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梦里2020-09-26 15:102,991

  春寒不管百花瘦,庭院外春风无情,花瓣洒落一地。一身穿淡黄衣裙,头挽花顶髻,约摸十七八岁少女正拿着藕荷锦披风向凉亭去。

  见到那人时,莲步已缓,恐打扰那人。少女把披风轻轻搭在那人身上。眼中好似无奈又心疼,“小娘子,且随春风去吧,不过明年又来。小娘子何须烦恼,若是因此伤神,可不值呀。”

  那人倚着阑干,似睡非睡似醒非醒,一截玉藕正伸出凉亭,此时已春雨绵绵。庭院满地堆春风,年年红绿各不同。忽觉有人已给她搭了披风,她回过头来,正是黛眉山两点,明眸香腮雪,玉钗斜簪乌云鬓,浅淡锦裙金缕雀。那小娘子搭倚栏杆,好不曼妙纤细,这般窈窕,眉间却似有似无的忧愁。

  “阿沅,我并无,只不过春倦,一时贪睡罢了,无需担心我。”小娘子孟芳若,正是江户侯孟泽之嫡女。

  说起江户侯,本是定国公孟政云之嫡次子,长兄孟涛。二人皆有所成,一人善武,一人善文。孟泽二十几岁便去了西北,将西戎一举拿下,便一战成名。大家大喜,封孟泽为一等将军,后又平定南海,便一步步升了上去,封了江户侯,荫三代,不降爵。其长兄孟涛,天资聪颖,拜在顾银川顾太傅门下,二十二便成了探花,从六品翰林做起,如今也做到正三品太常卿了。其余庶兄弟们皆不说,一母同胞的姐姐如今是大家亲弟弟允亲王王妃,可谓一家子门第显赫。

  说来怪哉,江户侯有嫡子二人,长子孟英克,娶了礼部侍郎嫡女刘倩文,生有两子,长孙孟岩,幺孙孟岚。二子孟荣,娶的是江户侯下的宋参军之女宋月晴,生有一子孟出。长兄孟涛嫡长一人孟萧毅,庶出二人,孟艺,孟荟。连带允亲王王妃孟沁佳均是两子,李景怀,李景亮。偏偏江户侯有一女,一家子嫡亲的姑姑伯父对其宠爱有加。

  孟芳若生来就体弱,小时便是伴着吃药长大。每每发病,都是江户侯夫妻两最痛心的时候,孟芳若体弱,遇风或天寒便会心痛不止。

  可太医也检查不出是何缘故,只是劝慰江户侯夫妻,孟小娘子生来就与江户侯夫妻二人缘浅。便是荣养得当,也不过二十年光景。

  孟芳若自是明白自己不是长寿之人。不过天生玲珑心思,聪慧多思,也时常劝慰到父母二人,早晚是要去的,不必伤心,介时还有哥哥嫂嫂们尽孝。虽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孟芳若心底除了父母哥哥们,还有无放心不下的人,不可得知了。

  这一日已是晚春之时,昨夜东风摧残红绿。打早起来便是一副萧条之景。孟芳若便是不伤春,心里也有愁绪。可明了自己身体一副病秧子模样,可莫悲春伤秋,情思大起大伏。要是再病犯了,少不了惹得母亲抹泪掩泣,害得一家子不得安宁。

  正巧屋里没了妈妈丫鬟们伺候,一个人无事便坐在庭前看花败叶黯之景,此时正微凉些,倒是空气不错,许是春意浓,惹得女儿倦。孟芳若竟坐在那儿睡着了,沅芷正是伺候孟小娘子的丫鬟,是藏珍院的一等大姑娘,她是江户侯夫人挑选出的专伺候女儿的二人之一。

  回来才发现这些懒皮子竟没看好小娘子,让小娘子独坐庭前,若寒风吹了小娘子可怎么得了?急急忙忙之下,去找了件披风给孟小娘子披上。

  “小娘子,院子里的这些懒皮子都被您宠坏了,个个的,近则不逊。他们回来,奴可要把他们扒下一层皮。”沅芷打早就去江户侯夫人那儿拿今夏穿的衣物,首饰等。没想到她一回来,院子里竟是这些蠢物。想必是小娘子支走了他们,可竟没一人看着小娘子。

  孟芳若一听,摇摇头。“你明知是我让那些婆子丫鬟走的,还说人家懒皮子。若是真让他们听见了,少不得背后遭那长舌妇人的罪。不过是今日闲来无事便走走,虽说昨日落了雨。但你瞧,这会子雨已停了,那边天已亮了,想必会放晴。”

  孟芳若指着东边那片天已通透,庭院内还有未干的水痕,正是水光潋滟晴方好。果真,不一会儿,阳光便撒在院落了。暖阳春照一片,柔光潋滟,孟芳若这一角正好能照到,白瓷一般的脸精致细腻,口脂腮红,眉眼温柔喜悦,那乌云鬓增添了一丝情欲。若不是那番风情,仿佛是欲乘风归去的洛神一般。孟芳若觉这春光正好,一时间情绪微振,对沅芷说到:“阿沅,我想去娘那儿看看。”

