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法医聘书
Epoch2020-12-03 19:552,556

  夕阳余晖晕染西边天际,趁着热气消散,游客们纷纷出门溜达。

  国贸大厦是秦城的地标性建筑,也是商业中心,天南海北的游客来到秦城,必然会来逛一逛。

  林慕卿站在死者脚边,精致的五官带着冷意。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人群中还未瞧见警察的身影。

  时间拖得越久,围观的群众就越多。林慕卿再次拨打报警电话,接警员是个声音软糯的小姑娘:“你好,这里是秦城市公安局。”

  林慕卿向来对小姑娘耐心足,她放缓语气,问有没有出警。

  小姑娘每天都会接到几十个报警电话,今天格外多,公安局警力不够,小姑娘说明情况,保证会在最快时间内到现场。

  林慕卿挂断电话,蹲下身,围着死者转了一圈。颅骨严重粉碎变形,脑组织重度挫裂,甚至外溢,初步判断是头先着地。具体死亡原因,需要进一步尸检。

  大概过了五分钟,人群外警笛长鸣。三个民警出声让人群散开,疾步走到林慕卿和死者跟前。

  “同志,我们需要保护现场,请你退到警戒线外。”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一板一眼的,装作经验丰富的样子,实则刚来市局实习。

  林慕卿揉了揉蹲麻的小腿,望向三人的身后,没找到法医的丁点影子,林慕卿冷着脸问:“法医呢?你们没带法医?”

  林慕卿身高虽然比小警察矮几公分,但气势逼人,小警察年轻,被林慕卿吼得一愣,支吾半天:“韩……法医……跟着也队……去秦城财经大学了。”

  林慕卿无言,堂堂一个直辖市的市公安局竟然只有一个法医。

  “小史怎么了?这位同志,你怎么没退出警戒线?”和小警察一道来的民警刚疏散完围观群众,回头就瞧见局里刚来的小年轻身前站着一个长得很好看的姑娘。

  林慕卿弯腰捡起放在不远处的挎包,从里面摸出市公安局的聘书,轻松抖开:“你好,我是市局刚聘请的法医。”

  年纪明显超过四十的警察接过聘书,认真仔细地通读下来,惊喜说:“原来你就是局长一直挂在嘴边的林博士啊!”

  林慕卿不知道罗叔是怎么说自己的,但她不大喜欢被人架在高处:“您叫我小林就好,您怎么称呼?”

  “你叫我老徐就好。”

  林慕卿入乡随俗:“老徐,目前不确定死者的具体死因,我需要进行勘察,但手边没有工具,您可以让局里送工具来吗?”

  老徐连忙点头,他望了一眼地上血肉模糊的死者,的确需要法医。

  小警察年纪轻还是很有优势的,他动作很快,来回不超过半小时。

  林慕卿双手接过勘察箱和物证箱,小警察想要帮忙提,林慕卿摆手拒绝。

  她麻利地打开勘察箱,带上手套,拿出镊子和物证袋,小心地在死者口鼻眼睛处擦拭。

  夕阳的余晖洒在认真严肃的林慕卿身上,为她镀上金光。

  勘察完天幕彻底漆黑,林慕卿活动着酸涩的脖子,僵硬的背脊,她原本打算跟着警车去市局,做进一步的尸检,但老徐说,她刚回国,还是倒倒时差比较好。

  不说还好,一说,林慕卿就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她也没坚持,打过招呼就回家了。

  林慕卿拖着疲惫的身子缓慢地朝院门挪动,星光下,林女士披着披肩,站在院子门口,不时探头。

  这一幕猛地撞进林慕卿的眼眸,静默良久,在她不知道的一千八百多个日夜,林女士这样等了多久。

  林慕卿收起心思,疲倦的眉眼挂上笑意,小跑上前,勾住林女士的手臂:“母上,小的回来了!”

  林母踉跄两步,嗔怪两声:“风风火火的,一点都不稳重!”

  林慕卿狗腿道:“母上说的是,小的莽撞了!”

