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难避
雨屏2020-10-26 10:153,948

  第二天一早,酒店的服务生果然很准时“morningcall”我起床。

  不用问也知道这是陆以诚的安排。我想起昨天在摩天轮上他最后对我的那一抹不怀好意的浅笑,不由得毛骨悚然。

  公司离城堡酒店不远,我洗漱完毕后,见时间尚早,本想徒步上班当晨运。不料刚走出酒店就被门卫叫住了。

  “皓月小姐,总裁请您上车。”

  我有些意外,顺着门卫的手势望过去,陆以诚的车竟然停在酒店门口等我。

  “……”还没回到公司就要受他控制,这是要我前提上班的节奏吗?

  我愣在原地没有动,不想向前,也不敢往后。虽然我内心很抗拒他的霸道安排,但我又不能明目张胆大摇大摆地走掉,因为他现在毕竟是我的上司,而且还是顶头上司。

  司机见我没有上车的倾向,连忙为我拉开车门。

  陆以诚从车后座探出个头,望着一脸茫然的我,提醒说:“发什么呆,还不赶快上车。”

  “……”最后我还是不情愿地上了车。

  昨晚在摩天轮好不容易才摆脱他的纠缠,现在又要这么近距离地和他坐在一起,车厢内局促的空气让我很不自在,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我脑海闪过一念跳下车的念头,但理智还是制止了我。

  车子缓缓前进着,一路上我俩都沉默不语,我屏住呼吸,努力假装他不存在,却始终无法忽略身旁那道熟悉的气息,也无法将这位庞然大物当透明。

  偏偏我又动弹不得,直到车子在红灯前停下来,我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也跟着突然静止。最后他主动首先开声问:“吃过早餐没?”

  “还没。”我简洁地回答,不想跟他说太多,而事实上,我跟他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正好,跟我一起吃。”

  “……”我愕然侧头望向他,有那么一刻怀疑自己是幻听。

  “有问题?”他蹙眉问我。

  “我没有吃早餐的习惯,恕不奉陪了。”我故意找个借口推托。和他一起吃早餐,恐怕会消化不良吧?

  “那你要从今天开始习惯了。”他嘴角扬起,话有所指地说。

  “什么意思?”我不解。

  “既然你来星瀚工作,我就有责任要保证你三餐温饱,保证你有健康的体魄投入到工作当中。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员工的身体健康才是公司的最大福利。”

  “所以呢?”我还是没弄明白他的意图。

  “所以,从今天开始,以后每天早上同一时间,我都会在酒店门口接你一起去上班,顺便监督你吃早餐。”

  欺人太甚!他凭什么对我提这样的要求?

  “总裁,我只是您的行政助理,不是您的私人助理,您好像没权管我工作以外的事情吧?”我很不领情地说。

  “你是可以拒绝。同理,我也可以找过其他人来代替你的职位。这是双向选择的。”

  我没想到他竟然用工作来威胁我,十年不见,他的奸诈手段倒是进步不少!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公平的选择,我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您说得对,这种包吃包住的职位真的是百年难得一遇,我的确不应该拒绝。”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唯有暂时服软。

  “很好,懂得灵活变通。”他对我的回复很满意,又再侧头问我:“想吃什么早餐?中式还是西式?”

  “您定吧,我无所谓。”我懒懒地应了一句。暗自腹诽,跟你吃早餐还敢自己作主吗?

  “那就中式吧。你在国外长大,应该没吃过正宗的中国早点,今天就让你尝尝新鲜口味。”

  “随便。”我说完就别过头去,不再理他。至少在下车前,我不想再跟他说任何一句话。

  ————————————

  汽车在一家高尚的酒楼门前停下。

  好鲜酒家!他竟然带我来我以前最喜欢吃的酒家。我心头飘过一丝疑虑,他是故意试探我的吗?

