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遇
水千哲2021-08-23 21:354,258

  横安区是个老旧的居民区,这一片都是拥有五十年以上历史的建筑物,路边电线杆上贴着开锁、宾馆酒店、暑假补课、割包/皮、无痛人流等各种小广告。破旧的筒子楼间小巷犬牙交错,犹如搅成一团的鸡肠子,似没有一条正常直路,估计住附近几十年的魑魅魍魉妖魔鬼怪都找不到正确的路线。

  头顶的电线杆上站了一排燕子。谢奚在原地来来回回地走了三遍之后,他才终于确定自己是迷路了。

  犹如迷宫一样的小巷,他绕了三遍,头都开始有点晕乎乎的。

  谢奚是来参加同桌陆丰年的生日派对的。但这一片地区他没来过,他是坐出租车来的,司机说里面路弯弯绕绕且很窄小,出租车很难开,于是他就在外面大路下了车,他是根据陆丰年跟他说的地址走的,可还是迷路了。

  这里的路多又绕,这条串着那条,那条又串着另一条,走着走着就又回到了原地。

  逼仄的小巷里,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地下水等各种腐臭味,谢奚心情变得很差劲。

  又走了会,谢奚确定自己真的找不到路之后掏出手机准备给陆丰年打电话。

  刚拐过拐角,突然听到身后不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谢奚下意识转身,刚一转身,一个高大的身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他冲了过来,他一时避不开被那人狠狠的撞了一下。

  那人很壮,胸膛很硬,谢奚整个人往后踉跄了两步,那人伸手拉了他一把才没有摔到地上。

  鼻子撞在那人胸膛上,谢奚感觉自己鼻子都快断了。

  谢奚捂着鼻子,憋着眼泪,眼眶红彤彤的看向那人。

  这是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板寸头,一张极其帅气的少年。

  那人正好看着他,盯着他的脸看了大概两秒左右,那人将一个麻袋包裹塞到他怀里,里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二三十斤左右,谢奚差点没接住。

  包裹里的触感有点像方方正正的相框,谢奚不知道是什么。他有些懵:“你……”

  谢奚刚想说话,那人就推搡着他肩膀将他推到了一旁的一个窄小只足以一人侧着身勉强站进去的缝隙里。

  那人说:“兄弟帮帮忙,我等下来找你拿东西!”

  话刚说完,谢奚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人就跑拔腿了,他更懵逼了,这是什么意思?

  那人刚跑没多久,拐角处又传来一阵脚步声,听着不止一个人,大概有三四个人,谢奚紧张的侧着身子站在窄小的缝隙里,呼吸紧绷地看着外面。

  刚刚那人不是坏人吧?

  包裹里应该不是什么犯法的东西吧?

  谢奚害怕极了。

  要是包裹里是犯法的东西,他会不会受到牵连?

  就在谢奚胡思乱想时,他看到了几个穿着制服的人从路边快速跑过,手里拿着棍棒,嘴里大喊着:

  “你个臭小子给站住!”“别跑!”“你跑不掉的!”“老实点还能从宽处理!”

  是城管!

  他们没有注意到昏暗窄小的小道里的谢奚,一溜烟的跑着去追那个寸头少年了。

  厚重的脚步声渐渐走远,谢奚紧绷着的呼吸才松懈了下来。他慢慢地挪到了外面,灰蒙蒙的小巷里空无一人。

  谢奚抱着那个包裹站在原地,左右为难着。

  看,还是不看呢?

  虽然不能乱看别人的东西,但是刚刚那人被那么多人追,还是城管,他怕自己手里是什么违法的东西,犹豫了几番,谢奚还是忍不住打开了包裹。

  里面是DVD碟片,谢奚没有多想就伸手进去拿了两张出来。然而当他看到上面的图案之后,他表情大变,下一秒便满脸通红了。

  咕噜的吞了一口口水,谢奚似手里拿到了烫手山芋般,赶紧将碟片放了回去,做贼心虚的左看右看,确定没人看到他才揉了揉通红的脸蛋将自己诡异到扭曲了的表情手动复位。

  里面的……居然全都是黄/色碟片……

  谢奚知道一些天桥下、混乱、隐秘的街道会有人卖这种片子赚钱,但他听同桌陆丰年他们说起的时候,说的是那些小贩为了安全性都会在外面包的皮是正常的皮纸的啊,怎么这个外面的皮直接就是……那啥啊。

  刚刚他拿的几张里什么样动作的都有。露骨到了极致……

  那人是卖这种东西,怪不得被城管追。

  谢奚抱着那个包裹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这么多“教育片”,任谁抱着都会很不自在,他心急如焚地等着那人回来拿走这些东西,可刚等了几分钟,他就接到了陆丰年的电话,陆丰年问他怎么还没到。

  谢奚道:“我迷路了。”

  陆丰年问:“你现在在哪?我让人去接你。”

  谢奚有些无语:“大哥,我要是知道自己在哪那还叫迷路吗?”

