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财神自风雪来(二)
程十三2021-02-15 09:322,607

  隔天清晨,雪霁初晴。

  老乞丐在破庙里冻了一整晚,瘸腿僵的缓了好一阵才勉强有了点热乎气儿,他哆哆嗦嗦的走出破庙,想捡些柴进来生个火取暖,但才刚踏过门槛,忽然一块硬物从天而降砸了他的脑袋。

  这一下砸的他额头生疼,下意识的蹲下来抱着头,口中喊着:“别打了别打了!我就是借住一晚,对佛祖没有半点不敬的!”

  他做乞丐这么久,平时被一些有钱的老爷们看不起,动辄打骂也就算了。还经常有一些小孩子图好玩,对他扔石头,他被扔怕了。

  本以为这一次也是那些臭小鬼们的恶作剧,却没想到蹲着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那些孩子得逞的笑声。

  老乞丐有些疑惑,他试探着睁眼,忽然就被眼前雪地上一个金灿灿亮闪闪的东西给惊住了。

  他颤巍巍的走过去,把那东西拿起来,越看眼睛睁的越大,他还张嘴咬了一口,继而看着那东西上面清清楚楚的牙印发怔。

  “……娘咧!金锭子!发财了发财了!”

  老乞丐激动到差点流泪,他东瞅瞅西瞅瞅,确定周围无人,连忙把那金子塞到衣服里,生怕被别人看到给他抢走了。

  天老爷子哎!

  你可算开眼了!

  过了大半辈子的苦日子,终于可以不用挨饿受冻了!

  老乞丐捂着金子准备下山去镇上置办东西,先买个什么呢?先来一车馒头,再来一只烧鸡!也不对,哎呦,还是先买个房子住比较实在些。

  老乞丐拄着拐一路走一路盘算,冷不丁就看到前面有一个人拖着什么东西费力的走,他凑过去一看,“哎呀”一声就喊了出来。

  只见那人是常年打猎的宋猎户,他手里拖着的是一只比人都要巨大的老虎尸首。

  “这不是悬赏榜上的那个凶恶至极的伤人猛虎吗?悬赏一千两白银呢!宋老哥哎!真想不到你还有这两下子啊!这下你可发达了啊!”

  宋猎户停下来擦了擦头上的汗,搓着手说:“我可没这两下子,我今天一上山就看到它躺在那里,我这就是白捡的悬赏,唉受之有愧……”

  “你可别扯那文人的词儿了,愧什么愧,你捡到就是你的,活该你天降馅饼嘞!”

  老乞丐对着宋猎户拱了拱手,笑了两声:“恭喜发财啊!恭喜发财!”

  宋猎户也跟着回:“发财发财!一起发财!”

  捡了一背篓柴回来的时瑾刚下山就看到乞丐爷爷和猎户大叔对着拱手,她眨了眨眼睛,跑了过去,礼貌的问好。

  “张爷爷好,宋大叔好。”

  乞丐和猎户连忙转头,对着时瑾笑道:“哎哎,时丫头好,这么早就出来捡柴啊?”

  “嗯,家里柴不够了。”

  时瑾说了没两句便背着柴走了,她太过瘦小,背篓是成年人用的,对她来说有些大,小丫头走的便很费力,摇摇晃晃的,惹的两个成年人都在担心她会摔在雪地里。

  “……时丫头也是可怜,小小年纪爹娘就都没了,也没个亲戚接管。”

  “……是啊,这么小就要自力更生,小丫头命苦啊。”

  关于两个命苦的人说自己命苦这件事,时瑾听的清楚,但她并不在意。

  她踩着雪回了家,生了火,煮了粥,而后坐在草垫子上,看着手里圆滚滚的珠子,翻来覆去的研究。

  她早上醒来就发现手里多了这么个东西,当时着急捡柴没顾得上看,现在得了空才发现这东西又白又亮又好看,在黑暗的地方还会隐约发光,就是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

  时瑾看了半天,圆珠子被她又搓又压又捏,她甚至还轻轻咬了一口。

  有点硬,咬不动,也没什么味道……难不成这东西是要煮着吃的?