  “陆总,已经留了您平时坐的厢房给您了。请跟我来。”服务生见到他出现,连忙上前来给我们带路。

  招待我们坐下后,服务生跟着问:“陆总,还是照常上跟平时一样的早点吗?”

  “是的。”陆以诚点点头,看样子他像是这里的常客。

  不一会,服务生就端上了一桌子早点。

  我一看,全部都是我以前最爱吃的东西。陆以诚平时常吃这些?他以前不是不爱吃这些重口味食品的吗?难道十年的时间,连一个人的口味也改变?

  我盯着满桌的美味佳肴,不知从何下手。不是我有选择困难症,只是我怕自己在美食面前情难自禁会露出端倪惹他怀疑而已。

  “怎么?不合口味?”陆以诚见我迟迟没动筷,皱着眉头问。听他的语气我理应是很感兴趣的。

  而事实上,我确实也是很感兴趣。毕竟在国外这十年,都没机会吃到如此地道的中式早点。

  “不是,只是东西点得有些多,怕是吃不完。”我咽了咽口水,竭力掩饰内心的真正想法。

  “哪样喜欢吃就吃哪样。”他笑笑说,首先开始动筷。

  全部都喜欢吃怎么办?我心里暗想道,也跟着缓缓动筷。

  好怀念的味道。没想到时隔十年这家酒楼的出品还是那么高水准。

  我正吃得津津有味,却发现陆以诚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难道我露出破绽了?我连忙收起垂延三尺的吃相,换成一副端庄大方的淑女模样,慢慢咀嚼两口后,有点心虚地问:“是我吃相太难看了吗?”

  “没有。只是觉得你吃东西的表情很熟悉。”他又开始审视着我,那种想在我身上找到熟悉感觉的眼神令我很不自在。

  鸿门宴!到底还让不让我吃?!

  陆以诚盯着我的眼神还没有收走,我索性将视线转移到食物上,下意识稍别过脸去避开他的目光,却没有发现他突然伸手朝向我。

  “你的嘴角弄脏了。”他说话的同时,没等我反应过来,已迅速拿起餐巾帮我擦掉。

  动作竟然那么自然,自然得和十年前一模一样。那时我也是每次吃灌汤包就会弄得满嘴都是汁,然后他总会很勤快地第一时间帮我擦干净。

  以前我觉得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总能带给我们说不出的甜蜜,但此时此刻,当我们身份和感情已经变质后,他再一次重复这样的举措,却令我感到莫名的尴尬和不安。

  “我自己来就行了。”我不由得一阵脸红,慌忙抢过餐巾自己擦。

  他收回手,笑了笑。我分不清他这笑容是什么意图,只是知道这个早餐我已经洋相百出,而他却有点计谋得逞的得瑟。

  ————————————

  吃过早餐,我与陆以诚一同回星瀚。

  今天是我第一天来星瀚上班,跟在陆以诚身后总有种狐假虎威的感觉,所到之处人人都肃然起立,对我也是毕恭毕敬的。

  陆以诚让她的秘书张小姐安排我坐在离总裁室最近的秘书组办公室工作。

  待他离开后,公司那些女同事就连忙凑过来八卦。“皓月,你是不是跟总裁有些什么不寻常的关系?”

  “绝对没有。”我坚决否认。我与他之间,早无瓜葛。

  “骗人。不然以你一个新聘的行政助理,怎么可以享受城堡酒店的免费住房?”

  “真的没有。”我再次否认。

  “而且今天还有同事亲眼看到你坐总裁的车来上班哦。”她们狐笑着举证。

  “恰巧遇见而已。”我闪烁其词。

  “总裁刚刚特意交代我不要给你太多工作,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公司哪个女员工那么关心的。”张秘书有些吃醋地说。

  “也许是怕我经验不够,做不好而已,你们真的想太多了。”

  我原以为陆以诚会故意加大我工作量来为难我,没想到他竟说不要给我太多工作,是不想我干涉太多公司的事情吗?

