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曾经
望想2020-08-28 16:243,425

  醒来时,鼻尖围绕着的是一股酒香,还有一股熟悉的檀香。

  时季登时清醒,迅即坐起来,眼前一片光亮,等到看清,正看见疏宸坐在床边,正满脸着急的望着时季。

  见她醒了,他一脸欣喜的凑过来碰时季的脸。

  时季心下真的怕他,往后一躲。

  他愣了愣,时季才感觉脸上的刺痛。

  他低下头说:“对不起,我昨晚太冲动了。”

  时季第一次感觉到心里了无希望是什么样子,哪怕在黄泉路上也没有这么难受过……她冷冷笑笑,他没有做错什么,又何必说对不起?

  “主上,是时季不懂事,时季不长眼睛,坏了主上的秘事。主上还是收了我这肉身,本就是该魂飞魄散的命,还是做个普通人适合我。是死是活,全靠时季造化了。”

  时季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没心没肺的人怎地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如此绝情,心里痛的跟刀子搅一般。

  “你这又是何必呢?”

  是啊,这又是何必呢?她挨一巴掌又如何,就算是疏宸赐她死罪都没有半分不该。

  可是看见他和卿云之间的爱,时季就不想再到他身边待一刻了。

  “以后,请主上……三殿下好自为之。”

  疏宸并没有说什么,低头欲言又止,他不是为了一个外人去做解释的人,转身便离开了。

  他们都选择了沉默。

  时季望着那背影,清瘦又磅礴。

  在外人看来,他或许就是一个纨绔皇子,殊不知,他的心里,远远比别人装的更多。

  天界大事、六界神魔、皇室争斗,以及,她心里爱的那个女子。

  疏宸并没有收回时季的肉身,算是她服侍自己三年的回馈,但害怕天后的人动手,所以安排时季去守东海蓬莱。

  合虚谷一事,来的快,去的也快。

  这里的一切桃花灼灼,青草萋萋,岛上来来往往的都是岛上那些散漫的神仙们。

  时季偶尔在桃花树下守着,想着自己真身就是这神树的其中一枝,她会经常想象当初疏宸折下桃枝的模样,然后学着模仿起来,忍不住就笑。

  有时化作桃花精灵在岛上飞来飞去看热闹,又时而酿制些桃花酿来喝,有时做些吃喝招待来探望自己的莫愁他们。

  他们不在的时候,时季就是孤独的。

  她时不时看向长安方向,想起了梁清。

  然后看着天上,想起疏宸。

  过去这么久,他应该是早就忘了自己,他们只是相处了三年罢了。

  三年……对疏宸来说,不过是沧海一粟。

  翌日天边隐隐闪出红光,场景很是眼熟,仿佛在哪儿见过。不管怎样,天下定要发生什么大事。

  很快,白尾就来了坏消息。

  相传混沌初期,六界还未瓜分之时,便有四大凶兽。

  四凶分别是形象如同巨大的狗的“混沌”、人头羊身并且腋下长眼睛的“饕餮”、生有翅膀的大虎“穷奇”,以及人头虎腿长有野猪獠牙的“梼杌”。

  而“饕餮”被封印于东荒天界,“混沌”被封印于西荒魔族,“梼杌”则被压制于青丘,“穷奇”被舜帝击杀后灵魂囚禁在东海大言山,

  白尾说,穷奇逃了。

  众人第一个反应便是合虚谷,想来是三年前为了放出卿云,导致穷奇逃走。那只恶兽不同于其他三凶,比它们更加奸诈、强大,位于四凶之首,足以毁天灭地。

  四人围坐在桃花树下,白尾扶着下巴,第一次有了深深的忧愁。“想必穷奇是暂时出不去北荒大陆。若是它看中了蓬莱,凭这些高高在上云淡风轻的小仙,岛上还不被血洗!”

  “那我们是不是得赶快逃?”离殇问。

  四人面面相觑,的确,穷奇出世,定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莫要着急!莫要着急!”几人顺着苍老的声音向外看去,是东海玄龟,东海年龄最大的长者。

  “龟爷爷,你这是什么意思?”莫愁问。

  “那穷奇虽然厉害,可被合虚谷镇压那么多年,兽身尽失,如同不过是一缕残魂,想必还得一两百年才能恢复。只要在这期间用帝女石再次将它锁回大言山即可。”

  帝女石便是没有出世的四方神器之一。

  祸,是自己闯出来的,不管因为什么,都是自己揭下了镇压符咒。

  时季决心定要寻到帝女石。

  玄月就差一抹就能归圆。

  时季翻来覆去折腾了几个时辰才睡着,迷迷糊糊之中,感觉一股冷流压着她。

  她想醒来,可如同鬼魅着魔一般,就是睁不开眼睛。

  朦胧中,一个熟悉的声音伏在她耳边响起,口中不断呼出的热气渐湿她的脖间。

  “月儿,可否决定与我走?”

  时季若是清醒也就罢了,可半梦半醒,只能任由着那酥软的声音牵引着她,恍恍点点头道:“嗯。”

  “那你还恨我吗?”

  不知他所说什么,可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出现的苦海开始翻腾。

  “恨!”

