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吃西红柿2021-05-17 15:573,030

  也不是没在一起睡过,姜念思索片刻转身跟着他。晏铭洲这么说,多半是他父母凌晨到家,看到两个人分房睡,不好解释罢了。

  老宅空了很久,清洁的阿姨时常来打扫,主卧里除了墙上欧式设计感的装饰摆设,只剩下一张大床摆在中间靠墙的位置,干净得没有一点人气。

  姜念本来想着先去客房把手机充上电再吹头发睡觉,被晏铭洲这么一打断,忘了头发还是湿的,水珠顺着微卷的发尾在胡桃色的羊毛地毯滴了一路。

  “不好意思啊,我等会儿去弄干。”姜念双手拢起头发别在头顶。

  听到她说话的晏铭洲抬起头,目光追随到洗手间的门口。

  过了十来分钟,里面的吹风机声音停了,姜念从里面走出来,这里的睡裙都是晏母给她置办的,走的优雅成熟风,这条米白色真丝吊带已经是衣帽间里最保守的一条了,即便如此,她还是露出了一双又白又直的长腿在裙尾处来回摆动,引人遐思。

  察觉到不远处男人略带侵略性的视线,姜念不大自在地顺了顺已经干得差不多的头发,快步走到床边,掀起被子,躺进去,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

  见状,晏铭洲收回目光,轻笑了一声。

  有什么好笑的。

  姜念腹诽一句。

  他还在看文件,姜念瞥了一眼,是全英文的。

  正好她在车上睡饱了也不太困,往上挪了挪,靠在抱枕上,拿起手边的一本散文集一起看了起来。

  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橡树苔冷香,姜念轻嗅了一下,还挺好闻的。如果她没猜错,这种独特的木质香味应该是来自法国高端香水品牌Henry Jacques,总部建在被薰衣草包围的普罗旺斯心脏地带,主要客户多是皇室成员,艺术家,鉴赏家之类的,且一般只接受定制。

  确实符合晏铭洲这种追求逼格和细节的人的品味。

  挂在墙面上的床头灯并不扎眼,反而暖融融的十分温馨,姜念翻了一页手里的书,渐渐看得入神起来,连被子滑下去都没发现。

  晏铭洲看完最后一个方案皱着眉捏了捏俊挺的鼻根,扭头看向旁边的姜念,她手里握着一本书,松散着一头乌黑的头发,正看得起劲。

  她的发尾带着卷,有一些披在白嫩光裸的肩上,有一些垂在胸前,橘黄色的灯光从她头顶投映下来,连手臂上细小的绒毛都变成了茶金色,犹如文艺复兴时期西欧油画上充斥着女性张力的肖像。

  这件睡裙米白的颜色很衬她,特别是贴合皮肤时凸显出来的暧昧的轮廓,简直——

  晏铭洲眸色一深。

  诱人探索。

  上方光线变暗。

  姜念敏感地察觉到一股迫人的侵袭闯入她的空间,还没反应过来,嘴唇就被堵住了。

  手里的书落到地毯上发出“咚”地闷响。

  她被迫仰起头迎合他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双眼睁大。

  唇上攻守进退,被子里姜念的睡裙几乎被他来回游走的双手撩上了一半。

  这是要做……做吗?

  姜念被亲得脑子发蒙,灯关上前,她依稀看到晏铭洲墨潭般浓黑的眼睛里翻滚着来势汹汹的欲望。

  说来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还是姜念主动的。

  那晚她心情不佳不想一个人呆着,又恰巧喝了点酒,问到晏铭洲能不能留下来的时候,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垂眸看她,提醒的语气凉薄又寡淡,“姜念,我并不是什么君子,如果你想反悔,现在还有机会。”

  姜念当时什么都没说,只是拉住他的衣角摇摇头。

  正当气氛暧昧的时候,桌上的手机响了。

  姜念打断晏铭洲还想再进一步的行动,气息不稳道,“电话……”

  “不接。”他拿过来直接挂断,垂头继续。

  过了几秒钟,手机又孜孜不倦地响了起来。

  这次他接了,但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到对方愤怒地嘶吼声,“姜念你知不知道我给你发了多少条微信!!你再不接电话他妈还以为你被那群老男人拉去吃干抹净了!!”