  沅芷自是答应的,“小娘子,您还是换身儿衣裳吧。夫人若见您穿的这样单薄怕是心疼坏了。”孟小娘子许了沅芷的意,回房中换了一身。

  沅芷自是不愿将小娘子打扮的清汤挂面,小娘子一副牡丹富贵容貌,本就应该光彩照人。沅芷给小娘子挑了一件烟霞色苏锦襦裙,配嵌珍珠丝带系至腋下,又给孟小娘子穿了一件翡翠色金鹧鸪长袍,又搭了一条石榴色细长披帛。如今也是将眉再描,换了个柳叶眉,贴上花黄,再染口脂。整个人看上去明艳动人,顾盼生辉。

  “若是小娘子时常出门游玩,盛京第一美人的称号哪能让张三娘子夺了去?”沅芷正给孟小娘子梳妆,带上珍珠耳环,便齐了。

  孟芳若听着黯然,瞬又看着琉璃镜前梳妆的美人。美有什么用,没有一副健康的身子,那也只是红颜薄命。连那个人,想也不敢想。

  “阿沅,如此齐了,便去阿娘那吧。”孟芳若戴好玉镯,便去了,随行的婆子丫鬟也在其后。藏珍院离江户侯夫人的院子只需一刻便到了,孟芳若还没走到堂中,便听到了阿娘的笑声,还有二嫂的声音。想是二嫂逗母亲开心呢。

  守在堂外的丫鬟看见孟芳若,行了礼,便去通告夫人李氏。“我儿来了,快快进来,别等在门前吹那股风,吹坏了身子可怎么得了?去,快去给小娘子那个靠椅来。”

  孟芳若还未进,便听到母亲吩咐。一掀开堂帘,便看到了母亲和坐在左手的二嫂。说起那李氏,本是本朝的郡主,其父昭亲王是大家的亲叔叔,与大家是堂兄妹。

  只见坐在堂前的那个妇女保养得宜,看上去也就双二十左右。那妇人身体纤细,身着深绿色绣荷大袍长裙,穿金丝嵌红宝石翘脚鞋,披着石榴色披帛。是高髻簪牡丹花,一对金步摇随风响,坐在堂前,也是仪态万千。

  坐在左下角的那人正是孟小娘子的二嫂了,二嫂未出阁之前便是美名远扬的美人,同样是姿态婉转,身着石榴色金绣长襦裙,披同色披帛。丹蔻嫣红,手持织金美人象牙柄宫扇,一双丹凤眼可谓直击心神,婉转间顾盼生辉。随云髻上一只金累丝嵌宝石蝶恋花簪,更显得整个人妩媚多姿,犹如人间富贵花。那二人坐在堂中,这竟不知是人衬了景,还是景衬了人。

  “娘的宝儿哦。怎会突然想起来娘这里?莫不是沅芷那丫头不规矩脏了手?”孟芳若一坐,李氏便围着孟芳若。摸摸手,也不凉,怕就怕在孟小娘子受了春寒。

  “阿娘,可别吓沅芷了。今日正是好天,难道就不许我来?二嫂可比我强,阿娘竟是有了二嫂便忘了孟小娘子了!若我再不来,那明日岂不是要我一人呆在藏珍院里?”孟芳若佯装生气,抱着李石。李氏见今天阿囡这幅模样,想必沅芷废了一番功夫。

  “你瞧瞧,你瞧瞧,这醋性竟这样大?”李氏抱着孟小娘子打趣到。

  “呵呵呵,刚光顾着和娘说话,小娘子进来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今天小娘子真是光彩照人,把这一屋子都衬得暗淡了。要我说,小娘子今天这一身可穿的漂亮,要是出去,那不知道惹了多少小娘子跺脚。竟不知盛京还有这般美艳动人的小娘子,便是那张三娘子看了,

  也羞愧不已。”

  二嫂宋氏与二哥孟荣青梅竹马,宋氏美名整个盛京皆知。等到宋氏及笄,提亲的人上来才慌了,赶紧让老父上门提亲,抱得美人归。宋氏自由自幼便认识孟荣,早就对孟二哥芳心暗许,奈何孟二哥情窍不开。便自作主张出了个狠招,让人假扮议亲,这才让孟二哥正视自己的心意。说来二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到现在也无人能插足二人感情,也算盛京一桩佳话。

  “嫂嫂快别取笑我了。”孟芳若抱着李氏,一时间好不快乐。

  此时又一个小丫鬟进来请安,“夫人,外面说是顾公子过来请安。”

  整个堂中皆静,二嫂看着孟芳若,似笑非笑。“原来是顾公子要来请夫人安啊。”

  门外,正有人拉开堂帘,“小子顾若轩,请江户侯夫人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已和你情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已和你情定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