  “哈哈哈也是……”陆丰年说:“瞧我这脑袋忙了一天忙晕了,你说说你附近都有啥,我在这片生活了十几年了,你随便说个代表性的东西我都能立马找到。”

  谢奚扫了四下一眼,也不知道哪些才是有用信息,索性都说了:“这四面都是楼房,小巷都很窄,路边的电线杆上有很多小广告,有块牌子写着‘靓姐发廊直走五百米右拐’,就这些了……”

  “说了这一大堆,你直接说‘靓姐发廊’广告牌这个我不就知道了。”陆丰年那边声音嘈杂,零零碎碎的声音冲淡了他的话,他声音拔高了些才又说,“行,你原地等着,我马上叫人去接你。”

  挂了电话之后,谢奚抱着包裹站在路边等。

  夏末的G市还是很热。昏暗的小巷里一股股的热浪往身上扑,谢奚身上很快就出了一层薄汗。

  他是易热体质,加上脸很白,不是健康的白,是病态白,一热脸颊就会很红。

  才等了几分钟,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少年从拐角处骑来,在他面前停下,那人问:“陆丰年的同桌谢奚?”

  谢奚点头,打了声招呼,“我是,你好。”

  那人说:“我是陆丰年朋友,我叫薛青,上车吧。”

  谢奚第一次坐别人自行车的后座,有些不习惯。薛青骑的很快,他不好意思开口让薛青慢些,只能一手抱着包裹,一手抓着车后座的铁架子稳住身体。

  薛青很热情,一路上都主动跟谢奚说话,他问谢奚就答,谢奚声音很柔很软,并不会让人觉得尴尬。

  薛青骑着谢奚在鸡肠小道里左蹿右拐,在迷宫一样的小巷里骑这么快,精确的找到正确的路线,看得出他对这里很熟悉。

  应该是和陆丰年一样,是从小生活在这个小区里的。

  薛青说:“这里几十年没有翻修过了,楼房都是几十年前的老楼房,路都很乱,很窄,大一点的车都开不进来,第一次来这的人一般都找不到正确的路。”

  谢奚说:“路确实很乱,这条连着那条,走着走着就不知道自己在哪了,我按照陆丰年告诉我的路线走了,可还是迷路了。”

  薛青笑道:“正常。”

  几句话的时间薛青就带着谢奚到了陆丰年家。陆丰年家是开炸串店的,开在这个老旧的小区里最热闹的地方,店名简单又易记,就是按陆丰年的名字取的——丰年炸串。

  陆丰年玩笑时说过,丰年炸串店是他妈留给他的财产,等他妈退休了,他这个炸串小太子就能顺利获得继承权了。

  站在炸串店前,谢奚有些尴尬的指着右边几百米外的一条小巷,“那边那条路我之前好像走过,但是没找到这边来。”

  都走到附近了居然都没找到,反而越走越离陆丰年家越远。

  薛青笑了,带着他走了进去。今天给陆丰年搞生日派对,所以没开店,只开了小门让朋友们进去,大的百叶门没开。

  一走进去,谢奚就被食物的香气灌了满鼻。里面已经煮开了火锅底料,架起了好几个烤肉架,一共有十几个人,有谢奚认识的,有谢奚不认识的,他认识的只有少数几个,是同班同学。

  陆丰年在厨房里洗菜洗肉,有人喊了一嗓子:“丰年,校花来了!”

  陆丰年立马就丢下手里的菜走了出来。有人伸长了脖子看:“哪啊?校花在哪?我看看比我们学校的校花好看不,哪有什么校花,骗人的踢出去路边跳凤凰传奇广场舞给丰年热热场子……”

  陆丰年走过去一把搂住谢奚的脖子,朝众人介绍:“看啥看,校花不就在这么?这是我同桌,既是我们学校的学霸也是校花,叫谢奚,你们可要好好招待着!”

