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拈酸吃醋
鱼儿妖2020-09-17 15:491,923

  “陛下今日可有什么烦心事?不足辰时便下了朝。”

  褚璇玑颦了颦眉头,似乎不愿意提及此事,便挥了挥手道:“孤乏了,你退下吧。”

  禹司凤不再强求,见她躺在软榻上睡得安然之后,便进了偏殿。

  他招来了德叔,打算询问一番。

  只见德叔脸色沉重,宛如乌云密布,禹司凤心下一紧,忙问:“可是战事吃紧,还是柳缺连败?”

  德叔叹了一口气,这个傻小子,被蒙在鼓里还想替陛下分忧,罢了罢了,终了还是得知道。

  “陛下她……要纳妃了。”

  玉簪落地,发出了清脆一声,禹司凤大脑一片空白,连忙弯腰去捡,手指却抖得不成样子。

  他强忍着心间绞痛,将玉簪收回袖中,哑着嗓子问:“她……有了心仪之人?”

  他守了九年的褚璇玑,他从总角到弱冠一路护着的女孩,如今……要成亲了。

  他仿佛坠入了无尽的深渊,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吞噬了他这些日子以来残存的期许,他历经千山万水盼来的微光,不过是命运对他的些许怜悯。

  “那人是谁,可有底细……”禹司凤干涩的嗓子差点发不了声音,他眼角红如滴血,却压下了所有情绪,强扯着嘴角做出开心的神态。

  笑得比哭还难看,他说:“他是修来了几世的福分,还是我缘薄。”

  德叔看着禹司凤一副戏本里的苦情男主模样,顿时恨铁不成钢,他锤胸道:

  “哎呦,我的傻王爷啊!老奴只说陛下要纳妃,又没有说陛下要与那人双宿双飞,您怎么就……就这幅德行了?”

  “璇玑她性情执拗,旁人何曾能左右她的想法?”禹司凤依旧心如死灰,黯然神伤道。

  “王爷既知陛下执拗,旁人逼迫不得,又怎知陛下定然会纳那男子?”

  “她若是心甘情愿,此事……便已成定局。”

  德叔差点没背过气去,大杀四方、威震天下的神武将军,怎么一遇到感情之事,就怂得跟只鹌鹑似的。

  没出息!

  “我的好王爷,您可好好想想,若陛下是心甘情愿,方才怎么那副模样,她都恨不得踩上几脚朝服了,王爷……您明白了吗?”

  禹司凤这才猛然想起,方才看璇玑神态,确实不似喜事将至的神情,那便是……

  便是有人逼她!

  “如若……如若当真,我现在便替她除了这心腹之患!”

  禹司凤看了后殿的方向一眼,失而复得的喜悦在心间炸开了层层波澜,他从悬崖跌落,却摔进了软绵云层,顿时飘然悦乎,又是那个意气风发的信王。

  见禹司凤立刻提了配剑,威风凛凛地要去斩人,德叔连忙拽住了他,心里翻嘀咕:

  您这哪是替陛下了解心腹之患,您这分明是要手刃情敌嘛!

  “王爷莫要冲动啊!您总得探清敌营,知己知彼吧?”

  这人都还没弄清,就急慌慌地提刀了。

  禹司凤这才恍然大悟,他强装镇定,端出王爷的威风架子:“那先告知本王那人的底细,本王再细细考虑一个万全之策。”

  德叔拉着禹司凤做到桌前,两人促膝长谈,德叔添油加醋地将方才朝堂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他。

  一个时辰前——

  金銮殿中跪满了请命的朝臣,为首的老臣正是左派的丞相,他颤巍巍地跪着诉求:“还望陛下尽快决定!”

  “跪请陛下开恩!福泽天下!”众人附和道。

  龙椅之上的褚璇玑冷冷一笑,这帮老匹夫还真是迫不及待,要往她的身边塞人。

  “孤自有决断,不劳爱卿费神。”

  此时钦天监上前一步,跪道:“臣观天象,现今国事不济,恐多生灾祸,陛下星运福临,若兴嫁娶,可冲灾消难,恩泽百姓!”

  又是冠冕堂皇之词,褚璇玑居高临下,漠视着满地朝臣。

  见褚璇玑无甚反应,丞相改了语气,转着弯表达道:“陛下若有心仪之人,也不必藏掖,若是身世清白之人,微臣这就安排册封仪式,若陛下没有……”

  他又拜了拜褚璇玑:“还望陛下成全犬子仰慕之情。”

  褚璇玑轻抿了一口茶,又用纤长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她眼神阴冷,启唇讽刺道:“丞相好一个良苦用心啊?”

  这老狐狸如今算计到她头上了,还似乎知道了后殿藏人之事。

  “为陛下分忧解难是臣的职分所在。”

  如今逼婚已成定局,她近来放松警惕,竟被这些老匹夫摆了一道,抓了禹司凤这个把柄。

  褚璇玑以退为进,笑若桃李,却阴冷如冬,红唇一启一合:“那孤便成全丞相的一片苦心。”

  “谢陛下隆恩!”

  侧殿中,德叔已经把左丞相祖宗九代都掂出来骂了一遍,他说得是义愤填膺,滔滔不绝:“这群糟老头子都一肚子坏水,算计好了陛下,才让她着了圈套。陛下也是无奈之举,还望王爷莫要与陛下生气,如今退了婚事才是正事。”

  “这群老匹夫,真是越活越不耐烦了。”

  禹司凤眼里闪过危险的光,他不屑道:“丞相之子,可是那个在浮玉楼弹琴的?”

  “回王爷,正是,昊辰公子琴艺高超,尤善诗词歌赋,是京城里有名的才子。”

  禹司凤皱了皱眉:“不就是个弹琴的白脸书生,你废什么话?”

  德叔一时语塞,他汗颜道:“是是是,昊辰公子只会些哄姑娘的小把戏,比不上王爷您,文韬武略样样精通。”

  禹司凤这才满意,从怀里掏了一颗夜明珠递给德叔,说了句辛苦了。

  德叔收了珠子后,心中感慨万千,陷入情局中的信王,莫说文韬武略样样精通,单单是平日里的王爷气度,也是当然无存。

  可怜我一大把年纪,还要两头转,哄完这个哄那个,可是累煞我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