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赠花还絮
鱼儿妖2020-09-25 16:361,987

  春分时刻,晓日和煦,习风阵阵,滋润可人。偌大的皇宫之中也被和煦的阳光笼罩着,很是温暖。

  褚璇玑只手撑着太阳穴,另一只手把玩着琉璃盘子里玲珑可爱的葡萄,目光却若有若无地扫过禹司凤挺直如峰的后背。

  越发觉得自己前些日子,一念之慈把他留下是个好主意。既能处理那些繁琐无用的啰嗦文章,又能养目固神,实为良策。

  禹司凤正认真阅览那些奏折,大部分都是些繁文琐事,她性子急,自小就不喜欢这些东西。如今有了他在旁辅助,竟然全然撒手不管了。

  自己但是躺在软塌上,到个逍遥皇帝。

  他无奈又宠溺地叹了口气,以前是他把她想得过于冷漠,仿佛一个没有心的人,如今看来,她的小性子也是过分可爱。

  “璇玑,扬州如今可是柳絮漫天,风景绝佳,你幼时便喜爱江南,倘若得闲,你可愿再赏一赏那景?”

  禹司凤从案前起身,走到褚璇玑面前,顺手拿走了她手里的葡萄。

  褚璇玑颦了颦眉:“你抢我的葡萄作甚?”

  “陛下手中的葡萄,比那盘中的可要甘甜可口。”

  “油嘴滑舌,”褚璇玑别扭地转过身不看他,继续道,“多把你那功夫花在奏折上,怕也积攒不了这么多吧?”

  “……”

  原来看不完折子怪我,怪我,都怪我。

  “璇玑,现在确实不是出宫赏景的时机,你我二人拖不了身,但你若想看,我自会让你得到。”

  褚璇玑冷哼一声,信都不信直接说道:“孤什么时候承诺要与你同游了?换言之,禹司凤,你莫要忘了你还是孤的阶下囚,连这宫门都不得出,何况去江南赏絮。”

  禹司凤笑笑,冲她眨了下眼睛。

  子夜时分。

  月华微凉,洒在高墙之上,夜色深沉黯淡,寂静得可怕。禹司凤长衣玉立,站在屋顶之上高居临下。

  突然一个黑影迅速落在他面前,然后恭恭敬敬地抱拳行礼,他腰间的刀鞘闪着冷光,一身黑衣杀手装扮。

  “王爷,您可算联系属下了。”

  禹司凤皱了皱眉,有些嫌弃地看了眼他浑身的装扮:“李卫,你是本王的侍卫,又不是什么江湖杀手,打扮成这样作甚?”

  李卫局促地挠了挠头,然后回答道:“王爷,属下以为您是要属下替您报仇,才提前做好了准备。”

  禹司凤只觉得这属下越来越不着调,一副愚笨样子。

  “你怎知本王是要报仇?”

  “王爷假死逃过一劫,却仍留在那褚璇玑身边,可不就是卧薪尝胆,别有用心吗?”

  自家王爷一向聪慧机警,虽然一时着了褚璇玑的道,但假死必然是深谋远虑,定会大仇得报。

  禹司凤:“……”

  卧薪尝胆倒不是,毕竟他除了冷宫那几日,之后日日软榻供眠、金勺奉食。

  至于别有用心……这一句倒是说中了。

  他确实别有用心。

  “罢了,你用我这金羽令,抽派一千人马。”

  “诺!”李卫激动地接过令牌,心想自家主子马上要起义谋权,釜底抽薪,一举攻下长安。他又问道,“王爷,您做好了准备,兄弟们必定不离不弃,生死相随!”

  嗯?生死相随?

  禹司凤疑惑道:“不至于吧?”

  “属下知道王爷胜券在握,但如今咱们还需谨慎行事,不能打草惊蛇。属下这就去通知兄弟们做好准备!”

  禹司凤越听越不对劲,他连忙拉住急慌慌的李卫:“慌什么?任务听清楚了吗就去?”

  李卫愤慨道:“属下与王爷共进退,自然知道王爷心中所想。王爷受辱于那白眼狼褚璇玑,定是要兄弟们趁夜刺杀她,以解王爷心头之恨!”

  “……”禹司凤气得够呛,当即就拍了他一掌,接着踹了他一脚,“就叫知晓本王心中所想?”

  被打蒙了的李卫连忙跪在地上:“王爷不是要报仇雪恨?”

  “京城百里外,折柳存絮,办不好你就不用回来见本王了!”

  李卫:“???”

  “折……折柳?您是让兄弟们去折柳枝?”

  他们堂堂影卫,武功高强,大隐于市,千金难请一次出勤,结果被派去折柳树?

  “怎么?听不懂?”

  “懂’……懂了!属下这就去办!”

  李卫麻溜地滚出了禹司凤的视线。

  翌日清晨。

  整个皇宫里飘扬着柔软的柳絮,如雪如蝶,转悠悠地漫天飞舞,春光明媚的三月,竟像下了一场浩大的雪。

  一朵柳絮飘到了褚璇玑的鬓发上,像云朵一般轻盈。她看着这漫天的雪絮,微微惊愕,她伸出葱白的柔夷去接,恰好一团柳絮乖巧地落在了她的手心。

  “喜欢吗?”禹司凤抱着胳膊在她身后问道,他见褚璇玑身形微微一动,目光柔和了几分。

  “你做的?”褚璇玑心湖微漾,泛起了层层涟漪,她身后的禹司凤,长风玉立,笑眼如阳,悱恻目光猝不及防地闯进了她的心房。

  他笑,便灿若明阳。

  “我说过,你想要的,我都会让你得到。”

  有人随手赠了他一枝春,他便翻山越水回了这一城絮。

  少阳宫——

  几个宫女手忙脚乱地去关上门窗,只听见昊辰连连打了几个喷嚏,脸上也起了一些红疹。

  “怎么回事,京城百里之外都没有柳树,这是哪来的柳絮?”昊辰身边的侍从疑惑道,“公子,您先别急,太医马上就来了。”

  昊辰此刻只觉得鼻腔奇痒无比,不停打着喷嚏,分明是春光正好,他却只能困在闭塞的房间中。

  原来计划与褚璇玑亭中弹琴赏花,培养感情,如今只能作罢。

  气得他打碎了一盏茶杯,冷声道:“去查,到底是谁做的手脚!”

  那小仆被吓得连跪着都瑟瑟发抖,他不太抬头回复,只是结结巴巴说道:“回……回公子,听说是,是陛下宫里那位,为了哄陛下高兴,连夜派人从外折回来的柳枝。”

  昊辰握紧的拳头青筋暴起:“又是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