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纵身入局
鱼儿妖2020-09-22 14:081,661

  丞相府——

  积雪消融,墙头探出的樱枝结了一个小小花苞,十分肖小可爱。院内琴声连绵不绝,帷幕飘柔而动,昊辰身着白衣,手抚素琴。

  “昊辰我儿,爹已经为你安排好了。你速速准备准备,明日就可搬进宫里。”

  “当真?”昊辰放下琴,连忙起身问丞相道,“陛下可同意了?”

  “自然,你与陛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若不是她如今身居高位,你们俩早就……”

  昊辰走到丞相身边,扶住他道:“爹,璇玑她虽与我相识多年,琴艺师承同门,但缘分一事,我也不能强求。”

  丞相拍拍他的手安慰,眼睛闪过一丝奸滑的光,如今左派四分五裂、不成气候,正是他拉拢人心的大好时机。

  借着昊辰与褚璇玑的结亲,他的地位便更无人可撼动,大业自然将成。

  “昊辰,你可听说陛下独宠一事。”

  提及此事,昊辰的脸色立马一沉,语气也冷淡了几分:“自然听说了,也不知是哪来的人,蛊惑了陛下。”

  “这也是爹最近优心之事,那人必定心思不纯,动机不良,你进宫之后多加留意,必要之时……”丞相压低声音,做了个抹脖子动作,“除掉他!”

  “谨遵爹爹教诲。”

  丞相府中都为这一喜事庆贺,皇宫之中却没什么动静。

  日过三竿,褚璇玑才缓缓醒来,她睡得不安稳,总是梦到从前种种,往事成烟,分明虚无缥缈,却总是如在眼前。

  她脱去一身沉重的礼服朝冠,却丝毫不觉得轻松片刻。

  “醒了?”禹司凤端了一碗碎玉粥进了房间,见她醒了便放下粥,走了过来。

  “我不喝药粥。”

  许是刚醒,褚璇玑没端那帝王姿态,一时忘了称呼,声音有些沙哑,平添了几分小女子娇嗔任性的意味。

  这一句话,便勾走了禹司凤的魂,他见褚璇玑醒来时的睡眼惺忪、鬓发微乱,心里便觉得她甚是好看。

  “里面不过是添加了几味凝气安神的药材,不苦。”

  “我用不着,拿下去!”

  禹司凤好声好气地哄她道:“不苦不苦,我吩咐德叔做了青团,你喝粥吃上一口,就不觉得苦了,璇玑乖——”

  他坐到她身边,拿着勺子运势要喂她。

  褚璇玑眉头一皱,推开了的手,语气愠怒道:“别拿你那哄小妾你语气哄孤,拿开!”

  “我哪来的小妾?”禹司凤将碗放在桌子上,震得粥洒了几分,他盯着褚璇玑,冷哼道:

  “倒是陛下,要娶了名扬天下的才子,每日琴声为伴,怕是瞧不上我这区区一碗碎玉粥了。”

  “你知道了?”褚璇玑下了软榻,随意地走到禹司凤面前,仿佛毫不在意地问道。

  “陛下既然敢娶,还怕我知道?”

  禹司凤走到褚璇玑面前,堵住了她的去路,逼迫她看向自己,继续阴阳怪气道:“陛下娶的可是当今丞相之子,身份尊贵,不比我这粗鄙之人,只能藏在这后殿中。”

  他步步紧逼,褚璇玑不得不后退一步,却被他强劲有力的手臂搂住了纤腰,只能困在他的怀里。

  “陛下,你可真是让我伤心啊。”

  被困住的褚璇玑听着这威胁又似控诉,还带着几分幽怨的话,莫名有了几分紧张感,仿佛被震慑住了般忘了挣扎。

  她下意识地解释道:“我何时说过成亲?不过……不过是多在皇宫里养个废人罢了?”

  听到褚璇玑亲口回答的禹司凤甚是满意地笑了,心满意足之后才松手放了她。

  “陛下如此设想就好,倘若陛下今后变了主意……那本王只好,亲自为陛下排忧解难,以除后患了。”

  若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对她起了半分不安分的心思,妄想靠近她一分一毫,他就亲手了结他的狗命!

  “禹司凤,你不要得寸进尺。”褚璇玑冷冷回答。

  “得寸进尺?”禹司凤笑了一声,“敢问陛下,我是得了哪个‘寸’?”

  禹司凤说着,眼睛却从她的发髻一路滑到她柔软饱满的红唇,目光停留在此处打转,然后不可抑制地动了动喉结。

  这样明目张胆又热烈深沉的目光,顿时烫到了褚璇玑的心尖,她觉得浑身微微颤栗,像火一样燃烧着。

  “是这个吗?”

  禹司凤指节分明、骨感修长的食指摸着这柔软诱人的唇问道。

  褚璇玑愣了许久,大脑一片茫然,回过神来她才不留情地拍掉了他的手指,强行镇定道:“闭、嘴!”

  说完她就推开禹司凤,自顾自地穿起了外衣,然后逃一般开门出去了。

  禹司凤望着这仿佛落荒而逃的背景回味,嘴角不可抑制地上扬,越想越觉得她那是口是心非,真是令人喜爱。

  出了门的褚璇玑被冷风一吹,总算清醒了几分,她最近常常心绪紊乱,不由自主地生出了陌生的想法。

  全因一人而起。

  所以她逃了,想要逃离这个不受控制又陌生的自己。

  奈何——

  既已纵身入局,安能全身而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琉璃之意逢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