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你有名字了
小诗2021-10-17 16:153,684

  曲心䎃电话响起,上面没有备注,等它响了好几声才接:“喂!”

  张伟内心抑制不住的兴奋,声音都带着欣喜若狂的欢愉:“老婆,你什么时候回来?”

  曲心䎃平平淡淡的回答道:“今晚我加班,回不来了,你自己早点睡吧!我还有事,先挂了,再见。”

  张伟本来还想说点什么,可电话那边已经传来嘟嘟嘟的声音,心里难免一阵失落,自己费尽心思准备的烛光晚餐,却无人享用。

  北京。

  大力到了一个废弃的车站,看起来很破旧,地上到处是灰和垃圾,破破烂烂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废品回收厂,她环顾了四周,周围环境黑漆漆的,着实让人心生恐惧,不过比起其他地方,这里算是一个好的落脚地,今晚就打算先将就一下,等天亮了再想办法。

  大力摸索的脚步一步步缓慢前进着,眼睛也探索周围的环境,想找一个适合休息的地方,顺便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前面出现了一处站台,目光便锁定在此了,大力打量了一番面前的长椅,然后用手扫了扫座椅上面的灰尘,把行李放在座椅旁,还能挡雨,不错。

  过了一会儿,吹来一阵阵刺骨的阴风,

  这个冬季的的深夜,天气异常寒冷。风像刀子似的刮过大力的脸,枯枝无力地吱吱作响,做着最后的挣扎。如果这个时候有出门办事的人那么必须用大衣将自己捂得紧紧的,不然得瑟缩着身子在路上急促行走。而这里的大力忍受着一阵阵阴风呼啸而来,她像刺猬死的缩成一团,肩膀微微颤抖着,偶尔还能传来一声声的抽泣。

  “阿嚏……”大力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吸了吸鼻子。

  “好冷啊!难道我感冒了?”大力突然想起了什么,立刻把行李箱平放,拿出里面所有能用的衣服给孩子盖上,不能让孩子着凉了。

  小小力此时挺活跃的,小脚一直乱蹬,时不时还对着妈妈吐泡泡,女儿看上去挺高兴的,这个可能是大力唯一觉得欣慰的事。

  大力面带一丝愁容的对孩子说:“妈妈要是感冒变傻了怎么办?接下来我们应该去哪儿?”这是她现在最忧郁的问题,脑子里正在高速运转思索接下来的生活。

  宝宝无忧无虑的欢笑,这也许是这个小生命对妈妈的宽慰:“不过妈妈永远不会丢下你的,你是我的责任和义务,妈妈竟然把你生下来,就会对你负责的。”亲吻了一下宝宝的额头。

  又突然惊叹一声:“哎呀,妈妈还没给你还有没有名字呀?取个什么好啊?”来回跺步,陷入沉思。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顾盼遗光彩,长啸气若兰;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若,若……”大力此时眼睛放光,表情满是欢喜,显然很喜欢这个字,要不是怀里抱着孩子都要手舞足蹈了。引用了卓文君和曹植的诗。

  “妈妈希望你坚强、漂亮、永远快乐,纯洁,冰清玉洁。”突然想到,脱口而出道:“冰,若冰,若冰……”大力会心一笑,反反复复念了几遍。

  询问女儿道:“小小力,你喜不喜欢这个名字?”宝宝比刚刚笑得更欢了,手舞足蹈的,像是在欢呼雀跃。

  大力感觉女儿同意了,又反反复复念叨了几遍这个名字,满意的笑容更加:“若冰,我女儿叫诸葛若冰,冰儿……”笑得更欢愉,这是目前为止令自己最开心的事,女儿的名字是在这种情况下诞生的,也是令人心酸。

  这个名字有很大的寓意,若字文雅、风度、独立、有气质的美好寓意。冰字取名有坚韧、单纯、独立、执着的寓意。温文尔雅,轻柔之态。若字轻柔温顺,静谧中亦具活力,高贵典雅,柔而不弱。新颖独到,极富个性。秀外慧中,聪明而又美丽,于内于外都是一种出众脱俗的气质。也有从容缓慢,有悠闲舒适之意,文静美丽的感觉。

   到了凌晨三点,天空又下起了密密麻麻的大雨,幸好这里还能挡雨,大力把孩子用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用自己的所有温度去围绕着孩子,女儿被妈妈的温暖包围着,自己身上只披了一件毛衣,坐在那里,头靠在冰凉的柱子上,小眯了一会儿,此时的大力还不知道明天该何去何从?心里一阵无助。

  因为冰儿自己形成了生物钟,再困再累,也会在定点时间醒来,查看一下孩子的状况,大力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忍饥受冻,无家可归,流落街头,身无分文。

  渐渐的,已经凌晨六点多了,天也快亮了,雨也停了,一位环卫阿姨来到此处,准备清扫了,却看到一个女孩怀里抱着个什么东西,靠在那睡着了,便上前去摇了摇她的肩膀:“姑娘,姑娘,醒醒!”

  大力一阵哆嗦,被摇晃给惊醒了:“啊!”

  大概猜到这姑娘应该是自己的唐突受到了点惊吓,连忙解释道:“姑娘,你别怕,我是这周围的环卫工人,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睡着了?”