  那些人看了谢奚,纷纷惊呼道:

  “卧槽大帅比啊!”“不是,这是男装大佬吧?”

  “我怎么看着就是个美女呢……”“不像男的呀……”

  “这脸确实是校花不为过!”“比我们学校的真校花都好看呢!”

  “那是当然了!”陆丰年满脸骄傲,像人家夸的是他女朋友一样的得意洋洋表情说:“也不看看是谁同桌!”

  谢奚:“………”

  谢奚长的好看,皮肤白眼睛大,加上因为身体原因身子比一般男生都要瘦弱不少,于是班上就有不少男生玩笑着叫他校花,叫了一次就有第二次,久而久之都这么叫他了。

  尽管他申辩了无数次别这么叫他,这些人嘴上应着“好好好以后不叫了”“听你的听你的你好看你说了算”,结果几分钟后就又“校花一起放水去不?”“校花借你作业我抄一下”的叫他了。

  谢奚见纠正不过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平时都只在学校里这么叫,现在当着这么多陌生人这么叫他,这让本来就脸皮薄的他脸红到了脖子根。

  有人见谢奚不好意思,就开口道:“陆狗,别逗人家了,赶紧让人家过来坐下吃烤肉!”

  陆丰年笑嘻嘻的拉着谢奚过去。

  有人看到谢奚怀里抱着的包裹,好奇问:“校……丰年同桌,你这抱着的是什么啊?”

  “是礼物吧?”

  谢奚刚想说不是,结果一个男生的就率先开口:“什么礼物啊还需要拿麻袋装着?”

  “哟哟哟,陆丰年你要赚了!”有人玩笑说,“该不会是几十万现金吧?”

  “不是……”

  谢奚声音太小,那些大老粗的声音将他声音完全盖了过去。

  陆丰年夜好奇谢奚会给他送什么生日礼物还需要拿麻袋装着的,他伸手就接过去放到桌上,拉开了包裹。

  麻袋口一拉开,众人就探头过去看。然后就看到了麻袋里面正面摆放对着自己眼睛的无比狂野的、最原始的男子与女子之间进行着一项无比伟大的‘文化深入交流’的封面DVD。

  “………”

  所有人都看到了最上面那几个DVD碟片的封面图案,刺激着眼球的姿势、部位、无一不让人瞠目结舌。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下一秒陆丰年猛的将麻袋抓紧,刺激眼球的封面瞬间被盖住,饶是陆丰年脸皮再厚也都涨红了脸。

  “校花,你,你干嘛……”陆丰年嘴皮子变得不太利索,“你,你干嘛送我这么多这个……虽,虽然我平时老和你说这些东西,但,但我也看,看不了这么多,我,我自己也有一些收藏的……”

  这个年纪的男生谁没有几个这种DVD碟片。但谢奚一下子送这么多这个作为生日礼物,陆丰年感觉自己有点不太承受的起。

  搞的他有多饥渴一样。

  校花对他这爱未免也太沉重了点!

  “不是送你的……”

  谢奚羞耻的满脸通红,想解释,但那群男生已经回过神来了,都哈哈大笑着起哄,声音再次盖过了他微小的声音。

  “瞧你说的,人家这得是多大方了才舍得把这些珍藏品送给你!”

  “就是,这里够你三月每日一部不带重样的,你就感恩戴德吧你!”

  “要是你不想要就分给我们了,我们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想得美!”陆丰年冷哼一声,然后就抱着那些东西进屋去了。

  谢奚:“………”

  不一会陆丰年出来了,他已经回归了正常状态,朝谢奚挤眉弄眼:“校花,你的礼物我还挺喜欢的,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珍藏着,绝对不会借给别人看的!”

  谢奚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解释,陆丰年看着还挺喜欢那些东西的,他总不能要回来扫了他的兴。

  要是那个人回来找他要东西,他就给对方钱吧,就当他把所有的碟片都买下来了。

  反正对方就是卖这个的,卖给他也一样。

  这么想着,谢奚放心了不少。只是,这些人以为这些东西是他送给陆丰年的,也不知道会怎么想他……

  ——

  ——

  PS:新,书,“重生后我和死对头组了CP”,如果有兴趣,可以去瞧瞧哦,绝对精彩的恋爱小甜饼,搞笑互动日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初恋选我我超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