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掷花知意
鱼儿妖2020-09-22 14:083,303

  “陛下,昊辰公子已经候在殿外了。”

  德叔立在褚璇玑身后,见她专心致志于书文批阅,等了一会儿才开口提醒。

  褚璇玑没放下手里的文书,有些不耐烦地回了句:“传。”

  彼时宫殿外春雨婆娑缠绵,却带着料峭春寒,斜风细雨吹得人瑟瑟发抖。昊辰站在伞下等得有些心急,催促着旁边的随从再去探探。

  “公子,陛下传您觐见。”

  昊辰心下一喜,连忙将手里的东西往侍从手里一塞,细细地看了一下衣物,故作矜持、端着姿态进了后殿。

  “拜见陛下。”

  “起来吧。”褚璇玑语气不咸不淡的,目光勉强从文书上抽出片刻看了昊辰一眼。

  “诺。”

  昊辰起身之后干站着,气氛顿时有些沉闷,他见褚璇玑没兴致说话,便主动搭话。

  “陛下,臣子从府邸中带了些小物件,想讨一讨陛下的欢心,还陛下赏脸。”他使了个眼色,随从立马心领神会将手里的礼物递给德叔。

  “卿有心了。”

  得了褚璇玑的话,德叔才接了礼物,却没拿到她的眼前,而是搁置在一旁的桌子上。

  至始至终,褚璇玑没抬眼看那礼物一眼,昊辰脸色有些黑,却掐着手心冷静,强颜欢笑道:“陛下喜欢就好。”

  褚璇玑嗯了一声之后,又是久久没有说话,过了许久,才冷不丁地来了一句:“卿今后就住在少阳宫吧。”

  此话一出,昊辰惊喜万分,这少阳宫原身是贵妃殿,富丽堂皇,尊贵无比。他如今未有名分,得此居所实乃荣幸。

  “谢陛下恩典!”

  送走了昊辰二人之后,德叔冷哼了一声。

  “德叔这是作甚?”褚璇玑放下手中的东西,揉了揉太阳穴,站了起来,走到那堆物件前端详。

  “丞相如今还真是忒不知分寸了,还有这个昊辰公子,刚来头一天就这么讨好陛下,不安好心!”

  褚璇玑笑道:“你倒是对他意见颇多。”

  她纤细葱白的手指轻轻滑过那些物件,像是怜爱什么被丢弃的东西。她面露嘲讽:“翡翠玉环,绫罗绸缎,不过一些庸脂俗粉的东西。”

  “是是是,老奴立刻撤下去,不碍陛下的眼。”

  她却出声制止:“不必了,搁置在那吧,你若看上了什么只管拿走。”

  德叔应了一声:“老奴哪里用得着这些,还是稍后老奴让宫女清整一下。”

  “嗯。”

  午后放晴,暖和的春日里满是生机盎然的景色,清新的空气总是让人心情愉悦的。

  褚璇玑也是难得的轻松,她穿了一身简便的罗裙,身后跟了两个随从,便来了亭中品茶。

  “陛下好雅兴——”

  禹司凤的声音传来,只见光影之间,她身边的两个随从还来不及反应就被放倒,他一个箭步,就坐到了褚璇玑对方。

  “你怎么出来了?”

  禹司凤十分自然地给自己到了一杯茶,随口道:“出来解闷。”

  “怎么?只许陛下品茗赏花,不许我出来透气放风?”

  褚璇玑眉头一紧,沉沉道:“若是被旁人发现,有你好果子吃!”

  他端着茶杯的手指微微一转,眸色加深,嗓音阴冷:“就陛下养的那三兵二卒,还奈何不了本王。”

  “你倒是胆大妄为。”

  “陛下过誉了。”

  “……”

  褚璇玑没了品茶的兴致,便起身走向花园。

  粘带雨水的花枝饱满,草叶娇嫩,墙头的迎春花招摇可爱。她走在花丛之间,裙摆沾染了几滴滑落的雨露,像只优雅的花妖独立于从林之间。

  她随手采了朵花枝,在鼻边轻嗅,然后丢进禹司凤怀里。

  还是这般任性,又肆意妄为。

  禹司凤笑道:“可怜这花儿了。”

  “哦?信王不喜欢孤为你采的花了?”

  他拿起花枝,轻轻捻揉了下娇嫩的花瓣,轻笑道:“陛下可是恼这花儿抢了陛下的风头?要与这花儿争一争春色?”

  “胡说八道。”褚璇玑冷哼道。

  禹司凤转悠着花枝,轻轻扫过了她的下巴,像是在刻意勾引魅惑,只听那令人荡漾的声音说道:

  “陛下莫恼,这满园春色,可不及陛下万分之一。”

  “油嘴滑舌。”

  她羞恼地夺过禹司凤手里的花枝,又觉得有些烫手,便扔回了他怀里,拂袖离去。

  看着那气冲冲的背影,禹司凤转了转手里的花枝,十分爽朗地笑了笑。

  待回了侧殿,他愉快地将这花枝交给德叔:“有劳德叔寻个花瓶,把这花插上。”

  “王爷今日好雅兴,不过这一枝桃花单调了些,要不老奴再去剪几枝?”

  “无需多劳,一枝春色独美岂不雅哉?”

  德叔忽然明白了什么,试探着问:“可是陛下送的?”

  禹司凤略有得意之色,挑了挑眉毛。

  见此状,德叔差点涕泗横流,十分欣慰道:“甚好!甚好!”