  时季只感觉那人将她抱起,冰冷的手、冰冷的臂弯、冰冷的怀抱,还有落在我脸上冰冷的眼泪。

  “别管他们好吗?跟我走,天下是死是活,我再也不管……”

  时季哑口无言,也不知是不能回答,还是不想回答。

  睡梦中拼命的想要推开他,却发现身体根本无法动弹。

  隐约中,又有一人的声音,似乎是莫愁。

  “你这又是何苦?”

  他答道:“我只是想要赎回她受的苦……”

  声音悲凉如墨,仿佛镜花水月,不过一场空虚。

  “罢了。你走吧……七月恨你,她现在叫时季,她是不会和你所谓生生世世地老天荒的。”

  他没再答,只感觉脸上不断地落下冰凉么泪,他的泪那么刺骨。将时季抱的很紧,那怀抱又感觉那么孤寂遥远,距离宛如三生那么长,握也握不住。

  时季心里燃起了灼烧的痛,眼中不知是什么东西,无处安放之下,从眼眶中流了出来,原来是眼泪。

  莫愁下了狠心说:“虽然记忆消逝,可她心底还是恨你。”

  脑子里不断过滤出了一些声音和情景,那是一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可是却是自己的角度看见的,好像有个男子,有时望着自己笑,有时自己望着他哭,有时他对自己发怒……最后,时季只感觉一双熟悉的手,将她推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不断坠落。

  那种陌生又害怕的感觉,时季明明没有经历过,可却对那蔚蓝黑暗的地方充满愤恨和绝望。

  “月儿,你最近可好?”

  “月儿,我还有事,不多叨扰,你就先走吧!”

  “月儿,我最近有些忙,有时间我会去看你的。”

  “月儿……对不起。”

  心里零零碎碎的闪过一幅幅令人神往、令人欣然、令人心碎的场景,那些场景时近时远,伤的人刺骨,却也虚幻。

  如梦初醒,时季登时坐了起来,彻底醒转。

  窗外的阳光倾洒下来,亮的人睁不开眼睛,待得看清,天已经亮了。

  白尾、莫愁、离殇等都在屋外收拾什么,忙来忙去,似是很着急。

  时季奔了出去,偷偷凑到离殇跟前悄问:“你们几个在做什么?”

  离殇亦神秘兮兮的凑到她跟前悄说:“莫愁说今日你需得速速离岛,找个僻静点的地儿避避难。”

  “老龟爷爷不是说那穷奇还得一两百年才能复原吗?”

  “不是。听说一早上天界的人就下了令说要招你上天,商议要事。想来你一个借助灵气的小桃妖能有什么本事上天议事?定是天后见主上不要你了,便想诱你上天。莫愁和白尾都觉得此事不妙,便决定让你逃。”

  这下,连个安顿地都没了。

  走的时候,时季回头看了一眼蓬莱。

  桃花片片落入水中,斜阳不轻不重的洒在左右,薄如蝉翼的晕光将桃树衬托出了另一种颜色,树下隐约风寸的残缺记忆牵扯着时季……

  隐隐有些不舍,时季未回头的问莫愁:“真的不与他们道个别?”

  莫愁看出了时季的心思,微然道:“天界的人马上就来了,没时间了。”

  时季回头看了她一眼,想起昨晚之事,知道莫愁有事瞒着自己,但到底是什么秘密,宁愿她违背天规都要带自己走?

  一转身,众人只剩一缕青烟。

  彻底离开了这片伤情地。

  这场逃亡比时季想的来的快了些。

  上次来人间已经是五年前了,却没想这天下更加没了乐趣。

  帝王换了一届,却是个暴君,百姓民不聊生,路边都是饿死的人,处处都是讨饭的乞丐,远远比自己当乞丐的时候还要多,那时放着乞丐还能吃饱,到处窜着玩儿,但现在多数都是快要饿死的,一路上白骨成墟、血流成河,白尾还开玩笑说,这皇上莫非是那穷奇转世?

  时季点点头,的确算个“穷奇”。

  就算当初不入玄玉派,恐怕也早饿死了。

  怕被疏宸发现,莫愁他们先回了天宫,给了时季些逃命的法器。

  市井没得逛,看见那么多死人,她也没心情逛,于是就进了山。离开了蓬莱,自己这种原身没长嘴的妖精竟然也多少有些水土不服,感觉脑袋晕乎乎的,走了一段,一路上也没发现什么吃食,到最后,竟发现迷了路。

  莫愁回了天宫,就被拦住了去路,本想着是疏宸,却没想竟是天后。

  “你们放走了那妖女?好大的胆子!”

  莫愁等人立即跪下,天后冷笑一声。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们以为她逃了,我就找不到了?”

  众人心中一惊,的确,这六界没有天后寻不到的地方,更何况小小人间……

  白尾壮着胆子道:“天后娘娘开恩,时季那时年少,闯下大错,也情非得已……”

  话还没说完,一道金光重重的打在了白尾身上,白尾应声倒地,猛吐一口血,莫愁与离殇急忙过去查看。

  “你算个什么东西,跟我顶?情非得已?穷奇出世,定要有人承担罪责,难不成,你让我怪罪疏宸?”

  “天后饶命!穷奇之事,我们定当竭尽全力制止。”莫愁跪着过去,在天后脚下重重的磕了一头。

  “不自量力!”天后嗤笑,昂首忍住杀心,转身离去,她不能杀这几个小妖,因为她不想扩大和疏宸之间的鸿沟,但每笔账,她都记着。

  倒要看看,你们如何阻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殿下,请自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殿下,请自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