  林母白她一眼:“赶紧去洗个澡,臭死了。”

  林慕卿抬起手臂闻了闻自己,嗯,确实挺臭。林慕卿火速跑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把自己腌入味才施施然从浴缸里爬出来。

  暗红色的及肩发湿漉漉地糊在脸上,不断往下滴水。林母在厨房里做夜宵,端着面出来,看到林慕卿这副邋遢的样子,火气蹭地上涌:“你那头发能不能吹吹?”

  林慕卿滑动鼠标,忙着与好友交接工作:“等会就吹,你先休息,不用管我。”

  林母把面放到餐桌上,催促道:“赶紧吹头发,等会面坨了。”

  林慕卿嗯嗯应着,人却没动,金边镜框滑到鼻尖,用手推了一下。

  林母三两步走到林慕卿旁边,伸手拿过盒子里的吹风机,细致地帮她吹干头发。

  林慕卿手指一顿,闭上布满红血丝的眸子,享受片刻的安逸。小时候她也不爱吹头发,林女士要是不管她,湿润的头发能够过夜。

  “妈妈,你明天去上班吗?”

  林母指尖摩挲着林慕卿的头发,一缕一缕吹得仔细:“要去,怎么了?”

  林慕卿转身抱住林母有些发福的腰肢,微微仰头,头顶的暖光映在其中,亮如星光:“那你陪我去报道怎么样?”

  林母嫌弃说:“都多大了,还要我陪你。”

  “妈妈,你就陪我去吧,好不好嘛!”林慕卿柔软的脸一个劲地蹭着林女士的腰。

  林母被蹭得发痒,笑出声:“知道了,别动来动去,跟个虫似的。”

  达到目的,林慕卿心满意足地趴在林女士身上,没一会,就打起了鼾。

  林母心疼地抚摸着林慕卿尖瘦的脸,轻轻地掰开林慕卿环在腰上的手,慢慢把人放倒在沙发上。

  她蹲下身,慈爱地给林慕卿盖上毯子,柔和的目光紧紧盯着林慕卿,生怕人不见了。

  林母看了好一会,眼皮子打架,这才上了楼。

  十月初的天气是最适合早起锻炼的,林母早早地把林慕卿从沙发上挖起来,硬拽着她出门跑步。

  林慕卿起床气大,却不敢在林女士面前发作。她不情不愿地随林女士出了门。

  林家住的地方在市郊,空气清新,人烟稀少。所以住在一片的人几乎都认识,一路上林慕卿不停地打招呼,这个伯伯那个姨的。

  林母的麻友听闻林慕卿回了国,央着林母去她家做客。

  林慕卿小声在林女士耳边表达意愿:“母上,我不去。”

  林女士不好意思弗麻友的盛情邀约,她装作没听见林慕卿说的话,跟着麻友往她家走。

  “麻利跟上!”林女士回头睨了林慕卿一眼。

  林慕卿无奈,只好顺着林女士的意。

  溜达到麻友家,林慕卿百无聊赖地听林女士和麻友聊天,提到她时就迎合两句,其余时间都在放空。

  聊了大半个小时,眼看就是早饭时间,林慕卿站起身,准备拉着林女士回家,但麻友阿姨实在热情,不由分说地留她们母女两在家吃早饭。

  林女士好久没见着麻友了,也想和麻友多聊聊,索性就留下来了。

  “卿卿,多吃点,怎么瘦这么多!”麻友阿姨不停歇地给林慕卿夹菜,习惯了美式早餐的林慕卿,刚开始还有点不适应,后面直接撒开欢吃。

  林女士心里满意嘴上却嫌弃道:“吃这么多,也不知道长哪儿去了。”

  林慕卿早已习惯母上大人别扭的关心,谄媚说:“这不是随您嘛,光吃不胖!”

  麻友笑着附和:“卿卿说的不错,你妈妈这个年纪了身材还这么好,是真的让人羡慕!”

  林女士摆摆手:“哪有你身材好,跟个水灵灵的小姑娘似的。”

  麻友阿姨娇嗔:“哪有你说得那么夸张。”

  果然,女人不论多大年纪,都喜欢被人夸赞。

   插入书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来抢个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来抢个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