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苦口婆心
鱼儿妖2020-09-10 19:572,603

  “德叔……我身上的毒,可有解?”禹司凤问道,如今他筋脉有损,被困于这荒凉之地,朝局近况他一概不知,党羽肃清,右派人人呼而危之。

  难免会有人存了不该有的心思,祸乱朝纲,一支独大,怕是璇玑她……难稳朝局。

  “王爷不必多虑,您虽然饮下的不是鹤顶红,但也并非良药,筋脉有损却也并无大碍,好生修养便会完好如初。”

  禹司凤盯着自己脚上的铁链,磨得他脚踝生疼,看着也是十分碍眼,便开口道:“她有什么打算?囚我在此地苟延残喘,度过余生?”

  德叔笑着解释:“陛下她……一时冲动,将王爷安排于此实属下策,如今您的身份已死,外面朝局不稳,待风头一过,陛下会重新给您寻个安身之所。”

  冬夜寒冷的风吹进这间破败的屋子,吹得烛光不停闪动,也吹凉了禹司凤的心,他不免有些心生悲凉。

  安身之所……没了她的地方,何处算得上一处安身之所?

  她这是,打算将自己逐出京城,生死不见罢了。

  德叔见禹司凤神色略有不同,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若有所思道:“老奴虽然没有这链子的钥匙,但陛下有,待明日老奴向陛下讨要,便可解了这链子。”

  禹司凤目光微动,迟疑道:“她肯放我自由?”

  “老奴禀告陛下,就说这铁链磨骨,伤了王爷的脚踝,陛下自会心软,卖老奴薄面。不过……王爷还需稍稍忍耐些时日,过段时间再出这冷宫,好掩人耳目。”

  甫一听闻“心软”二字,禹司凤就已动了心思,他掩饰着小心思,清了清嗓子道:“那就有劳德叔了。”

  待人走后,禹司凤又悄悄打开了食盒,拿了一块糕点品尝,已经凉了的点心不如之前那般可口,他却觉得入口即化,分外香甜。

  怎么从前就不觉得这御膳房做的点心如此美味?

  翌日清晨。

  金銮殿中气氛低沉得像要将人生吞,大殿跪满了一地的大臣,全都埋首装聋作哑,女帝手中的奏折被她捏出几道褶子,她面色冷峻,字字珠玑:

  “一群酒囊饭袋!朝廷留你们有何用?”

  “南方饥荒,北疆受扰,国库空虚,赋税一年比一年高,民不聊生,官吏勾结,你们还能干点什么?”

  褚璇玑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疲惫的神态在清丽的面容上格外突兀,她居高临下地望着满地跪着不敢抬头的臣子,下意识地望向那个熟悉的地方。

  如今空无一人。

  平日里无论她呵斥得多么严厉,那人依旧跪得挺直,目光灼灼、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深沉热烈的目光像要把她吞噬,又黏人又讨厌。

  那人总是淡淡的笑着,看她的时候好像势在必得,蛮横而霸道,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忍人烦躁。

  近日没了这烦人的目光,她倒是起了一股莫名的火气,心里有了一丝空旷和焦虑。

  “退朝。”褚璇玑无意于应对这迂腐的老头,拂袖而去。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下朝之后,褚璇玑在后殿批阅奏折,德叔借着伺候的由头跟在她身边,眼珠子不停打量身后的书架。

  “德叔喜欢什么,尽管拿吧。”褚璇玑一边批阅着奏折一边答道。

  “这……老奴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人,哪里需得上这些物件?”

  “德叔有什么要的不妨直说,您对璇玑恩重如山,璇玑自会满足您的心愿。”

  噗通一声,德叔跪在了褚璇玑身边,低声道:“老奴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陛下成全!”