  “这是陆总吩咐我整理的一些关于星瀚的资料,里面有我们公司的制度流程,你慢慢熟悉吧。”张秘书酸溜溜地将资料递给我后便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我接过,认真看了一遍,全部都是一些日常的工作文件,根本就不能指望可以从这堆东西里找到我想要的证据,又走过去问张秘书:“早上那些资料我看完了,还有其他资料可以看吗?例如一些比较核心的文件……”我故意说出关键词提示她。

  “你指的是公司的机密文件?那些是要总裁授权才能看的,没有总裁的指令,我可不敢随便给你看。”

  “哦,是吗?那你有没什么工作需要我帮忙做的?我正闲着。”我无事献殷勤,心想着她是陆以诚的秘书,手上处理的文件或多或少都会涉及到公司的内部信息。

  “总裁都特意吩咐要减轻你的工作量了,我哪还敢劳烦你?”张秘书语气中透露着不满,刚好有电话进,她一看来电号码立刻接起:“您好,陆总!”

  原来是陆以诚的电话。

  “嗯嗯,好的,我知道了,您放心,我会转告她的……”张秘书和陆以诚对话时已经换成了一把温柔乖巧的小女人声,和刚刚对我的态度截然不同。

  挂了电话后笑嘻嘻地对我说:“皓月你要是有空,就先去好好梳妆打扮一下吧,总裁刚打电话来指名要你陪他去参加今晚的时装秀活动。”

  “什么时装秀?”我暗自腹诽,他还真把我当成他的私人助理了!我可不想去,除了工作上无可避免的接触,其他时间我都不想见到他。

  “不知道,总裁没详细交代。”

  “我今晚没空,能帮忙向总裁请个假吗?”

  “这忙我可无法帮,从来都没人敢拒绝总裁的安排,要请假你自己去跟总裁说吧。”张秘书想也不想就直接回绝我。

  “……”不用问也能想到向他请假的结果是什么,所以我并不打算自讨苦吃。

  ————————————

  我看看时间,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就按张秘书的说法,先去洗手间补个妆。

  妆化到一半的时候,洗手间有人推门进来,我起初不以为意,直至背后一把高傲的声音响起。

  “你就是那个陆总新聘的行政助理?”

  我抬头,从镜子里看到了身后站着的那个高挑的女人,正是名模舒香。我1.70的身高本来在人群中已经超越大多数人,然而她还要比我高出半个头,估摸着应该是1.75米的身高,再加上脚下那双目测有10厘米高的高跟鞋,更显她的高挑和纤细,雪白的肌肤和独具品味的打扮将她的名模气质烘托得一览无遗。

  “……”我没有接话。在此之前我与她只是在新闻发布会上辩论过几句,并无任何接触,而且当时我还是蒙着脸的,真纳闷她怎么认识的我?

  她走近来,望着镜子细细打量我一番后,高冷地点评一句:“长得还算清秀,难怪陆总会看上你。”

  “……”这话我就更加无法接了。她以为陆以诚会以貌取人那么肤浅?只能说她对自己的情人还不是很了解。

  不过也与我无关了。我没有理会她,径自化我自己的妆。

  她大概意识到自己有些自讨没趣,不再挑衅我,轻视地望了我两眼后,转身进了厕所。

  待她出来,我已经化好了妆,正要走出洗手间时,又听到她出声对我说:“别以为陆总亲自招了你,你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你只不过是一名小小的行政助理,麻雀终究是麻雀,即便化了妆,也不会变成凤凰。”

  我彻底无语,这女人是将我当成她的情敌了吧。不过,如此心胸狭窄的女人,当真是陆以诚的恋爱对象吗?

  “我是麻雀,你怎么知道你不是花瓶呢?”我不屑地回了她一句,头也不回直接离开。

  “你……”身后的舒香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一向自以为是的大明星显然接受不了有人说她是花瓶,但我当下再也找不到比这更贴切的词语来形容她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愿意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愿意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