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棋子
北青落2021-07-05 16:431,713

  “画好了。”苏颜回过神来,笑着看向窗边的宁少宣。

  宁少宣看着苏颜期待的目光,一时来了兴趣,便起了身,到了苏颜的身旁,看向书桌上画作。

  宁少宣端详了片刻,对这画作上奇奇怪怪的东西有些不解,转头看向苏颜,不解道:“苏姑娘画这东西,从未见过。”

  苏颜看着画作上的现代手术器械,一脸得意,那是当然,你怎么可能见过,随即笑意盈盈道:“王爷,能不能派人帮我把这东西做出来。”

  宁少宣不知苏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点了点头,喊了声“景泽。”

  景泽一进房间,就看见那女人站的离王爷太近了,怒气冲冲的走过去,站到两人中间,生生将苏颜撞开。

  “王爷,何事?”

  “找人帮苏姑娘把这东西做出来。”宁少宣指了指桌上的画作。

  景泽一听苏颜的东西,极不情愿的拿起桌上的画作道:“王爷,属下遵命。”

  苏颜看着景泽对她不爽,还不能爆发出来的样子觉得好笑极了,便又对着宁少宣道:“王爷,能否让景泽帮忙打听怀安王的下落?”

  宁少宣皱眉,看着一脸坏笑的苏颜,莫名觉得有些不对劲,点了点头,朝着将要走出门的景泽道:“景泽,怀安王的所有消息,一应俱全。”

  景泽回身作揖,随即转身走出门去,实则恨的牙痒痒,他恨不得日日守在王爷身边,这女人一肚子坏水。

  苏颜笑的实在太过得意,宁少宣看着她脸上的墨渍跳跃着,同她的笑一样,天真烂漫。

  “怎么这么调皮。”宁少宣脱口而出的话,令他心头一阵抽搐,怎么会是这句话,怎么会……

  十年前的宁君维站在宁府的后门,逮住了逛青楼回来的宁少宣,着一身荼白长衫的宁君维一直都是那样浅浅温柔的笑道:“怎么这么调皮。”

  宁少宣心虚的看着宁君维说了句“哥,都是他们,他……”

  然后是宁君维自身后拿出手腕粗的军棍,追着宁少宣满院子打,那一次打得宁少宣半个月下不了床,导致他后来一看到宁君维那样浅浅温柔的笑就害怕……

  他如今也着一身荼白的长衫,学着宁君维那样浅浅温柔的笑,甚至于和他说一样的话,可他早就回不来了,回不来了,他让自己活成了哥哥的模样,却始终等不回来哥哥。

  那个会在他闯了祸替他料理一切的人,那个会每天督促他练武、读书的人,那个也会经常把他打到下不了床的人,早就……

  早就彻底回不来了。

  “王爷,你怎么了?”苏颜看着本来还温柔浅笑的宁少宣,像是魔怔了一样,脸上浮上痛苦神色。

  宁少宣从回忆里恍然抽身出来,眸子里是无法掩饰的悲伤,面上却浅笑了起来,开口道:“无事。”

  …………………………

  宁婉怡好似赖上了苏颜,干脆搬到她的房间一起住,而苏颜也乐得多了一个闺蜜,每日同宁婉怡讲些现代的趣事,而她则是听了许多关于宁少宣的事。

  宁婉怡手撑着下巴,一提起宁少宣就全是吐槽,仿佛她对这个哥哥全是怨言。

  “你不知道自从大哥死了以后,宁少宣就变了一个人,以前还喜欢抱抱我,带我出去玩,大哥死后,他就每天把自己关在家里,然后穿衣、说话都越来越像大哥。”

  苏颜问道:“你那会儿多大,怎么这些事记得这么清楚?”

  宁婉怡翻了个身,接着道:“那会儿我才五岁,对大哥、长姐我都记不清楚了,但是我记得大哥刚死那会儿,有一天半夜我听见院子里有哭声,我悄悄爬起来,透过门缝,看见宁少宣一个人蹲在院子里那棵老槐树下大声的哭泣。”

  苏颜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十六岁的宁少宣一个人蹲在树下,像是隐忍许久之后的爆发,选了一个安静无人的深夜,将自己的脆弱彻底掩埋。

  “我跟你说,当时的宁少宣哭的跟鬼一样,可吓人了,我当时连着做了一个月的噩梦。”宁婉怡一想起这个画面,就仿若回到了五岁那个夜夜噩梦的时刻。

  苏颜一愣,这对兄妹还真的是互相嫌弃。

  两人聊着聊着,不知不觉中便睡着了,浅浅的呼吸声,宁静的深夜,整个小院处于一片寂静。

  此刻宁少宣房间的灯还亮着,他坐在书桌前,看着书桌上的资料,详细记载了关于萧楚寒与温颜洛的一切。

  他手指轻轻敲在桌子上,眸色沉静,如今的温颜洛自称苏颜,而萧楚寒对这苏颜太过执着,而苏颜或许会是他彻底离间萧楚寒与伊鹤的筹码。

  一个被自己心爱之人亲手送入另一个男人怀抱的女子,卷进争夺权力的漩涡,为何还能拥有那样天真烂漫的笑。

  她究竟是掩饰,还是本就如此。

  景泽候在一旁,现下不知王爷究竟作何打算。

  宁少宣眼神看向景泽,沉稳开口“尽快安排我与安屿见面,萧楚寒的登基大典在即,计划可以开始了。”

  遇上苏颜是偶然,也是必然,她会是他重要的一枚棋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妃魅天下:王爷投怀送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妃魅天下:王爷投怀送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