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浩劫之由
蒹葭12020-12-04 14:063,481

  禄阳上神的仙邸之中格外热闹,金耀站在众仙之中,身后跟着那贼眉鼠眼的大弟子罗敌,脸上堆满了笑容,与人交谈时,神情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倨傲,仿佛今日寿宴的主角是他一般。

  就在金耀与另一位上神交谈甚欢之时,身后的罗敌附在金耀的耳边轻声提醒道:“师尊,静安宫的人来了,不过大皇子和三公主就跟在后面。”

  金耀立马转身,刚好看到紫银等人一同随着修明走进了这边大堂,“我本来还愁这场戏看客不够分量,现在大皇子都来了,岂不是正中我下怀。”

  金耀的眼底随即闪过一抹微不可见的阴狠,哈哈一笑朝着紫银迎了过去。

  “我道是谁来的这么晚,还让禄阳老上神刻意推迟寿宴,既然是紫银真神,那让我们等候一下也是应该的,金耀拜见紫银真神。”

  说完,金耀和身后的罗敌作势就要拜下去,紫银也不拦着,从头到尾视线都不在金耀的身上,而是扫视着汇聚在大堂内的众仙,看眼神,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紫银的完全无视让金耀原本堆满笑容的脸上慢慢浮上一层冰霜,不过眼神深处,却有奸计得逞的冷笑。

  他要的,就是紫银让他难堪。

  此时大堂内的众仙纷纷看着这边,能让一个上神下跪拜见的人,天界仅有寥寥几位,而有一些见识浅薄的仙人并不认识紫银,开始小声的向身边的前辈询问紫银的身份,得知紫银就是静安宫的那位灵力孱弱到连地仙都不如的真神,大堂内开始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凤兮感受到一些异样的目光,悄悄拉了拉紫银的衣袖,小声道:“紫银,万事该有个度,众目睽睽之下,让金耀一直跪着,我怕……”

  听到凤兮的声音,紫银这才回过神来,轻描淡写的朝金耀丢了一句“起来吧”,然后带着凤兮心不在焉的往人群里走去,周围那些注视她的目光,她完全是熟视无睹。

  走在紫银后面的景珺冷着脸和自己的大哥说道:“大哥,这紫银自恃身份,众目睽睽之下,让一个上神跪这么久,也太过分了吧。”

  景秀不做回答,目光却一直在紫银的身上,一会之后,才莫名其妙的说了句,“有意思,一个从不离开静安宫的人,身上竟然有伤”。

  “她身上有伤?”

  景秀点头确认:“嗯,而且是新伤,刚才我之所以拉着你走在她们身后,就是闻到了她身上那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一开始我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现在,我确定她在近日受过伤,而且伤的不轻。”

  “这样啊,我听二哥说,前几日金耀带着人去了静安宫,似乎是因为冰池吞了金耀送给禄阳的贺礼,紫银会不会是那一次受伤的?”

  景秀轻声一笑:“应该不会,金耀虽然自大,但明目张胆的在静安宫闹事会招惹什么后果,他应该还是清楚的,不过……禄阳上神的这寿宴,怕是要不太平了,紫银让金耀在众仙面前如此难堪,金耀这人心胸极为狭隘,肯定是要对紫银使绊子的。”

  景珺这时候倒是扬眉一笑,声音清清冷冷的道:“那我们好好看戏便是。”

  凤兮陪着紫银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众仙已然知晓紫银的身份,金耀上神刚才的难堪还历历在目,自然不敢太过于靠近,所以紫银的周围没什么人,和大堂的热闹显得格格不入。

  坐下后,凤兮小声问道:“紫银,昨晚你去哪了,一直到这么晚才回来。”

  说到昨晚的事情,紫银的神色骤然认真起来,同样小声道:“等寿宴结束之后,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或许,该拥有真神身份的人不是我,而是另有他人。”

  凤兮倒吸一口凉气,差点就跳了起来,“怎么可能,你可是女娲祖神亲手带回来的,并且真神身份也是女娲祖神当着三界的面下的天令,这件事情绝不可能错,因为女娲祖神不可能犯这种致命错误。”

  紫银沉默了一会,然后问道:“凤兮,你本体是不死鸟,从我出生起你就在静安宫,你知不知道混沌浩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混沌浩劫过去这么久了,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凤兮眨了眨眼,觉得有些奇怪,但看到紫银那副认真的模样,也随之认真的回答道:

  “混沌浩劫发生的时候,我和你一样,还并未出生,只是我们不死鸟一脉有天生的记忆传承,上一代不死鸟诞下后代之后,一部分记忆和灵力会转移到后代的身上,然后上一代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死去,这也是我们不死鸟一脉族群为何如此凋零的原因。”

  紫银从凤兮的话语中听到了希望,神色严肃的追问道:“也就是说,你出生时,就已经传承了一部分上一代的记忆?”

  “不仅是上一代,我们不死鸟一脉经历的很多事情我从出生就知道了。”凤兮垂着眸子,眼中隐隐有些哀伤,缓缓道,“在我的记忆中,混沌浩劫的发生,是因为天界金乌作乱。”

  “金乌作乱?金乌一族不是每一代都只有一位后人吗?”

