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滴水恩,涌泉报(上)
程十三2021-02-15 18:082,133

  人不大,所以气势才必须不能小。

  已经很倒霉了,总被人欺负,在买东西这种占据主动的事上再被人欺负怎么行?

  时瑾心满意足的买了一袋子低价米,看着清吾又租了一辆马车,把买来的东西都放到了马车里,差人先赶回村子里。

  时瑾有些疑惑的问:“我们之来时的马车呢?”

  云翡道:“来时的马车被刺客弄坏了,马也受伤了,所以在马车修好之前我们要留在这里了。”

  “要留下来过夜么?”

  “是。”

  小丫头“哦”了一声,开始朝着四下看。

  乌禾忍不住问:“时姑娘,你在找什么?客栈不是遍地都是嘛。”

  小丫头怔了一下,转过头,说:“抱歉,我忘了还有客栈,以前我回不去的时候,都是找桥洞下面住的。”

  所以在听到云翡说要过夜时,她下意识的在找桥洞,她必须先去占地方才行,不然等到了夜里桥洞被乞丐们占了,她就没地方睡了。

  云翡每次听到时瑾用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说起以前受苦的经历就觉得心里发酸,他摸了摸时瑾的头,说:“你以后都不用住桥洞了,我不会再让你经历那些事的。”

  时瑾抬头对着身旁人笑,很高兴很灿烂的说:“翡翠真好。”

  就这么简单的四个字,惹的云翡又一次脸红了。

  他轻咳一声,说:“走吧,我们先去找个客栈。”

  时瑾说好,之后蹦哒哒的跟着。

  ……

  天气有些阴沉,看起来快要下雪了。

  清吾找好了客栈,云翡要了三个房间,他一间,时瑾一间,清吾乌禾一间。至于吃饭问题,大堂里的客人太多,云翡就没在楼下吃,而是让小二把饭菜送到楼上去。

  时瑾和云翡在一处吃,饭菜也没什么特别的,一荤两素家常菜,味道谈不上多好吃,但也还凑合。

  小丫头不挑剔,能吃饱就开心,云翡也是一样,对于食物,有更好的当然最好,但没有也随意。

  吃过饭后,店小二送了一些糕点上楼,云翡不爱吃甜,便把糕点推到了时瑾那边,时瑾看了看糕点,忽然问云翡道:“这些都给我吗?”

  云翡点了点头,说:“都给你,但不能吃太多,当心积食。”

  时瑾思考片刻,又问:“那我可以拿这个给别人吃吗?”

  云翡怔了一下,说:“当然可以,你要拿去给谁吃?”

  时瑾笑着说:“是一个以前帮过我的小哥哥。”

  云翡:“……什么样的小哥哥?”

  时瑾:“很好的小哥哥。”

  云翡:“……”

  他此刻的心情就很微妙。

  看着时瑾找店小二要了一个食盒把糕点装进去,又看着小丫头带着盒子蹦哒哒的下楼出了客栈,云翡站在窗边盯着那个小身影跑远,手指在窗棱上敲了又敲,最后忍不住叫了乌禾过来,说:“去跟着瑾儿,看看她去见的是什么人。”

  乌禾应声是,沉默了一瞬,又问:“主子,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干预时姑娘交朋友?”

  云翡皱着眉道:“当然不是干预,我就是想知道她口中的小哥哥是什么样的人而已。”

  感觉主子的语气不太高兴,乌禾不敢再多问,连忙领命出去了,出了门才犯嘀咕:“我怎么觉得主子房间里有酸溜溜的味道……醋打翻了?”

  门外守着的清吾:“你再不动身当心挨罚,主子可不想让时姑娘被别人拐跑了。”

  乌禾:“??”

  虽然还不懂,但乌禾不想挨罚,连忙利索麻溜的跟着过去了。

  时瑾抱着食盒,从镇子东边走到镇子西边,最后在福来酒楼门口停了下来,她想进门,但是被门口吆喝的店小二拦住了。

  店小二显然是认识时瑾的,但并不让时瑾进门,他抱着胳膊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时瑾好半天,才说:“小要饭的,你这是从哪偷来的一身行头?”

  居然和达官贵人穿的衣服是一样的好料子,就看这丫头的穷酸样,采一年的药材也买不起这么一块布才对。

  时瑾皱了皱眉,说:“我不是要饭的,我是来找元昭哥哥的。”

  店小二“嗤”了一声,带着几分不屑道:“元昭正在后院干活呢,你自己去找吧,有什么事快点说,别耽误了他干活!”

  时瑾听了回答,道了一声谢,拎着食盒去了后院的方向,店小二又嘟囔了几句“小要饭的”之类的不好听的词儿,转身要进门,却一不留神被门槛绊了一跤,摔的四脚朝天,半天起不来身,惹的他忍不住直骂:“那小要饭的每次来这里我都讨不到好!真是倒霉催的!下次再来一定要打出去!”

  时瑾当然听不到店小二的骂声,她一溜烟的进了后院,四处看了看,忽然看着角落里正在洗菜的瘦削背影眼睛一亮,抬腿便跑了过去。

  然而时瑾运气不好,一抬步便撞到了捧着碗盘过去的妇人身上,一时间碗和盘子噼里啪啦的碎了一地,惹的整个后院在干活的人都看了过去。

  妇人当即指着时瑾鼻子便骂:“你这个扫把星怎么又来了?!每次你来我都要摔东西扣工钱!你说,你拿什么赔!”

  妇人的嗓门又粗又大,吼的时瑾不由得退后了两步,元昭也听到了骂声,看到了时瑾,顿时脸一白,连忙扔下手里的菜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时瑾身前护住她,对妇人说:“对不起,阿瑾是来找我的,碎掉的碗……就从我的工钱里扣吧。”

  时瑾原本正在心疼她要陪的钱,听到元昭的话不由得一怔,忍不住抬头看了看那个比她高出许多的背影。

  明明是她的错……元昭哥哥竟然要替她陪银子。

  这么多碗盘,元昭哥哥这个月的工岂不是白做了?

  听到元昭说从他工钱里扣碗盘钱,妇人这才熄了火,又嘟嘟囔囔的骂了一堆难听的,才总算是扭着腰气呼呼的走了。

  元昭松了一口气,转身看着时瑾微笑:“小倒霉蛋,你怎么来啦?”

  时瑾一直不喜欢别人叫自己除了名字以外的称呼,什么扫把星、丧门神、小要饭的、倒霉催的……之类,但只除了一个一个称呼除外。

  便是“小倒霉蛋”。

  别人在叫她那些称呼的时候,都带着满满的恶意,只有元昭不是。

  他的那一句喊声里带着的是善意,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朋友间的绰号而已。

  也只有他会这样称呼时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恭喜发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