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请安
冉晓2020-12-12 13:301,551

  四王爷秦樾虽不是皇后所出,但其母亲淑妃也是皇上很受宠的一位妃子,外人都称一声秦四爷。

  皇长子秦锋皇后所出,二皇子秦召,三皇子秦煜皆是死去的明王妃所出,明王妃是当今皇上还是府里的王爷的时候娶的正妻,只是早年病逝。

  顾雨寒虽不怎么熟识宫中的这些达官贵人,也是从爹爹口中略知一二。

  “小姐,你说这王爷从昨个就没个人影,也不见你,这以后王府里的事你怎么插手啊?”青竹有点担心,只是看着自家小姐似乎也不太担心的样子。

  顾雨寒用罢早膳,便开始喝茶,院子里来了两拨人回了一会话,不过就是问午膳吃什么,婚礼的一些礼单如何安排的琐碎。

  却不想快到晌午的时候,梅园一阵喧闹,院子里打扫得红烛连忙跑进了屋。

  “王妃,银川夫人来请安了”

  顾雨寒略微倾了倾身子,将手里的茶盏放了下来,稀客呀。

  来人一进门,一股异香便扑面而来,顾雨寒不擅用香自然难辨别,只是略微皱了皱眉,婀娜的身姿,待近了看,那女子眉眼深邃鼻梁高挑,确实跟普通寻常女子不同,这样的美人京中恐怕也是难找一二。

  “银川拜见王妃!”凤银川今日着的是一件梅红色轻纱长裙,肤白貌美,手上戴着一只七彩凤尾镯,镯子上系了一个金铃铛,铃铛声很是好听。

  顾雨寒不免看的呆了,一时竟忘了人还跪在面前,回过神才想起来,忙让人起身。

  “青竹给夫人看茶!”顾雨寒伸手示意来人坐下,凤银川轻轻坐下,身后伺候的婢女小如迅速站到身后。

  “王妃可还习惯?”凤银川接过茶并没有饮,随手放到身旁矮桌上,只是抬头看着她。

  “说习惯也习惯,说不习惯也不习惯。”顾雨寒轻轻颔首。

  女子笑了笑,很是妖娆,也不语。

  “王妃,我们夫人身子弱,王爷吩咐免了请安的礼数,只是我们夫人怕王妃难堪,才走这一遭”小如的忽然宣誓主权,让顾雨寒皱起眉头。

  “素来知道王府规矩多,却不想主子说话,还有下人插嘴的?”青竹握拳冷脸看着小如。

  小如并不慌张的回道“哼,你不是也开口了?你难道不是下人?”

  一席话气的青竹脸都红了,却说不出话来。

  “小如,不可无礼”凤银川柔声斥责了一声,小如便不多言了。

  “王妃,今日银川只是来请安,并无他意”凤银川说话温温柔柔,并不能辨别出真假,顾雨寒从未有过儿女情长的算计,所以她自然不懂。

  “无碍……”

  这时,院子里的脚步声传来,来人一席锦色长袍,腰间挂的环佩是一个上等的羊脂玉,黑色长靴迈进屋,那双深沉的眼眸便落在坐在下首的美人。

  “参见王爷!”顾雨寒轻轻起身,行了礼。

  “王爷,你怎么来了?”凤银川起身,来人上前便拥着她,美人脸红了红想挣脱开,却挣不开,只能作罢。

  “王爷这般,会让王妃见笑得”凤银川杏目抬了抬,意有所指。

  秦樾这才转脸去看了一眼跪着的人,“起身吧”

  顾雨寒也不恼,只是淡淡的笑了笑起了身。

  “以后,便不用来请安了,你身子弱”秦樾语气温柔,并未多看顾雨寒一眼,仿佛娶了她便跟他以后再无瓜葛了一般,如此不喜她吗?就算在下人面前一点情面不给都无妨吗?

  “是,银川知道了,只是不知王妃……”凤银川一脸的为难的样子,看的青竹都快抓狂了。

  “无碍,我向来不计较这些。”不等秦樾开口,顾雨寒倒是先开口了,从这二人进了她梅园,她便看的出来,秦樾眼里并无她,而女子看女子却不是只单纯的看样貌,她看这个异国女子虽美貌极好,只是眼里还是有些深沉的东西,她并不想去深究,就像秦樾对她无意,她亦是如此。

  秦樾看着父王给她安排的正妃,若说容貌确实倾城,只是他心已有所属,即便如此他却不能不遵从。

  “你懂礼自是甚好,往后王府里的事情,你都可插手,主母的名头也是你的,你我都知父母之命难违,你若想安然无恙的当这个王妃安分守己便好,其他的休要妄想!”

  秦樾那日丢下这一席话便带着凤银川出了梅园,顾雨寒多日居然还能想起凤银川那双皎洁的目光,丝毫看不见柔弱,她已经分辨不清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只是那日她依然有点难过,不为情,却也有种说不出的惆怅。

  以至于她在院子里的银杏树下站了良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如画美人如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山如画美人如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