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草木皆兵
鱼儿妖2020-09-10 16:12957

  草木皆兵

  冷宫中——

  荒凉的院子里只有一棵枯树,雪堆积在残枝之上,只露出了些黝黑的树皮。寒风凛冽,无情地吹动着破旧的牖户,发出干涩难听的吱呀声。

  昏昏沉沉中,信王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寒冬彻骨,冻削着他的血肉,冰冷的风从窗户、门缝中蜂拥而上。

  他勉强撑起身子,痛感从五脏六腑逼入他的脑袋,宛如针扎般难耐。痛感带给了他一丝清明,漂亮的凤眸微微一动。

  他这是……活下来了。

  惊喜像是抛入静湖的小石子,在他宛如死水的心间惊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他从死门关走过这一遭,却宛如新生一般。

  那人……终究舍不得他死。

  饮鸩止渴,终是他赌赢了。

  信王撑起瘦削的身子站了起来,却听见铁链碰撞的声音,他垂眸一看,发现白皙的脚踝是已然缠上了一条冰冷的铁链。

  冷热分明的感觉传来,方才是他被高兴冲昏了头,未曾留意到这条链子的存在,他勾唇冷笑。

  单单一条铁链,未免太小瞧了他吧?

  他运气,周身的气脉却像是被堵塞了般毫无反应,他屡屡尝试,却均已失败告终。

  他这是……经脉被废?

  正当他要再次尝试时,门外却传来了动静,禹司凤警惕地问:“谁?”

  只见一老奴艰难地挤了进来,风雪顿时也冲了进来,他佝偻着身子勉强关了门。

  “是老奴啊……”德叔将手中的篮子放到竹木桌上,然后连忙要扶禹司凤。

  “原来是德叔。”禹司凤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他看着食盒微微发愣,过了许久才动了动唇,“她呢?”

  德叔了然于心,自然明白信王心中所想之“她”为谁。

  “陛下刚刚阅完奏已经折歇下了,至于这食盒……是奴才受陛下之意,特意为信王带来的。”

  禹司凤眼神盯着那食盒,像是要将它盯出个窟窿,他哑着嗓子问:“当真?”

  “当真!不信您打开瞧瞧,里面备的全是您喜欢的吃食,还热乎着呢,您快尝尝!”德叔老眼一转,灵机一动想了这么一招,面前的傻小子立马上钩。

  禹司凤小心翼翼地打开食盒,取了一块糕点,平日里拿得定十斤铁剑的手,如今却好像拿不稳一块糕点,生怕它碎了般谨慎。

  他尝了一口,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果真是御膳房的糕点。”

  “那是,信王您清楚咱宫里的规矩,已过了子时,没陛下的口谕,奴才哪动得了御膳房的厨子?”

  德叔不动声色地暗示禹司凤,果然,他听了此话,便更信了这盒糕点来自陛下之手。

  他叹了口气,要是真的来自陛下那个榆木丫头,这对苦命人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可叹这傻小子情到深处,草木皆兵。

  威动四方、权倾朝野的信王,不过一个痴情种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