  时瑾举着珠子歪着头看着锅,十分认真的思考要不要把这东西丢粥锅里煮了这个问题。

  然而她到底还是没丢进去,因为昨晚捡回家的那个少年醒了,发出一声轻咳,还虚弱的出声提醒她。

  “……那是夜明珠,不是用来吃的。”

  “不能吃啊?”

  小丫头有些失望,盯着夜明珠咽了一口口水。

  “这珠子还挺好看的,能换米吗?”

  少年便笑了,点头。

  “当然是能的,它能换很多很多米,还有很多很多肉。”

  听到“肉”这个字,小丫头眼睛一下子亮了,她舔了舔嘴唇,凑到少年身边,很认真也很兴奋的看着他。

  “能换多少?够我们两个人吃三天的吗?”

  少年这次没控制住的笑出声。

  “够,米和肉可以把这个房子装满,吃几年都没有问题。”

  小丫头的眼睛更亮了,大概是激动了,肚子发出“咕噜”一声。

  这一声直接就把她打醒了,她歪着头想了想,皱着眉头,说:“你说的是真的吗?这夜明珠是你给我的吗?你为什么要给我这个呢?”

  时瑾的三连问让少年有些晕,他撑着身体坐起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蹲在他面前小小一团的小丫头,温声回答她的问题。

  “我说的是真的。是我给你的。因为你救了我。”

  这么一个个头还不到他胸口的小丫头,在风雪夜里把他从破庙里捡回家,给了他棉衣,热汤,还有一夜庇护。

  他自然是要报答的。

  时瑾眨了眨眼,倒是没想到她顺手捡回来的一个落魄陌生人居然还是个有钱人。只是这个有钱人脑子好像不太好,给这么个值钱的东西,他真的不觉得亏了?

  但让她把这东西退回去也是不可能的。

  时瑾果断跑到墙角去,从墙缝里左掏掏右掏掏,掏了一个红色碎花图案的小布包出来,她把那布包打开,把里面的十几个铜板拿了出来,小心翼翼的把夜明珠擦了擦,放进了布包里,又把布包塞了回去。

  一全套动作下来,全被少年看了个真切。

  时瑾也不怕他看,她相信那种有钱少爷看不上她的这几个钱……虽然这些钱已经是她的全部家当了。

  一共十三文钱,时瑾来来回回数了好几遍,才把那钱装在身上,又回到少年身边,伸出小手开始扯少年的衣服。

  少年下意识的挡了一下小丫头的手,但因此牵动了伤势,不由得低低抽了一口气,疼到额上渗出了汗珠。

  时瑾连忙按住对方的手,说:“我不是要抢你的银子,是要看你的伤口,你听话些,不要动。”

  少年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说“你听话些”这四个字,不由得微微怔了一下,又失笑出声。

  “我可不是因为怕被你抢银子……”

  “那你挡什么?”

  “当然是男女授受不亲,总要顾着礼节……”

  时瑾“哦”了一声,想了想。

  “我不用守那种没用的礼节,你守就可以了,你不要动,我来动。”

  “……”

  居然还可以这么说的吗?

  少年哭笑不得,又没有力气阻挡这个小丫头,只能看着对方神情淡然的扯开他的外袍,看向被血粘住的里衣。

  里衣胸口的部位破了一个大口子,像是刀砍出来的,整个胸膛都被染红了,都不用看下方的皮肉,就能知道那会是怎样一个狰狞的伤口。

  少年已经想象到小丫头看到伤口后会是怎样的惊慌害怕了,甚至抬起了手准备安慰性的抚摸她的脑袋……却没想到手已经抬起来了,小丫头却一脸淡然,少年的手就这样尴尬的停在半空,还惹的小丫头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你要做什么?”

  “……没什么,你头发上有东西,我帮你拿下来。”

  时瑾“哦”了一声,对于少年从她脑袋上拿下来什么这件事毫不关心,她只是专注的看着伤口,眉心微蹙,似乎在思考什么。

  片刻后,她把少年的衣服重新整理好,继而起身。

  “你这是刀伤,我这里没有药,我去买些药回来,你在家里不要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