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假死
鱼儿妖2020-09-10 16:12769

  “也罢。”

  “惟愿陛下以后能信可信之人,才不至——”

  “坐拥江山,无边孤寂。”

  漫天的雪飘飘扬扬,撒落在这金子筑好的冰冷殿宇。檐上、瓦前、车撵,每个精雕细琢的角落都不曾落下。寒冷的气息逼进了这富丽堂皇的金銮殿,一点点侵蚀着人的心智。

  午夜已过,寂静的殿中只有烛光颤抖闪烁,像怨死的鬼魅在哭嚎。一位老奴孤身守候在这位新帝身后,枯老的面容满是疲倦。

  女帝揉了揉被冠冕压的酸痛的脖颈,眼睛酸痛难耐,却还继续翻阅些案前堆积成山的奏折。

  “陛下,夜已深了,还是早些歇息吧?”老奴苍老的声音传来,在空旷的大殿中很是突兀。

  “也罢,德叔也退下吧,你年纪大了,以后不必守夜。”

  “陛下真是折煞老奴了。”

  女帝疲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老奴行了礼节,走了几步,却停住了脚,他犹豫再三,还是开了口:“陛下,废信王他……还在后殿关着,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挑断手筋脚筋,扔到冷宫。”女帝阴冷无情地开口。

  老奴大惊失色,连忙跪下:“万万不可啊陛下,如今天寒地冻,无人看照,废信王中毒重伤,再挑断手脚筋,怕是熬不过这冷宫的冬夜啊!还望陛下三思!”

  “饶他一命,已属孤心慈手软,而后他是死是活,与孤何干?”

  “陛下,”老奴苦苦哀求,头几乎埋到了地面,“您宅心仁厚,何必难为一个一无所有之人,如今信王已废,人权两失,朝中党羽非死即伤,已经不能威胁到朝纲。”

  璇玑藏在宽大衣袖的手紧握,指甲几乎嵌进肉里,手心传来的疼痛刺激着她的感官,她努力地稳住心神,绝情地开口:“不必多言!”

  “陛下——”

  “咚”的一声,老奴磕了一个响头,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到了枯老的脸上,触目惊心。

  “德叔,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陛下,老奴跟随您二十年,从您年幼有幸抚育您长大,如今老奴只求您能听老奴一言,放过信王吧!”

  璇玑拖着长曳的龙袍,久久的孤立无言,主仆二人僵持着,又过了许久,只听见——

  空荡荡的大殿中传来了一句沙哑的“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