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祸国殃民
鱼儿妖2020-09-16 13:372,011

  初春的寒气也不似冬日那边凛冽,暖阳融化着枝头的残雪,暴露出吸饱了雪水的枝丫,冰冷的屋檐滴答着几滴雪水,料峭春风吹醒了沉寂一季的皇宫。

  吹得几个宫女如莲的裙摆晃悠悠的,这几个人端着精致的糕点,走在深墙之间,脸上挂着独属春日的喜悦。

  “诶,你觉不觉得陛下最新心情似乎不错?听说陛下身边伺候的宫女都涨了俸银。”

  “可不是吗?听陛下身边的翠翠说,昨日陛下还笑了!”

  “笑了?陛下笑了?可惜没看到,陛下那容貌,笑起来定然盛比春风晓月,让人心神荡漾。我若是男子,为陛下倾国倾城也是愿意的。”

  “那陛下是因为什么笑的?”

  那宫女神神秘秘,招呼剩下几位凑到一起,小声说道:“听说陛下的后殿里藏了一位贵人!”

  “是了是了,我也听说了,还说是位貌似潘安、风流倜傥的俊俏公子呢!”

  “当真当真?就是不知是哪家的公子有这等福分。”

  这时,其中的一位宫女拉了拉她们的衣角,紧张地低声说道:“快别说了,糕点待会就凉了,快走吧!被发现了可要领罚了!”

  后殿内,德叔吩咐门外的宫女将糕点送了进来,又将这些摆到了禹司凤面前。

  禹司凤放下手中的奏折,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些繁饰精致的点心,望向一脸无辜的德叔道:“德叔,你之后不要再让御膳房送这些了。”

  “王爷可是不喜欢了?您需要什么尽管跟老奴说,老奴让他们弄来。”

  “不是不喜欢,纵然多喜爱,德叔也不用差人一天三次送吧?你可知他们都在说什么吗?”

  禹司凤把玩着手中的玉簪,眼睛细细打量哪里不合适,语气有三分戏谑:“他们说,这宫里藏了个祸国殃民的‘妖妃’。”

  此话一出,从门口传来一句冷酷的女声。

  “孤怎不知?”

  褚璇玑进了门,就将厚重的朝服和冠冕丢在了地上,如同弃屣般过目不问。德叔和翠屏连忙捡了衣服十分知趣地退出了房间。

  “何时孤藏了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妃?”褚璇玑看着桌前俊朗冷逸的禹司凤,只见那人将手中的东西藏进衣袖,就起身走了过来。

  “今日怎回来如此早?”禹司凤见她穿着单衣,光着脚任性地踩在地板上,连忙走了上去,将自己的披风披给了她,“天凉地冷,你怎么又直接脱了朝服?”

  被披风包裹的褚璇玑,呼吸间都是禹司凤那熟悉又霸道的气息,缠绵悱恻却温暖如阳,瞬间驱散了她这一身的寒气。

  见褚璇玑不出一言,禹司凤索性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褚璇玑惊慌一声,挣扎道:“你做什么?”

  她这点力气在禹司凤面前如同蚍蜉撼大树,微不足道,他不顾褚璇玑的挣扎,直到把人放到了软榻上才松了手。

  “地上凉。”他解释道。

  褚璇玑微微一愣,动了动冰凉的脚,她咬了下唇,语气软了几分:“你逾越了,注意你的身份!”

  禹司凤一笑,靠近她道:“身份?不知陛下要给司凤这个死人什么身份?王爷,侍卫,还是……妖妃?”

  他靠近她,磁性撩人的声音如在耳畔,蚕食着她的理智,禹司凤温热的气息就在她脸庞,骚扰着她的心智。他离她越来越近,看她慌乱又强装镇定的目光;看她白皙光滑的脸颊;看她诱人饱满的红唇。

  他动了动喉结,不可抑制地想要吻上去,却因狂乱的心跳而率先闭了眼睛。

  身处下风的褚璇玑耳根红如晚霞,她的心脏也出现了莫名的小鹿乱跳,这种三番五次的心跳扰乱她的伪装。

  她是帝王,怎能被别人控制了心神?

  她不允许。

  于是,在禹司凤要亲到她之前,她率先搂住了他的脖子,在他睁眼时茫然不知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他的唇上啄了一口。

  然后轻轻一推,将这晕乎乎的信王推开了。

  “祸国殃民?”褚璇玑一推一迎,化被动为主动,又做调戏般捏住他的下巴,端详着眼前人的相貌。

  禹司凤被这一啄,啄得心绪全乱,信王的威势荡然无存,此刻只是个纯情得耳红脸热的普通男儿,任凭褚璇玑支配。

  “倒有三分姿色。”褚璇玑松了手,从软榻上走了下来,走到桌前拿了一块青团咬了一口。

  禹司凤落了下风,这会儿也回了神,任劳任怨地给她拿了鞋子,又给她换上。

  他按住褚璇玑挣扎的脚:“别动,快穿好了。”

  见一向心高气傲的信王,竟然给她卑躬屈膝地穿鞋,低着的眉眼还是那般好看,褚璇玑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

  “你不必做这些。”

  “我乐意,陛下也管不着。”

  他起身净手之后,回到褚璇玑身边,也拿了一块青团道:“璇玑,你还记得这个青团吗?”

  “怎么?”

  “当年钟离城中,见这青团颇对你胃口,我便绑了那厨子回京,如今已有将近四年时日。”

  “不错,当年禹王府世子可谓意气风发,率八千骑兵直捣北疆贼营,还一声令下,将我这冷宫公主关了足足一月,好大的威风呢!”

  禹司凤轻咳了一声,略有心虚:“我哪来的威风能困得住敬元公主,你后来不是追到了钟离城?”

  “王爷记错了,是你率兵来钟离城捉我回京吧?”

  “咳咳……陈年往事,不谈也罢,不谈也罢!”

  禹司凤强行转移话题,又给她了一个青团。

  当年他在北疆平贼,不足一月后首战告捷,却收到京城暗卫传信,说是敬元公主逃了,他才脱了战甲一路快马加鞭,追到了钟离城。

  在钟离城的那段时日,算是他在北疆征战、醉卧黄沙的艰苦日子中,为数不多的美好回忆。

  饶是她不情愿,禹司凤也牵着她的手,走过了钟离城的大街小巷,看遍了阑珊灯火,为她买簪赏灯、游船猜迷。

  之后多年困厄窘迫的军旅生涯,也有了聊以慰藉的回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