  璇玑放下手中的奏折,连忙弯腰去扶德叔。

  “德叔这是做什么?地上凉,快请起,您有什么心愿您直说便是。”

  “回陛下,老奴……想为废信王求个情,恳求陛下给老奴那铁链的钥匙,也好让他活动一二。”

  “哦?”褚璇玑殷红的唇轻启,面色不威而怒,她又不自觉地回想起上朝时的走神,忆起那人似笑非笑的薄唇,和那缠绵悱恻的目光。

  褚璇玑的指甲掐着手心,疼痛感逼迫着自己不去想那令人心烦意乱的人,她定了定神,阴冷地开口:“德叔几次三番替那已‘死’之人求情,到底是何居心,还是收了他多少好处?”

  “陛下易怒,您不信旁人,还能不信老奴吗?老奴对陛下可谓忠心耿耿,老奴看着陛下走到今日,陛下吃了多少苦旁人不知,老奴却都记在心里。”德叔跪在冰冷的大殿上,看着褚璇玑淡漠的神情,料想这丫头又要逼自己无情无义,心里是万般苦涩和心疼。

  “陛下,老奴也是看着信王长大的,他待您如何,待老奴如何,想必陛下并非没有感觉,如今信王对您造成不了丝毫威胁,还请陛下让老奴照看他一二吧!”

  说完,德叔磕了一个响头。

  过了半晌,终是褚璇玑先退了一步,她面无表情地从袖口里甩出了一把铜钥匙,冷冰冰地开口:“开完锁,让他有多远滚多远,别来碍孤的眼!”

  “谢陛下恩!”

  德叔赶紧捡了钥匙,一路小跑着去了冷宫,到了宫门口,他平息了呼吸,揉了揉酸痛的腰和略有不适的膝盖。

  自己这一大把年纪喽,还要为这两个不省心的兔崽子四处奔走,真是命苦哦~

  禹司凤原来在观摩那盘凉透了的点心,听到门口的动静连忙合上食盒,也没合好,将盒子往桌子旁一推,离自己要多远有多远。

  他佯装镇定地闭目养神,耳朵却悄悄听着门口的脚步声,门吱呀一声响,他便睁开了眼睛,不动声色地打量德叔一遍。

  “王爷,老奴把钥匙带来了!”

  “当真?”禹司凤惊喜道,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又觉得有失仪态,他清了清嗓,镇定道:“那快给本王开锁。”

  德叔立马蹲下开了锁,脱困之后的禹司凤活动了一下右脚,还踢了一下那地上的链子。

  目睹这小性子一幕的德叔笑出了一脸褶子,他摇了摇头,威风凛凛的信王还有这么一面。

  “王爷,陛下有话托老奴转告。”

  “璇玑她说了什么?可是朝中出了什么事?”

  “王爷莫急,陛下是让老奴转告王爷,您虽然得了自由,但最近风头太紧,还请您不要让露面,以免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这我自知,可还有其他?”

  德叔看禹司凤这一脸焦急的模样,心想这臭小子还真是个痴情种,便决定再帮他一把。

  “陛下最近公务繁忙,常常要批阅奏折至子时,怕是抽不出时间来这看您。”

  “无妨,冷宫之地寒气逼人,她身子弱,不来……便不来吧。”禹司凤语气稍稍有些失落。

  “陛下不能来,王爷可以去啊,感情这事本就是你来我往。”

  “她不愿见我。”

  “愿的!愿的!王爷怎知陛下不愿,她若不愿,怎会给老奴钥匙,怎会让老奴转告她公务繁忙一事?”

  “王爷知道陛下她自幼孤苦无依,受尽了白眼和欺辱,戒备心比旁人重上几分也是自然,她性子冷,久而久之养成了面上无情无义的习惯。”

  “我明白,倘若如此,那我今夜便去看她。”禹司凤心里冒出了一丝期许,自那日假死,他已有十日未见她,本以为自此死生不见,天各一方,如今却让他看见了三分希望。

  “王爷明白老奴的苦心便可,只是老奴还有一事需嘱托一二。”

  “您说。”

  “陛下她性子冷淡,如今身居高位,看似无情,实则口是心非。她对您说不要,其实是要,让您滚,其实是想让您留下又不好开口。”

  “烦请王爷届时切莫当真,不要与她一般见识,更不要被陛下气糊涂说了什么胡话!”

  “切记!切记啊!”德叔可谓操碎了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