不开也不能在这里寻短见啊!”

  “主子你可要三思啊!这偏僻的连个兔子都没有的地方真的不是寻死的好去处啊!”

  云翡扭头看了看来人,因为知道身边人肯定会寻过来,所以他也没多惊讶,只是咬着牙伸手朝下指了指。

  “别说废话,乌禾,快把她给我拎上来!”

  乌禾顺着云翡的手指头看过去,冷不丁的就和深坑里的一个小小一团的雪团子对上视线了。

  雪团子怀里还抱着一个他刚才话里的兔子,正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乌禾怔了怔,还没反应过来,旁边一直沉默的清吾已经率先动起身,干脆利落的跳进陷阱里,一手拎住时瑾和兔子,又毫不费力的从里面跳了出来。

  乌禾:“清吾你又抢我的活干!”

  清吾:“……”

  你自己动作慢怪我咯?!

  时瑾不想听那两个人的话,她挣动了一下小胳膊小腿,喊:“放我下来!”

  清吾没想到这雪团子人不大嗓门却不小,被喊的连忙松手,随后就看到雪团子落地后一边拍打身上的雪,一边在他们两个人和云翡身上来回的瞅。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觉得这个小丫头这一刻的表情有点苦大仇深。

  时瑾看着云翡,问:“他们两个是你的人?”

  云翡点了点头。

  时瑾“哦”了一声,嘟囔:“家里的米不够了,又来了两个人,一只兔子也不够分……”

  云翡:“……”

  原来你是在犯愁这件事吗?

  他当即对两位随从使了个眼色,于是乌禾转身就跑了,没多长时间,拖着一只被箭穿透的野猪回来了。

  小丫头看的呆若木鸡。

  继而肚子咕噜噜的叫唤。

  云翡看的直笑,也顾不得刚才被这个小丫头气的要命这件事了,抓住时瑾的手腕便准备下山。

  “该回去了,外面太冷了。”

  这一次小丫头没犟,搂着兔子老老实实的跟在云翡后面,一边走一边盯着乌禾腰上的佩剑瞅。

  乌禾被盯的有些发懵。

  “……你看我的剑作甚?”

  时瑾抬头瞄了他一眼。

  “没看你的剑。”

  “这还没看?你的眼睛都快粘到上面了。”

  “……我看的是那根红绳上串的珠子。”

  时瑾说的是佩剑剑柄处的红穗上串的羊脂玉玉珠,她倒是不知道那是什么石头做的,只是看着很漂亮。

  白的和豆腐似的,肯定很值钱!

  云翡看了乌禾一眼。

  乌禾顿时闷住了,他把挂穗摘下来递给雪团子,可雪团子虽然瞪大眼睛瞅着,却没伸手去接。

  雪团子撇了撇嘴,说:“君子不夺人所好!”

  哎呦喂,还知道君子呢?

  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这句话,明明小人才不大点儿。

  云翡在前面轻声笑,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一点很好,可是你是小女子,所以不用遵循君子那套。”

  时瑾的眼睛倏地就亮了。

  乌禾:“……”

  还有这等歪理吗?

  他以眼神看一直默不作声的清吾:你快给评评理!

  清吾漠然的以眼神回复:随主子喜欢,主子的决定都是对的。

  乌禾:“……”

  他不得不捂着脸又一次把挂穗递出去,这一次雪团子没拒绝了,美滋滋的收了,一副爱不释手的模样。

  找到了小丫头,又被手下寻到,云翡强撑着的身体总算是可以彻底放松了,他膝盖一软便倒了下去,一旁的乌禾脸色大变,连忙扶住云翡。

  “主子,主子你怎么了?”

  两个人寻了一夜才顺着云翡留下的踪迹寻过来,见到云翡穿的是破旧衣衫,知道他是被人收留了,却没想到云翡身上还带着伤。

  现在再仔细一看,棉衣里的锦袍上血迹斑斑,显然伤的还不轻。

  带着伤呢还乱跑什么?主子真是不让人放心!

  乌禾当下眼睛都红了,连忙背着云翡跟着时瑾回了家,一进门看到房子的样子怔了一下,但也没空多想,放下云翡便开始处理云翡的伤。

  乌禾清吾二人都是侍卫,经过了专门训练,对于处理刀伤也是顺手,加上二人有着极品金疮药,所以完全不需要请大夫。

  包扎好云翡的伤口,乌禾把时瑾买回来的药给煮了,服侍着云翡喝了药,见自家主子面色好一些了,才松了一口气。

  “幸好昨夜主子有这里庇护,保持身体温暖,不然主子恐怕挨不到现在。”

  云翡虚弱的笑了笑,看向了一直在旁边抱着兔子关切望着他的小丫头。

  “所以说,我运气一直很好的。”

  清吾忽然想到了什么,他拿出从妇人那里得到的玉佩交给云翡,唤了一声主子。

  云翡有些惊讶,倒是没想到清吾居然把这东西给抢了回来。

  这也正说明了她和这玉佩无缘。

  他转头对时瑾提起了之前那妇人的事,又问起了那三只肥母鸡。

  时瑾道:“夏天我在院子里晒了一些蘑菇干,被她偷回家了,但没想到那些蘑菇有毒,幸好她还没来得及吃,狗先偷吃了……”

  “这和狗有什么关系?”

  “狗吃了蘑菇发了疯,把鸡咬死了。”

  “……”

  拐的也真够绕的。

  云翡颇感不可思议。

  “这和你没关系,不是你的错,是她自作自受,她为什么要找你赔?”

  “因为总要有人赔。”

  时瑾搂着兔子,小脸上的巴掌印还很明显。

  “让我赔总好过她自己承担损失,但我不是傻子,我才不赔。”

  小丫头说到这里稍微抿了抿唇,眉眼当中透露出几分倔强来。

  那妇人是郎中家的,盯了她一个夏天,见她天天吃糠咽菜,知道她没钱赔才作罢了,因为今天她不得不去买药,被妇人发现了,硬是扯着她的衣服朝她要钱,多亏她眼疾手快抢过药就跑,加上郎中看不过去拦了妻子一下,她才能只是带着一个巴掌印回来。

  乌禾忍不住问:“小丫头,你受了委屈,你爹娘不替你出这口气吗?”

  云翡顿时变了面色,他是知道时瑾没有父母的,从那妇人的咒骂声里也大概明白了时瑾不受待见的原因,他不问是怕惹时瑾伤心,却没想到乌禾这个没脑子的嘴会这样快。

  时瑾略微低了一下头,长睫颤了颤,她搂紧了一些怀里的兔子。

  “爹爹娘亲都过世了,只有我一个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