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家有“财神”(三)
程十三2021-02-15 13:272,893

  只是就算再心软,也只对时瑾一个人,至于其他人,他的心硬的和石头似的。

  他吩咐清吾乌禾二人:“下次再看到那个女人上门,你们两个给我把她打出去!”

  两个侍卫非常痛快的应:“是!”

  虽然他们不愿意打女人,可那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女人……况且这是主子吩咐的,他们当然得照做才是。

  ……

  说起来,这段时间上门找时瑾的村里人还真的不少。

  什么四叔公三姨婆二伯母大舅公……在时瑾过去一个人生活时从不曾冒头的那些七大姑八大姨全都冒出来了。

  有和刘嫂子一样借钱给孩子交束脩的,有要吃要穿的,有缺医少药借钱看病的,还有一些小孩子成群结队来讨肉吃的。

  小院空前的热闹。

  如果不是因为清吾乌禾二人看着太过凶悍,恐怕时瑾家的门槛都要被踏平。

  时瑾大多数时间是不愿意理会这些事的,她直接把这些事都交给云翡,于是云翡解决的非常干脆,直接让清吾把人拎着丢出去。

  也有一些脸皮厚的骂时瑾忘恩负义,有钱了就不顾及穷困的邻里,对于说这种话时瑾完全不在意,全当耳旁风。

  刘嫂子走后,乌禾问时瑾:“你是个姑娘家,早晚都是要嫁人的,他们这么说你,坏你名声,你就不怕自己嫁不出去?”

  时瑾还真就不怕。

  “我还有什么名声?”

  被人从小叫到大的“扫把星”,名声再坏,又能坏到哪去?

  “再说,不嫁就不嫁。”她说:“这都是小事。”

  嫁人这么大的事在她眼里居然是小事?

  乌禾惊了。

  “那你觉得什么是大事?”

  “当然是活下去。”

  时瑾用一种“你是傻子吗”的眼神看着乌禾。

  “攒银子,攒粮食,你们走了之后,我还得填饱肚子。”

  命都快要没了,还谈什么嫁人?

  再说,她都已经被人叫扫把星了,谁愿意娶一个扫把星回家?

  活着已经这么难,还要考虑别人说什么,她可没有那个闲心。

  云翡拍了拍时瑾的头,说:“就算我们不在这里,也不会让你饿肚子的。”

  时瑾看着云翡眼睛亮了亮,她凑过去,很认真的问:“翡翠,你要养我吗?”

  云翡点头微笑:“好啊,我有很多钱,我养了很多人,多一个你也不成问题。”

  时瑾因为这一句话瞬间欢欣鼓舞好半天,继而回到云翡身边,笑的异常灿烂道:“翡翠,我好喜欢你!”

  云翡怔住,继而面红耳赤的转过身以手捂脸。

  虽然他知道这不过是时瑾表达感谢的方式,对他的喜欢和喜欢银子喜欢肉一样没什么区别,可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觉得脸热是怎么回事?

  清吾乌禾二人看着眼前那一大一小目瞪口呆。

  主子这是被一个小丫头,调戏了?

  而这个小丫头,居然还调戏成功了?

  偏偏时瑾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做法有惹的三个男人都变了脸色,她蹦跳着进了家门,临进门前还差点被门槛绊倒,亏了后面的云翡眼疾手快的拎了小丫头一把,时瑾才能稳稳站住,避免了那张好看的小脸被摔花的命运。

  和时瑾相处这些时日以来,他也发现了,这个小丫头是真的非常倒霉。

  哪怕有他这个运气好到顶天的人来坐镇,时瑾的坏运气还是时不时就能跑出来作祟。

  摔跤磕碰对这个小丫头来说都是常有的事,已经不足为奇了。

  去山上打猎的时候,只要是时瑾选的路,路上必然没有一只动物,路还经常是死路。

  最可怕的是小丫头经常领错路也就算了,她还总是把自己弄丢。

  三个男人都看不住一个小姑娘,再找到她的时候,小丫头不是在雪坑里,就是在石头缝里,要么就是陷进了冰层开裂的河水里。

  三人由衷觉得这丫头能活到现在就是个奇迹。

  而时瑾的霉运不止影响她自己,还影响其他人,除了云翡之外,和她在一起的人往往都很倒霉。

  向来警觉身手灵活的清吾被干树枝和不知道从哪掉下来的碎石块砸了好多次。乌禾是神射手,向来箭无虚发,然而只要身边有时瑾在,他的箭头必然连猎物的一根毛都碰不到。

  只有云翡一个人,能够和往常一样顺遂,小丫头的霉运影响不了他一丝一毫,而只要时瑾能够保持在他周围方圆十丈左右的距离,就能不那么倒霉,甚至有时候还能稍微走运一点,比如能够捡到一只自己撞在树上死去的野兔子。