  他继续“煽风点火”问道:“不知王爷可知,掷花盈车是为何意?”

  “寓男子受女子喜爱,怎么?”

  德叔循循善诱地引导:“于女子而言,自然是面对心悦之人才会掷花啊!”

  禹司凤眼眸微微一动,连眨了几下,语气有几分紧张:“心悦……心悦之人,那,那璇玑她……”

  德叔偷笑,这怎么还结巴上了?

  “王爷,你可明白陛下的心意?”

  禹司凤这会脑子有些糊涂,可是高兴过了头,他自顾自地看着那花,越看越觉得此花甚是好看,连花瓣都比寻常桃花红上几分。

  一如她的心意,是独一无二的。

  她定然是精挑细选,选了枝分外好看的桃枝赠我!

  “明……明白了,她待我自是极好的。”

  德叔:“???”

  极好?

  嘶……他是不是暗示过了头,这位怎么一脸痴相?

  “德叔,快去寻个好花瓶,算了,去把侧殿中的和玉琉璃瓶拿过来,这花可得好好供着。”

  德叔把花瓶拿过来后,禹司凤小心翼翼地把花插好,像是呵护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那王爷可要把握好机会。”德叔摸了一把脑门的汗,倒吸一口气,咬咬牙说下去,“陛下如今身不由己,让宫里来了那位,还望王爷多多体量。”

  提到“那位”,禹司凤就冷了脸。

  “他在哪?”

  “回王爷,昊辰公子目前住在少阳宫。”

  德叔说完这话,偷偷瞄了一眼禹司凤的脸色,果然更黑了。

  “他什么身份,就让他去住少阳宫?”

  醋坛子顿时打翻了,自己住在一个小小的侧殿,还得偷偷摸摸的,昊辰算哪根葱哪根蒜,就住到了少阳?

  “王爷息怒,息怒,那位毕竟是丞相的嫡子,陛下还得卖他三分薄面的。”

  禹司凤冷哼一声,然后将花瓶放在架子上就不看了。

  德叔心想:手里的花顿时不香了。

  “我去看看她。”

  此刻褚璇玑正好换完了衣物,正好遇到了走过来的禹司凤,两个人一同去了后殿。

  刚一进去,禹司凤就看到了那堆礼物,他皱了皱眉,问道:“陛下见了哪位大臣,这些东西怎么还不撤下去?这宫里做事的人如此懈怠?”

  褚璇玑身边的小宫女连忙跪下道:“回公子的话,这是昊辰公子送陛下的礼物,奴婢还没来得及撤下,是奴婢失职,求公子开恩!”

  “都下去吧。”褚璇玑开口道,见所有人都离开后,对禹司凤说,“与他们无关,是孤吩咐的。”

  禹司凤听到“昊辰公子”气一下子就上来了,他不敢相信地对褚璇玑说:“你吩咐的?”

  “你留别的男人送你的礼物就算了,还摆在这么明显的地方?褚璇玑,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禹司凤,你未免管得太宽了吧?”

  说完褚璇玑莫名有些心虚,看那些东西越发碍眼,她别过头,不去看禹司凤的表情。

  “你把这些东西放在着,难不成不是向我耀武扬威吗?收了别的男人的礼物,转过头来送花,褚璇玑,你可真是够三心二意的!”

  “禹司凤,你不要太过分了。”

  “是你不要太过分。”

  两个人剑拔弩张,硝烟气息顿时弥漫了整个房间,褚璇玑的话落在禹司凤耳边就成了围护昊辰的幌子,他越想越气。

  掌风一起,就掀翻了放礼物的桌子,玉饰古玩噼里啪啦碎了一地,狼藉一片。

  “你这是发什么脾气?”褚璇玑也恼了火,立刻出手还击。

  禹司凤边躲边回复道:“陛下这是恼羞成怒了?”

  褚璇玑不留情面地出手:“是你得寸进尺。”

  两个人就这么打起来了,虽然看上去是旗鼓相当、掌风凌厉,实则是禹司凤留有余地,一放一迎。

  遭殃的还是四周的物件,帷帐撕碎飘零,椅凳掀翻在地,其他的小物件到处都是。

  禹司凤游刃有余地应对着,张弛有度,嘴上还不紧不慢道:“你这三脚猫功夫倒是长进了不少,不过你可别忘了,你这招式可都是我教的。现在倒是拿来对付我?”

  褚璇玑越打越气,出招越发狠快,禹司凤不免认真了几分。

  一个不小心,她就要挨他一掌,禹司凤连忙收了力气,谁知褚璇玑退避之间脚下不稳,就要摔倒那片玻璃渣子上。

  摔下去背得划多少口子,禹司凤心惊,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腕,一个用力就把她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正松了一口气,心想好在她安然无恙时,他就挨了褚璇玑不轻不重的一掌。

  她拍拍手,整理衣袖之后展颜一笑,像得逞的狐狸,语气里有几分得意:“我赢了。”

  禹司凤无奈地叹了口气,看着地上一片狼藉,想起方才惊险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他妥协道:

  “你赢了。”

  剧情前线

  鱼儿:夫妻打架都是秀恩爱,哼╯^╰

  昊辰:所以你们秀恩爱为什么要砸我的东西

  德叔:我觉得我的cp马上he

  作者留言

  初遇还是初遇,饭圈那套我不管,管他们走花路还是水泥路,我还是决定继续爱我初遇。

  剧继续刷,文继续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