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讨债
鱼儿妖2020-09-11 23:481,662

  又一个静谧的夜晚,月亮藏在厚厚云层犹抱琵琶半遮面,皎洁的月华撒在琉璃瓦上像是结了一层冰冷的白霜,

  深夜之中,连宫门外服侍的宫女都连连打了几个哈欠,后殿中却依然灯火通明,案桌上堆积如山的奏折凌乱地摆放着。

  一头齐腰如瀑的长发乖顺地散落在女帝瘦削的后背,她早已脱了那沉重的便服,也未曾束发,就这样随便地坐在殿中批阅奏折。

  如今北旱南涝,民不聊生,北疆屡次受扰,朝中臣子竟无一人可前去平乱。

  褚璇玑纤长的手指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近日她操劳过度,常常犯了头痛。

  美人如画,伴烛而颦,她有些春日柳枝的妖娆多情,却跟盛开的蔷薇一样灿烂无情,她用自己锋利的刺拒绝一切企图,孤傲又倔强。

  禹司凤甫一潜入宫殿,就失了心魄。他默然躲在黑暗之处,痴迷又压抑地望着褚璇玑。

  眼前人,是心上人。

  是他承诺过,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那个所属之人。

  他如今武功恢复了不到半成,却依旧闯到了这,如今人就在眼前,他的双脚却像被灌了铅,嗓子干哑得说不出一句话。

  饶是来之前做足了心理准备,想了一万句开口要说的话,却依旧困在了第一步。

  倏然之间,一个奏折从高高的书堆上掉了下来,落到了褚璇玑身后,只见她疲惫地往后一躺,闭上了眼睛。

  禹司凤从未见过堂堂的女帝陛下有过如此无力的一面,他心神微荡,不自觉地走向了她。

  她这是怎么了?

  可是朝堂有什么烦心之事?

  他俯身捡起了地上的奏折,打开一看,写的是北疆受扰一事,如今汉时关已经失收,禹司凤颦了颦眉头。

  抬头却撞进了褚璇玑的目光。

  风吹起了她的长发,飘然如烟般在她姣好美艳的脸上撩拨,四目相对,四周烛光闪动,见证这次相遇。

  禹司凤拿着奏折的手指节泛白,纸页被捏出了褶子,他努力隐藏自己心中翻涌的惊涛骇浪,终是先迈出了一步,走到了褚璇玑面前。

  “陛下没了微臣,看来过得并非十分如意。”

  他将手里的奏折递向璇玑。

  褚璇玑的眼底帮着一丝波澜,方才看见他的第一眼,自己竟是着了魔般发现,多日未见,他竟是瘦了。

  但她很快冷静下来,藏在宽大衣袖中的手揪着衣服,面上冷若寒霜,语气十分不客气:“你怎么来了?”

  “臣觉得陛下与臣还有话未说,有理未明,有情未断……所以,今日臣来讨个说法。”

  “孤与你无话可说。”褚璇玑伸手去拿那奏折,却被禹司凤躲开了。

  “璇玑,你与我……当真无话可说?”

  “你若不想死,趁早滚出京城!”褚璇玑说完这话,只见禹司凤脸色瞬间白了几分,她心里突然有了微恙不适之感。

  禹司凤无力地冷嘲自己一句:“陛下忘了,禹司凤现今不就是‘已死之人’吗?还是陛下当日亲手递的毒酒。”

  褚璇玑沉默了,她咬了咬唇,指甲快要陷入肉里,凉风吹过她的长发,却未吹醒她的头脑,此时她心绪又乱了几分。

  过了半晌,空旷凄冷的大殿中传来褚璇玑的话,她说:

  “是我薄你。”

  禹司凤笑了,却比哭还难看,眼角殷红如血,眼睛里带着一层苦涩的水光,心如刀绞地听到了这个早已知道的答案。

  褚璇玑疲惫地回答:“你想要什么,金银珠宝,还是美人嘉眷?你在离开之前孤都会满足你。”

  禹司凤又笑了,他靠近了一步,离褚璇玑不盈一尺,他低头看着身边这个无情的帝王。

  “陛下是真不知,还是明知故问?臣想要什么,陛下难道还不清楚吗?”

  褚璇玑被禹司凤那霸道孤傲的气息包围,像是卷入了名为“禹司凤”的浪潮,她不堪这汹涌澎湃的感情,想要后退,却被他一把搂住了腰。

  她入了怀,腰肢不盈一握的,不似她那般强硬,禹司凤心脏砰砰乱跳,怀里的人刚要挣扎,他就又使了些力气,将她紧紧困住。

  “陛下若真是不知,臣就实言相告。”

  “高位厚禄也好,良田美眷也罢,我禹司凤未曾多看一眼。”

  “我夺天下、固政权、收疆土。”

  “至始至终想要的——”

  “不过一个‘你’罢了。”

  再次听到这些话,褚璇玑彻底乱了。她的心酥酥麻麻像是被填满一样,平日杀伐果断的冷静荡然无存,这种陌生的感觉让她彻底慌了,她挣扎着。

  “你松手!”

  “陛下莫要挣扎,若是引来了旁人,怕是不好解释。”

  乱动的褚璇玑点燃了禹司凤的火,软玉在怀,一切渴望皆在眼前。

  他将褚璇玑一缕顽皮的散发理至她的耳后,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一只手抚上她光滑的脸颊。

  “你……你要干嘛?”褚璇玑慌乱着。

  “讨债。”

  说完,禹司凤低头吻上了那饱满嫣红又诱人的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