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金蝉脱壳
鱼儿妖2020-10-07 02:012,262

  那日争论结束后,两人之间的气压温度骤降,好似回到了寒冷的冬日。褚璇玑一人赌气,这几日均宿在后宫,有意躲着禹司凤。

  扑空了几次之后,禹司凤心生疑虑,觉得当日之事一定另有隐情。偏生他郁结于心,对褚璇玑与昊辰的婚事耿耿于怀,不肯再问。

  两人冷战的时日,让昊家钻了空子。宫里不知从哪里流传起的谣言,说陛下喜事将近。丞相府也不安分,暗地里的动作颇多,连昊辰也常常在褚璇玑面前走动。

  最让禹司凤气郁的是,褚璇玑非但没有排斥昊辰的接近,还主动去了少阳宫,三次!

  风言风语多得快要压不住,连李卫也在看他家王爷热闹。

  “王爷,您打算啥时候出宫?总不能留下来喝褚璇玑的喜酒吧?”

  禹司凤当即就踹了他一脚,边打边骂道:“喝?喝!我叫你喝喜酒?李卫,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吧?”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错了!属下知错了!”

  “你这张嘴要是不会说话,本王立刻叫人给你缝上!”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废物饭桶一个!

  “别啊王爷,属下真知错了。”

  李卫心里委屈,要不是看他家王爷天天巴巴地守在这小宫殿里盼啊盼,都快成望夫石了,他才懒得掺和这事。

  “您这干站着也不行啊?那个女人又绝情又冷漠,现在肯定三心二意,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王爷您可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

  “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

  他养了这么多年,怎么养了这么个嘴巴缺德的玩意儿?

  “王爷,您先别急!您听我说嘛!您要是非要一头栽进去,属下也没辙。属下除了给您出出主意,属下还能怎么办?”

  “出主意?”禹司凤轻蔑一笑,吊儿郎当地看了李卫一眼,“你能出个什么主意?”

  “王爷不能小瞧属下,这方面属下还是很在行的。您忘了咱们打仗那会儿,每回遇上在村镇休整,除了您姑娘们看谁最多?”

  “这倒是。”

  当初行军打仗途中,就这小子身边莺莺燕燕最多。

  “王爷,您这相貌绝佳、身世极好、文武双全、天下无双,稍微努努力,还拿不下区区一个褚璇玑?”

  追了这么多年还没追上,肯定是他家王爷用错了方法。

  “您听我说,就先这样…………”

  禹司凤听完之后狐疑地问:“能行吗?”

  “肯定能成!”李卫一脸自信。

  “那本王暂且一试。”

  后花园中——

  昊辰冷不丁地打了个喷嚏,他低头掩面,定睛看着亭中的褚璇玑,她身姿卓雅,面色清冷,贵气浑然天成,看上一眼就令他心神恍惚。

  他手指微红,有些疼痛。一个时辰前他满心欢喜地被叫来弹琴,现在有些乏味。褚璇玑却没留给他一个眼神,专心致志于书卷,让他心有不甘。

  明明爹爹那边一直施压,右派只手遮天,他与陛下的婚事已是板上钉钉,她却迟迟不下指令,叫他无名无分在这皇宫之中,好不尴尬。

  如今听说陛下和宫里那位闹了别扭,倒给了他一个机会。

  “陛下,您看这花儿好看吗?”

  昊辰采了一朵开得美艳的牡丹,递给褚璇玑欣赏,他心里念着牡丹国色天香,最是衬褚璇玑的高贵。

  褚璇玑扫了一眼,接过了花朵,眼睛里毫无波澜,淡淡地回了一句:“好看自是好看,不过开得失了分寸,卿以为呢?”

  昊辰脸上的浅笑骤然消失,他十分尴尬地回了句:

  “在陛下面前开得妖艳,确实失了分寸。”

  “罢了,卿一片诚心而已,不必紧张。”褚璇玑将那朵牡丹放在了石桌上,也没再浪费一个眼神。

  “陛下,今日春色正好,臣方才弹了一首《醉花阴》,乃是先师独创,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卿乃天下第一琴师,所奏之乐必定悦耳动人,当赏。”

  套话而已,实则褚璇玑方才出神,并未听出个分明。

  昊辰听了此话脸色一沉,勉强勾起嘴角强笑道:“谢陛下赏,只要陛下喜欢听,臣每日弹予陛下听也是情愿的。”

  “赏?赏什么啊——”

  远远听到这一句,褚璇玑和昊辰同时回头。

  只见一白衣少年立于花丛之间,他衣袂翩翩、身姿颀长,银冠束发,发带飘然修长,随风而动。一身白衣与周身的气质浑然天成,他面容俊逸绝伦,剑眉星目更显张扬肆意。

  收敛起在沙场沾染的肃杀冷逸,此刻的禹司凤也像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

  立如芝兰玉树,笑如朗月入怀。

  禹司凤自顾自地坐到了褚璇玑面前,倒了杯茶,看着她质问的目光微微一笑。

  你怎么来了,褚璇玑无声地问。

  我就是来了,禹司凤无声地答。

  而昊辰当场愣住,他心里一震,腿软差不多没站住。他满目震惊和疑惑,禹司凤怎么没死?

  他分明死了,死在所有朝臣的眼中。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怎么和禹司凤长得一模一样?

  “陛下,您还没说呢,您要赏昊辰公子什么呀?臣也要~”禹司凤故作亲昵,还拉了拉褚璇玑的袖子。

  褚璇玑皱着眉头,这是要闹哪出?

  “信王?”昊辰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

  “信王?那个谋逆犯上的将军?不是死了吗?”

  禹司凤疑惑地问,一脸无辜茫然。“我可不是什么叛贼,我是陛下的翼公子,对吗陛下?”

  禹司凤暧昧的语气明目张胆地暴露,还十分不知分寸地拉起褚璇玑的手,冲她挑了挑眉,在昊辰看不到的角度里,眼神却骤变,带着挑衅和玩味。

  他故意让褚璇玑骑虎难下,给她下了一个套子。

  褚璇玑只能咬着牙回了一句:“对。”

  “可,可他,他怎么和信王长得一模一样?”

  褚璇玑冷冷威胁道:“这是楚翼,不是信王。”

  “可……可是……”昊辰还想说些什么,被她一个冷眼噎了回去。

  “楚翼,是孤的人,昊辰公子莫要失了礼数。”

  说完,褚璇玑拽着禹司凤的袖子就走了。

  路中禹司凤一边吐槽,好家伙,他这就姓上楚了?一边美滋滋地回味那句“孤的人”。

  直到门被嘭的一声关上,他才回过神,只见褚璇玑一脸气郁,怒气十足。

  “禹司凤?你活腻了?”

  “本王可是要与陛下同棺而眠的人,可舍不得现在就死。”

  “你刚才在做什么?生怕别人发现不了你这个信王?”

  “一直躲躲藏藏配不上本王的身份,不过换个身份罢了。现在呢,我也不是信王了,你不是说了,我是楚翼,你的人。”

  当个权倾朝野、威震四海的信王,可是连当个流言中魅惑君主、备受宠爱的翼公子一根寒毛都比不上。

  褚璇玑:“……”

  你倒是真会顺杆就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