  时瑾因此很黏云翡。

  自后头的屋子盖的差不多能住人后,云翡便带着清吾乌禾二人去了后头住,小丫头一个人睡在重新布置后暖意融融的前屋。

  云翡毕竟还是一名男子,如今留在一个未出阁的小姑娘家中住下已经是非常没规矩的事了,哪怕时瑾并不在意这些,云翡也不能完全不在意时瑾的名声。

  该有的尊重还是必须要有的。

  此刻屋子里温暖如春。

  烧的滚烫的炉火让整个屋子暖意融融,时瑾脱了披风后先去看了屋子角落里的肥兔子,拿着干草叶喂了喂,看着兔子三瓣嘴动弹的飞快,她笑的格外开心。

  刚才刘嫂子那里带来的不快没在她的脸上留下半点痕迹。

  小丫头纯真的笑容格外吸引人。

  直到乌禾听到了时瑾的嘟囔声。

  “……兔子兔子肥嫩嫩,千万别饿瘦了,等我吃你的时候一定要香喷喷才行。”

  乌禾:“……”

  亏他还以为这丫头把兔子带回来是为了做宠物,没想到竟然是留着做食物的……

  倒霉的肥兔子吃草吃的心惊胆战。

  小丫头喂了兔子后去火炉边烤火,还没忘记扔几个红薯放火炭里,等到红薯烤的差不多了,她把红薯扒拉出来放进一个盘子里,又拿了几块腊肉还有一些冻货装进一个包袱,最后把装的满登登的包袱和盘子一起塞到清吾怀里。

  “清吾大哥,麻烦你把这个送去村东头张阿婆家,看看阿婆那里还缺什么,回来告诉我。”

  清吾接过盆应了一声是,向来死板没表情波动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来。

  村里人还说时瑾忘恩负义……可是这小丫头分明才是最记得恩情的那个人。

  这些日子里,上门要东西借东西的人不少,时瑾一个都不理会,反倒是那些从没上门的,时瑾没少往那些人家里送东西。

  在她孤身一人生活的时候,那些人虽然也害怕她这个扫把星,但也有村民是可怜她的。

  比如老猎户曾给她家门口送过一小袋米,乞丐讨来的干粮会时不时的给她分几块。还有黄伯伯给她家门外扫过雪,曹婶子夏天家里种了菜会提醒时瑾去摘……还有张阿婆,那是一个独居的病弱的老婆婆,自己活着已经足够艰难,但每次看到时瑾从她家门口走过,都会出来给时瑾一个热乎乎的烤红薯。

  寒冷的大雪天,时瑾缩在破庙里吃着热乎乎香喷喷的烤红薯,吃到冻的快要僵硬的手脚和身体都一点点的暖和过来。

  在她最无助最辛苦的时候,那些人给了她滴水恩,她现在稍微有了一点能力,自然是要几倍报答的。

  一旁的云翡就觉得这样的时瑾很好,也很乖巧,他摸了摸时瑾的头,说:“明天我们去镇上买年货,我们可以多买一些,把阿婆的份也带上。”

  时瑾一瞬间笑开了花,觉得她捡回来的这位小哥哥真的太好了,她抬起小胳膊就要往云翡怀里扑。

  云翡连忙后退一步,伸手撑住时瑾的身体怕她一不小心又摔了,同时控制不住的脸红。

  “……你是姑娘家,不能随便抱陌生男子。”

  “我们不陌生啊。”

  时瑾回答的理所当然。

  “我们分明很熟嘛。”

  “……那也不行,男女授受不亲,这个举动就是不能随便做。”

  云翡现在觉得有一些规矩非常有必要教给小丫头了。

  时瑾眨了眨眼睛,有些不解,也有一些无辜。

  “可是我喜欢你啊。”

  “……这句话也不能随便说。”

  “为什么?”

  时瑾小小的脑袋上是大大的疑惑。

  “翡翠不喜欢我吗?”

  “……”

  云翡抿着唇沉默好半晌,一张俊脸又开始变红了,憋了好半天,才憋出来一句:“总之,无论你多喜欢对方,也不能随便说这四个字,更不能随便抱别人,明白了吗?”

  时瑾被云翡通红的面色惊的怔了一下,还以为自己把云翡惹生气了,于是硬是压下了满心的不解,乖巧的点头。

  一旁的乌禾没有清吾可以交换眼色,一肚子的牢骚没法说,只能眼观鼻鼻观心的把自己藏在屋子角落,假装自己不存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