  大力从口气和仪态看出,这位阿姨应该没有恶意,就回答道:“阿姨!我的钱被偷了……”

  环卫工阿姨了解了情况,心生怜悯:“姑娘,不如先去我家吧!…………”看她带个孩子可怜,便把她带回了自己家…………

  大力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但现在自己确实是走投无路,心想着该给人家的房租她一样不会少,阿姨带着大力走了好一段路,穿过了一条人来人往嘈杂的街巷,接着拐了好几个弯,经过一个又一个的胡同,映入在大力眼前的是一个瓦房院,环境相当简陋,就算在屋子里也可以听到外面的喧闹,甚至不如自己之前住的地方,一看就是那种老宅,有些年头的了,可能政府规划还没到这一块来。

  阿姨微笑着,指了指二楼的方向说道:“我住在二楼,我家虽然小但你们娘俩还是能住下的,这环境差,你别嫌弃呀。”

  大力并没有其他意思,连忙谦卑的说道:“阿姨!你能收留我们母女都让我无意报答了,怎么会嫌弃呢?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楼梯在一楼住户家,每次要到二楼都得经过别人家里,穿过楼梯后,阿姨用钥匙打开了一扇木门,进屋一看就看到了墙角到处开始掉皮,这里的家具大多都是木制的,很多家具的桌角长出了一层白白的东西,应该是发霉了。

  阿姨立刻招呼大力:“姑娘,你请坐。”

  大力道:“谢谢阿姨。”

  阿姨又打电话给领导说要请一天假,然后又问道大力:“姑娘,饿了吧?我给你煮碗面吃吧!”

  大力再次表示了感谢,过了会儿,一碗热气腾腾的面就煮好了,大力也狼吞虎咽的吃起来,阿姨帮她抱孩子,看见她这个样子也知道真的是饿坏了,又给她倒了杯水,说道:“慢点吃,不够锅里还有,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了?”

  大力说话吐字不清的,因为嘴里还嚼着东西:“我∮∽叫∽诸葛大力,是上海人,阿姨您贵姓?”

  “我姓张,叫张爱莲。”

  “张阿姨你一个人住啊?”大力环视了一圈也没有看见其他人。

  “嗯。”有些伤感,为了不让她多心,立刻调转的话题问道:

  “大力啊!你就怎么一个人在北京?你丈夫呢?你父母呢?”

  大力喝了一口汤 ,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便准备坦诚,缓缓开口答道:“我还没结婚,只有一个男朋友,我妈在上海,她不知道我来这儿了。”

  张阿姨心中已猜到八九:“你孩子是你男朋友的,他知道吗?”又给她舔了碗面。

  大力嘴里咀嚼着面条,闻言立即摇了摇头说道:“他应该不知道吧!在我还不知道自己怀孕前他就给我提出了分手,他现在已经结婚了,过的很幸福,也不需要我和这个孩子了。”

  “什么?太过分了,简直……那你妈妈?”张阿姨有些愤愤然。

  大力停下了手中的筷子,表情充满着内疚,微低下头,眼神闪着灵光:“我妈让我和他分手,我不愿意,就和她大吵了一架,后来我知道自己怀孕后就一个人来到北京。”

  “大力,你别伤心了,先在我这里安心住下吧!住多久都可以,不过你还是给你妈打个电话吧!不管你做错了什么,她永远都是你妈,母女没有的隔夜仇,你这样也会让她担心的。”作为一个过来人苦口婆心的劝导。

  大力闻言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孩子是我的责任,不应该让她承担我的错,对了,我该缴纳的房租水电,一样都不会漏,只是我现在还没足够的钱,等到月底我一定付给您。”

  说罢就把自己身上唯一的一千块钱给了张阿姨,但张阿姨说什么也不收,说等有钱了再给。

  就这样,大力在这里安顿了下来,还是像以前那样,白天拼命工作挣钱,不过好的是张阿姨有时也帮着照顾冰儿,不需要时时带着孩子上班了,这样找工作好找多了。

  一开始,大力对张阿姨并不是很不放心,但随着后来的时间推移,大力也慢慢的相信张阿姨………………

  过了一段时间后。凭借着聪明能干,成绩一流,什么都会,又肯吃苦的能力,解决孩子和自己的温饱问题…………

  一天晚上,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弱,直至消失不见:“冰儿……”

  大力猛的一下坐起身,额头上冷汗涔涔,眼底尽是恐惧,遇事冷静的人此时连呼吸都带着无法克制的急促

  “做噩梦了”一阵慈祥关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几分不染人间烟火的气息,如炎炎夏日的一抹清凉的风抚过,毫无预警的闯入她的耳模

  张阿姨的存在确实让自己不安的心有了几分慰籍

  大力骤然回头,对应上一双好像压抑着复杂情感的瞳眸,自己思绪还很混乱,分不清现实与梦境,寂冷目光盯着眼前的这个人,她挠了挠后老勺,从刚开始的脑子一片空白逐渐走向现实,自己忘却了一切,唯有萦绕在鼻翼的皂角香味,这一刻,仿佛给自己带来了许多心安,一丝一缕,仿佛携刻进骨髓里,挥之不去,他轻轻闭上眼,贪婪的嗅了一口。

  “张阿姨,对不起,吵醒您了,我刚刚梦到冰儿出事了。”现在的那里有些惊魂未定。

  张阿姨安慰道:“梦都是反的,别怕,睡吧!”

  “我知道,阿姨,你赶快睡吧,不用担心我的。”梦中的恐惧已经散开。

  爱情公寓

  美嘉提着一口袋东西牵着小小布敲了敲一菲的房间,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

  “美嘉,怎么啦?一菲有些奇怪。

  “一菲对不起,小小布把你的这个给弄坏了。”指了指袋子。

  胡一菲:“啊!算了算了,这是心䎃送的,弄坏了就弄坏了吧?没关系,你们不说我都忘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之在让我爱你一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情公寓之在让我爱你一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