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殊途难归
鱼儿妖2020-10-02 13:532,110

  军营之中——

  缥缈的峰烟被瞬间吹散,篝火四周迸溅着火星,噼里啪啦爆炸了几声。战甲映射出的火光金红,柳缺低头摩挲着匕首粗糙的外鞘,脸颊被烤得发烫。

  四周是不同装扮的“所谓”监军正惺惺作态,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故意端着高人一等的姿态令人作呕。

  如今军饷被扣,粮草也即将消耗殆尽,才被压制的北疆贼人虎视眈眈,正瞅准时机准备反扑。结果在这个节骨眼上,他遭人暗算,被扣上了贪赃枉法的帽子。

  朝廷那边杳无音信,他也并无结交尚可的朝臣。若此时北疆联合敌国反扑,他们就可谓腹背受敌,在劫难逃。

  柳缺冷峻的脸部轮廓如同刀削般刚硬,他摸了摸配剑,不屑地看了一眼监军,心想,加上这孬种,不过九个无用书生,他大可以直接解决了。

  杀了便是。

  正当柳缺握紧剑鞘准备动手时,听到了军营在传来战马的嘶鸣声,他一顿,只见一个黑影飞到了他面前。

  “参见将军。”

  “你是?”

  李卫展示了他手中的金羽令之后,又从袖中拿出了圣旨宣读: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柳缺领兵有功,特以白银20万嘉赏,官进两品,特赐红羽令震慑三军,钦此——”

  “谢陛下隆恩。”

  柳缺接过李卫手中另外一块红羽令的时候,又看了一眼李卫的相貌以及金羽令,此人……是信王的人!

  “将军有了这红羽令,可自由统率一万人马,不必上报朝廷,自然也不用顾及旁人。”李卫嚣张地看了一眼监军,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哦对了,一日之后,属下募集的粮草也会运至军营,还望将军宽心。”

  柳缺冲李卫拱手相谢,他是信王的人,却不远千里雪中送炭,军银粮草皆备,他也就放宽了心。

  完成信王交代的任务之后,李卫带着影卫环视了一圈军营,见兵将蓄势待发,纪律严明,便知柳缺确有将帅之才。

  只是营地中那几顶羊皮富贵的帐篷格外扎眼,柳缺尚且住普通的帐篷,这几个腌臜监军倒是乐得享受。

  李卫想都没想,在帐篷里放了十几只毒蝎子。

  然后笑着出了军营。

  回京复命之后,李卫还特意向禹司凤报告了此事,本想能听他夸奖一二,谁知他挑了挑眉,轻飘飘地说:

  “你怎么不干脆放一把火烧了?”

  “……”论毒还是信王最毒,李卫佩服道,“王爷英明,属下愚笨。”

  “退下吧。”

  “是。”

  谁知李卫一时不察,出去时竟让褚璇玑撞见了,只见她脸色一青,冰冷地瞪了他一眼。李卫心想完了完了,结果她说:“还不快滚?”

  吓得李卫连滚带爬溜了出去。

  “孤还以为信王安守本分,在这后宫里住得逍遥自在,不曾想信王早就与部下勾结。倒是孤疏忽了,那日一城风絮,你们就开始了。”

  几日前,禹司凤偷用她玉玺,她装作视而不见,如今人都撞到她眼皮子底下了,这个人又要做什么?

  谋反?报仇雪恨?

  那这些时日的情分又算什么?

  他哄骗她的甜蜜手段?

  褚璇玑藏在衣袖下的手指甲掐着手心,手背淡青色血管显现突兀,疼痛感让她勉强保持清醒。

  她生平最恨欺骗。

  “璇玑,你先别生气。”禹司凤见她脸色铁青,语气讽刺,本打算事成之后再告诉她,此刻也不想瞒下去了。

  他只接从背后抱住了褚璇玑,双手握住了她的手,揉了揉她娇嫩的手心,心疼不已道:“怎么还是一生气就喜欢掐自己手心?疼不疼啊?”

  “不用你管。”褚璇玑冷冷道,挣扎着却反而被抱得更紧。

  “璇玑,我本来计划事成之后再告诉你,但我不想你与我再生隔阂,便告诉你。”

  “我联系李卫,是暗中命他去前线收拾右派那些眼线,顺便运了些粮草和军银。9现在柳缺那边没有了后顾之忧,应该很快就会再夺一城,你也不用优心了。”

  “你……原来是派人支援柳缺。”

  褚璇玑松了一口气,她的眼线确实探到有一帮人在购买粮草,本来以为……是他在密谋些别的。

  “嗯,陛下以为呢?我要领兵谋反?”

  “我……”

  “从前我拥兵百万,一呼百应,不曾动过一丝这样的心思。如今权兵尽散,又怎么会谋反?璇玑,你不信我。”

  事到如今,她还是对他,未曾放下警惕之心。

  听到禹司凤这一句带着悲凉的自嘲,褚璇玑突然有些慌张,她急忙道:“司凤,此事是我多疑。”

  这一声“司凤”,让他惊喜万分。禹司凤牵过她的手,放到自己心脏边:“璇玑,你听听,这里不会撒谎。”

  有力而又快速的心跳感染着褚璇玑,她也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手掌发烫。

  “这里的心跳都是因为你,从初见到如今。”

  褚璇玑别过脸,傲娇道:“那等不跳了再来见我。”

  “心不跳就死了,你这要与我至死不见啊?”

  “我……我没那个意思,你快松手!”

  “褚璇玑,有些话我觉得我说得很明白了,你不要装傻。”

  “我喜欢你。”

  “比所有人所有事都要喜欢。”

  “我原是死过一次的人,除了你,没什么害怕失去的了。”

  炙热滚烫的话灼烧着她的耳朵,心跳快得如同小鹿乱撞,事到如今,她确实把禹司凤的真心看得明明白白。

  更是产生了不该有的冲动,她是女帝,他是已故权臣,本该天各一方,至死不见。

  如今她贪恋一时的温暖,将他藏在身后这方寸之间,做了几个月的美梦。

  可这一切都是假的,都不该存在。

  “我们本来就不该开始,是我错了这几个月,是我一意孤行,你走吧,天涯海角,随便寻个地方。”

  “好端端,怎么又让我走?璇玑,你若不想给我答案,我不问了便是。”

  “回不回答又能如何?你我二人注定殊途难归,我保你一命已是两全之策,其他的……强求不得。”

  禹司凤笑了一声,然后回答:“我就是要强求。”

  “璇玑,殊途注定同归,我偏要求个结果!”

  “你!”褚璇玑气闷,挣开了他,背过身去道,“你这是自寻死路!”

  “璇玑,此言何意?你是不是有难言之隐?”

  “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