  凤兮轻轻点头,答道:“现在的确是的,不过远古时期,金乌一族和我们不死鸟一族差不多,虽然族人稀少,但也不是现在这般一代一人的情况,那一代的金乌族,刚好是九兄弟。”

  “按照天规,太阳乃是金乌一族的族长所化,负责掌管三界之光明,但那一代的九兄弟,在争选族长之时,却发生了前所未有的矛盾。”

  紫银的眉头蹙起,问道:“既然族长是需要竞争的,难道金乌族以前从未发生过矛盾?”

  “以前也发生过,但金乌族十分好战,且尊崇胜者,所以以前有什么矛盾,都是通过战斗来解决,胜者即为一族之长,也并未出现过不服的情况,而那一次,九兄弟的实力非常接近,彼此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实力差距,不过在竞选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矛盾,我的记忆中也没有任何的线索,后来,就发生了撼动三界之根本的金乌作乱。”

  紫银沉思片刻,若有所思的说道:“我在古书上看到过相关的记载,说是九个金乌同时出现在天上,书上说是九阳炙天之乱,原来这就是导致混沌浩劫的原因啊。”

  凤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嗯,因为金乌之乱,导致人、妖两界难以存活,于是下界发生叛乱,无数的妖族和人族联军伐天,而当时实力比现在要强大许多的魔界趁着三界动荡,开始趁虚而入,竟是与下界的联军联手,一同攻打天界。”

  “那一战,虽然凭借着女娲和盘古两位祖神的强大实力勉强护住了天界,但两位祖神的实力受损严重,真神更是陨落无数,也同样因为这一战,因为伤亡太重,强大的怨气和杀气竟是引来了混沌天劫,两位祖神为了护住三界众生,带着天界除天帝以外的所有真神,硬扛下混沌天劫,自此陨落,这才有了如今的三界局面。”

  “真的是除了天帝以外的所有真神全部陨落了?”紫银眯着眸子,问了一个凤兮觉得很笨的问题。

  凤兮勾动了一下嘴角,打趣着道:“那也不是,至少现在的天界,除天帝以外,还有一位真神。”

  紫银瞪了凤兮一眼,随后喃喃自语道:“既然天界只有天帝有真神实力了,那昨晚在后山感受到的那种威压,难道是天帝的?”

  凤兮一脸迷糊的问道:“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啊,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现在你该告诉我昨晚你到底干嘛去了吧,而且,你突然问混沌浩劫的事情干嘛。”

  紫银摇摇头道:“有些事情,你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你……”

  “紫银真神自诞生以来,从未来过我大泽山,这次大驾光临,禄阳招待不周,有失远迎啊,还望真神见谅。”

  就在凤兮要生气的时候,身着青色道袍的禄阳上神出现在内堂的入口处,白发长髯,虽然年岁已高,但身上那股仙风道骨的气态却愈发浓厚,举手投足间,尽显长者的睿智通达。

  禄阳是三界资格最老的上神,远古时期更是常常跟随在盘古祖神的身边,所有三界众仙对他都是相当的敬重,他一出现说笑,刚才凝重的氛围倒是松动了不少,紫银和凤兮也一同起身,朝着禄阳行了一个晚辈礼。

  禄阳倒不拘泥于身份,走到紫银的身边,眼神柔和的说道:“孩子,多年不见,你变了。”

  在天界,多年代表的是多少年,谁也不清楚,可能是百年,可能是千年,也可能是上万年,紫银也权当是一句客套话,并没有太放在心上,只是禄阳上神那种家族前辈一般的柔和眼神,让紫银心里对他多了几分敬重。

  紫银礼貌的回道:“紫银本该早早来拜访老上神的,只因为紫银犯下过错,被禁足在静安宫,这才导致时至今日才登门拜访,还望老上神勿要怪罪紫银不懂礼数。”

  禄阳摆了摆手,大气的笑道:“不怪不怪,紫银能来我大泽山,老头子高兴都来不及,这一次啊,老头子我一定要留你们多住几天。”

  说着,禄阳竟是丢下了满堂的宾客,拉着紫银去了内堂,那热情的模样,让看在眼里的金耀以及景珺内心生怒起来,尤其是景珺,忍不住皱着眉头抱怨道:

  “禄阳为何如此看好紫银这么一个废物?难道真觉得她头上那真神名头有用?”

  景秀找了个地方坐下,给满肚子怒火的妹妹递了杯茶,淡然自若的说道:“三妹你还是太年轻了,禄阳这才是做到了真正的礼数周到,紫银若是一直待在这大堂里,今日这寿宴,八成要闹出事情,现在紫银去了内堂,这寿宴才会正常进行,不信的话,我数三声,禄阳一定会出来跟我们道歉。”

  说完,景秀竟然还真的开始数了起来,但刚刚数到二,禄阳便带着修明等弟子一同朝这边走了过来。

  景秀的嘴角突然浮起一道意味莫名的笑容,轻声道:“三妹,马上就有好戏看了。”

  景珺顺着哥哥的视线看过去,只见金耀竟然带着弟子罗敌快步往内堂走了进去,景珺暗笑一声,为了掩护金耀,难得的主动朝禄阳迎了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紫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