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天雷轰
梦阑酒下2020-09-19 18:253,263

  天地间,忽然狂风大作,天空响起滚滚雷声,电光割裂了黑夜,声声暴响,突如其来的变况,让得所有人都愕然的望着天空上的异状,江面上的船只猛烈地左摇右晃起来。

  轰隆——

  顿时,大地为之一颤,无数水柱冲天而起,天上劈下一道雷电,沿着水柱突兀闪现,犹如一股惊鸿掠过江面,荡起层层水浪,然后重重的轰砸在无量宗的支援船上,船体瞬间解体,四分五裂。

  梦丘城中更是雷电密布,犹如一条条白色长蛇一般,在城中胡乱窜动,随即磅礴大雨来袭,狂风携带着呜啸之声,在城中带起哗哗的声响,二十三道轰鸣的雷击之声震彻天地。

  重光气愤地一拳砸在船梁上,该死,是天界惩罚神官的雷刑。山茶茶究竟做了什么,竟然引来了二十三道天雷。他又猛然发现,有一抹白色的身影正奋力地向岸上游,低头一看脚下,刚才还躺在脚边的顾衡不见了,心中暗骂真是一个比一个不让人省心。

  千鹤舫中,闷哼狂吼中双方不时有人倒下,刀尖捅入胸腹,刀锋割开咽喉,鲜血从身上喷洒而出,沿着大雨流下汇聚成一片血海汪洋。

  雨水猛烈地打在她脸上,渐渐模糊了她的视线,心底很深的地方有一点暖意,有家人疼爱的感觉真好,当神官千百年了,她第一次有想去改变凡人命格的冲动,强行冲破了身上封印法力的禁制,不顾反噬之力,引来惩处天雷,还好她握有掌罚刑官的把柄,托知命传音让刑官借追罚她的势头可了劲的造,只要能把无量宗的人劈得外焦里嫩,再无进犯之力就行,万一东窗事发一切后果由她承担。

  钟灵的身体一时间承载不住山茶茶的法力,身形失去了平衡,踉跄的退后了几步,一直被门生护着侥幸躲过天雷的孔秀儿发现破绽,她手中的剑直接刺穿了山茶茶的胸腹,带出一朵极夸张的血花,山茶茶犹如软泥一般躺在地上,看着已经倒的钟氏兄弟挣扎着最后一丝力气奋力向她爬来。

  又是一朵血花飞溅,突然出现的一抹白色,在孔秀儿后背重重的划了一剑,抬脚把她踹出几丈远。山茶茶被人抱坐在地上,她睫毛颤了几下,抬眸,看见是顾衡,红了眼圈,虽然意外仍流露出欢喜的样子,想说些什么,但胸腹痛得已经说不出话来。

  顾衡恨恨地垂下眼睛,眸子已不再明亮,声近哽咽,“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他早到一步,如果在街上相遇时就强行把她带走,如果……结局可能就不会这样了。

  山茶茶想说这不怪你。保下钟氏一族,已经是她能尽到的最大努力了,至于钟灵,她实在无能为力,凡体本就娇弱得很,承载不了太大强势的法力更抗不住天雷,无论是否中剑,钟灵的身体也已经到了极限。

  她凝眸看着顾衡,她第一这么近距离,这么仔细的看他,顿时觉得这双眼睛好像当年的云霍,不甚深情,让人一往而情深,心中莫名生起不舍的情感,燃起冲动,好想看看他的脸,无论遮住的是骇人的伤疤,还是丑恶的胎记。

  她一提气胸腔内的淤血就抑制不住的涌出口腔,钟家哥哥们脸上全是绝望的伤感,摸摸她苍白的小脸告诉她别怕哥哥们都在,可又害怕再把她弄伤,十分手足无措的跪着她身边或站在原地,抑不住泪水涌出眼眶。

  顾衡摘下面具,山茶茶抬眸看向他,朦胧中看着他的线条轮廓竟与霄云有着几分相似,只是视线越来越模糊,无论怎么挣扎努力都看不清他的五官,灰蒙蒙的一片笼罩过来,天地蓦然全失光彩,眼帘控制不住地缓缓阖上,世界渐沉入黑暗中。

  沉寂了许久,耳边反复响起轻轻的呼唤。

  “茶茶?快醒醒,老庆去东海游玩,水君送了他两只稀有的海王八,特好玩,赶紧起来我们一起去溜王八。”

  “姐,我把知命派给我的天官的厨艺培训得差不多了,等你检阅哦。还有今天我给你炖了一锅老鸡汤,里面放了好几种珍贵仙草,绝对大补。”

  “茶茶上神,墨墨代批批文手都要批废了,以后写不了字都怪你。”

  “就是,我这代笔费很贵的,赶紧起来结账。”

  ……

  山茶茶睁开了眼,捂着揪痛的胸口,一阵急促的喘气,竟有泪珠顺着睫毛轻轻坠落,自嘲笑了笑,真是年岁大了愈发见不得悲欢离合了,可惜,要是能多撑一会,再多撑一会就好了,她就能看见那面具被背后,那双眼睛真正的容颜了。

  深深吸一口气,平复心境,触摸到柔软温暖的被衾,是她最爱的丝绒绸没错了,才相信已经不是在凡间,可算回来了。

  垂幔外隐约有人影晃动。

  知命和京墨转身离去,颇为郁闷,山茶茶早已神魂归体,可这一睡就是三十年,仍没有要苏醒的迹象,不会真被那二十三道天雷劈傻了吧。

  门外重光的声音低低传来,“茶茶可曾醒来?” 

