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送她的礼物
北青落2021-07-01 12:521,536

       一辆马车穿过朱雀航桥,一路往西,便到得一片幽深寂静的竹林,此时已至午时,天气实在太过闷热,苏颜撩开帘子,一阵凉意袭来,十分舒适。

  司辰驾着马车停了下来,宁婉怡探出头来,伸出手想要司辰牵她,司辰看都没看一眼,下了马车,将马拴在一根木桩之上。

  “嫂嫂,你这招,怎么不管用啊?”宁婉怡嘟着嘴,瞪着无辜的大眼睛,扯着苏颜的袖子,可怜兮兮的道。

  苏颜觉得宁婉怡实在太过软萌可爱了,肉嘟嘟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随即看向司辰道:“莫管他,师兄就这臭脾气。”

  司辰的一袭粉色长衫在这青翠的竹林里,显得更加俊美非凡,他一跃而起,落于竹身之上,身子懒懒倚着竹身,借着竹子的韧性上下起伏,好不快哉,懒懒的说道:“今日就让师兄再次看看你的无尘剑。”

  苏颜自车内取出长剑,一个后空翻稳稳落到地面,不由得欣喜,司辰解开了她身上封印武功的穴位,并且在司辰的调教下,一点点恢复了属于温颜洛身体的武功记忆。

  温颜洛的师父似乎早有预料,给了爱徒一条生路,温颜洛记忆里那个不苟言笑的中年男子,在温颜洛背叛师门之时,竟留了这么一手,这个温颜洛还真是辜负了真心待她的人。

  那苏颜就替她好好活下去,不辜负春光,不辜负年少,不辜负真心。

  “师兄,看剑。”苏颜脚尖轻点循着竹身而上,手中之剑随着手腕的转动如风如影,朝着司辰胸口刺去。

  剑法狠厉,司辰双指夹住苏颜剑刃,竟被剑气逼得生生后退,接连折断几根竹子。

  一阵又一阵清脆的声音,落于两人身后,直到最后逼的司辰松开苏颜剑刃,回旋转身三指蜷起,指法凌厉,下一刻自苏颜身后伸出手,死死锁住苏颜脖颈。

  千钧一发之际,苏颜换成左手执剑,右手以同样指法锁住司辰脖颈,二人一时僵持住,谁也不肯松手。

  “师兄输了。”苏颜狡黠一笑。

  司辰低头看了看腰间死死抵住的剑柄,无奈的松开手指,耍赖道:“不算,不算,我这次没准备好。”

  苏颜收剑、松手,脚尖轻点竹身,借住竹的韧性,跃回马车顶上,只觉浑身舒爽至极,自己此刻不就是行走江湖的女侠,这温颜洛放着好好的女侠不当,当什么妖妃啊。

  司辰看着面前灿若玫瑰的师妹,全然不似从前,以前的师妹出剑总是犹豫,善良过了头,而现在的师妹,出手狠厉,诡计多端。

  宁婉怡坐在马车上,吃着话梅,看着竹身上斜倚着的司辰,真是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司辰早晚是她的人,正如她手中的话梅,会一口一口被她吃掉。

  司辰突地觉得背脊一凉,打了个喷嚏,明明太阳毒辣,怎的多了一丝冷意。

  …………………………

  而此刻的宁少宣坐于书桌前,潇潇洒洒写下一句诗。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

  最后一笔落下之时,云祁来报。

  “伊月突然得了怪病,双腿突然腐烂,大夫来查看,只说是娘胎里带来的病根,不知因着什么缘由,突然爆发。”

  宁少宣抬头,眸色冷冷,将笔放在笔枕上,拂了拂衣袖,淡淡的问道:“何人所为?”

  云祁回道:“府中线人见到伊府庶女伊莫与萧楚寒私下见过面,伊莫此人不受伊鹤宠爱,萧楚寒此举还真是一石二鸟。”

  宁少宣细细端详着宣纸上跳跃着的诗句,示意云祁继续。

  “伊莫被关起来了,线人听到伊鹤与伊莫争吵,说是只要伊月还能站着,就一定要送伊月入宫为后。”

  宁少宣微微抬眸,语气森冷道:“那便让伊月永远站不起来,不要伊月死,只要她站不起来。”

  云祁一头雾水,又听得宁少宣道:“苏姑娘要报仇,可不只怀安王,将她送给怀安王的伊月也决计不能放过。”

  宁少宣一直冷着的脸,自提到苏颜,嘴角便开始荡漾起笑意,声音不再森冷,反而多了几分暖意“是时候送她件礼物了。”

  哪有什么比得上手刃仇人来的愉悦呢。

  而他蛰伏数年,一步步将害死哥哥的人,一个个都找了出来,让他们死于自己的贪欲,如今只剩下伊鹤,这个藏得最深,自以为能将权力玩弄于手掌之中的人,也必将死于自己的贪欲之下。

  那他呢?宁少宣苦笑,自己不也成了那个少年时最为厌恶的人,他早已深陷权谋计算,无法脱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妃魅天下:王爷投怀送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妃魅天下:王爷投怀送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