  京墨答道,“回禀天君,上神伤势已有好转,只是神识还未清醒。”

  “都睡三十年了,还不醒。”重光的声音忧切,“二十三道天雷加身,折了百年修为,只怕还神脉受损。”

  知命道,“天君放心,财神前日从老君那高价抢得一颗极品仙丹,听说特补,昨晚刚喂下应该很快就见效了。”

  “唔——”

  话音刚落,山茶茶感觉鼻腔一股热流涌动,偏头一看洁白的被衾已经被鼻血染红,因为躺了太久身子有些发木,捂着鼻子长身而起,骨头发出咯咯咯的声响,腰身一拧,闪了。

  知命一乐,“听,还真醒了。”和京墨快步跑进里屋,手忙脚乱地找手帕给她止鼻血,帮她拉伸筋骨。

  重光走进去一看,竟流了不少血,心中越发跳得急了,一时竟满手是汗,站在榻前蓦然道,“我有愧于你。”此语一处,惊呆了在场的知命和京墨,心想天君这是要当众表白吗,他们还杵在这也太尴尬了吧,是继续装作什么都没听见,还是赶紧消失啊。

  “若愿给我机会弥补,你便开口,若是不能原谅……”

  一句话,掀起千重浪,山茶茶静静听着,心底却已风急云卷,如暴雨将至前的窒迫,堂堂天君竟对下属神官自称“有愧”,一句“对不住”,让她心底百般滋味都纠结在了一处,甚至,她还未曾想好怎样面对他,怎样去解释此前发生的种种,他却已为她预设好了选择。

  想要开口,才发觉嗓子干涩,有点发不出声,抬头看见重光一言不发的似要转过身去,误以为他想反悔,山茶茶情急之下扑上去拽住了他的袖子,可怜巴巴地看着他,费力的拉扯着嗓子说,“别走啊,我愿意的我愿意的。”

  重光伸手抵着她的额头把她推回床榻,把袖子从她手中扯走,真是给点颜色就开染坊,走到茶案边倒了一杯水递到她面前。知命和京墨面面相觑,难以置信,他们是不是看花眼了,天君居然给上神端茶倒水,他们两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山茶茶顺手接过茶杯,仰头一饮而尽,咕噜噜,嗓子舒服多了,笑嘻嘻的把杯子还了回去。

  重光道,“说吧,想要什么。”

  山茶茶道,“天一阁食居对外开放。”

  重光扯扯嘴角,这死丫头居然还没忘记这事,是山茶茶本茶没错了。

  山茶茶紧张道,“怎么,想反悔啊。可是你自己口口声声说要不补偿我的,不许耍赖。”又一把扯住的衣袖,防止他逃跑。

  重光道,“准了。”转身向门外走去,既然已经醒了,他也就可以安心回天宫了。

  “真的?谢天君。”

  知命和京墨十分困惑,随意修改凡人命格已是大事,天君非但没有责罚还帮她摆平了地府的问责,现在还能讨赏,山茶茶究竟有多大能耐,竟能让天君做到这份上。看到她欢快地跃下床榻,赶紧上前搀扶,真怀疑她是不是铁打的,刚受了大刑还能活蹦乱跳的。

  山茶茶跟着重光走出房间,大口大口的呼吸久违的九霄之巅的空气,恰逢今日阳光大好,沐浴在阳光下,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有些迷醉般的问道,“跟我说说后面都发生了?”

  重光侧眸疑惑地看着她。

  她以为自己不会在意的,但心中始终有了些许牵挂,忍不住,问道,“就是钟灵,死了以后。”

  重光道,“钟家崛起,成为讨伐无量宗的主力军之一,无量宗被推翻后,钟家实力剧增,江南霸主之位无人可撼动。”看到山茶茶在笑,也不知有什么可乐呵的,还不忘挖苦一下,“废了百年修为,就为了钟家成为江南霸主?”

  山茶茶摆摆手,白了他一眼,像是在说这你就不懂了吧,但心中不胜欣慰,“霸不霸主的,那是他们的造化,我当时的初衷也只是要他们好好活下去就行。”没想到他们活得还不来,这百年修为算是废得值了。

  “那,顾衡呢?”

  “他啊,钟灵下葬后就没了踪影。不过听说在讨伐无量宗的战场上,总有一个神秘侠士会先讨伐军一步将无量宗探路先锋队清除,什么烧粮草,劫物资,都是他常做的事,总而言之他为讨伐军提供了很多帮助。虽然没能和他打上交道,但从被他所杀的尸体上的剑伤来看,应该是顾衡。”目光神色不改,想从她身上捕抓点什么,却看不出她有任何情绪的变化,又道,“讨伐战争胜利后,再也没有人发现过他的踪迹,他人间蒸发了。”

  结局还算不错,满意的点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神人美是非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神人美是非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