  音量之大,分贝之足,让晏铭洲眉头微不可察地一簇,握着手机离耳朵远了几公分,等徐孟冷静下来才缓缓开口,“她在我这里。”

  徐孟呼吸一窒,僵在原地怀疑地看了眼电话号码,艰难地问道,“你是哪位?”

  “晏铭洲?”她猜测。

  “嗯。”

  “……打扰了。”徐孟十分干脆地挂上电话。

  “孟孟吗?我来和她说。”姜念听出声音。

  “你自己打过去吧,她挂了。”被徐孟这么一闹,晏铭洲也没了兴趣,干脆开灯掀了被子,往洗手间走。

  姜念打开微信,果然从晚上十二点开始,徐孟就一直在给她发消息,但她今天住在老宅,注意力完全不在手机上,所以一直没想着要打开看一眼。

  徐孟给她发的最后一条是两分钟前:【卧槽,你踏马和晏铭洲在一块儿啊,尴尬死我了。】

  姜念还没给她回呢,聊天框里又多了一条:【晏总那副欲求不满的语气,我是不是打扰到什么了????】

  【哎哟我刚刚还吼他来着,会不会被我吓得不jv啊啊啊啊】

  越说越没下限了这个人。

  【瞎想什么呢,他去书房看文件了。】姜念抬头瞥了一眼消失在房门口的身影,打字回道。

  徐孟直接拨了语音,“你们俩怎么会凑一块儿啊?你不是和雯姐去酒局了吗?”

  “他今天也在,恰好碰上了,”姜念抠着抱枕上的花纹,“你明天别说漏嘴,我和雯姐说的是刚好碰到朋友先走了。”

  “放心吧妹妹,”徐孟开了一包薯片,吧唧吧唧吃得正欢,“不过你不是要和他离婚了吗?今晚这是来一发缠缠绵绵的分手炮?哈哈哈哈。”

  如果徐孟在旁边,姜念肯定给她翻一个大白眼,她没好气地解释,“晏铭洲爸妈回国,老人家心脏不太好,我想过段时间再告诉他们这个事情。”

  只不过徐孟说的也没错,他们确实有些擦枪走火,如果没有这个电话……姜念细想了想,尴尬地埋进被子中打了几个滚。

  成年人嘛,偶尔总是会有冲动的,要怪就怪晏铭洲技巧太过优越。

  她安慰自己。

  “这样。”徐孟点点头,“对了,明天有一部网络剧要试戏你别忘了,早上八点半。”

  “好的。”

  “下午还有台词课,和轻阳他们一块儿的。”徐孟滑着ipad,一边看一边说。

  姜念看了眼屏幕,现在是北京时间凌晨2点34,满打满算她只能睡四个半小时,这里到市区开车也要一个小时,她忙挂电话道,“我不跟你说了,得睡了。”

  “嗯嗯,你睡吧,晚安。”徐孟熬夜惯了,一晚不睡,白天还能精精神神的,而且她的工作性质不像演员那样对状态的要求高。

  *

  姜念定了七点的闹钟,听到铃声头都炸了。

  她强迫自己坐起来发了会儿呆。

  旁边床铺并不十分乱,也不知道晏铭洲昨晚有没有回来睡。

  姜念洗漱完下楼,发现客厅里只有他一个人,哑着嗓子问了一句,“爸妈呢?”

  “刚睡下。”晏铭洲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目光看向桌面另一头的礼盒,示意道,“给你的。”

  姜念走到桌边倒了一杯清水,没睡醒的眼睛有点肿胀,像兔子似的双手捧着玻璃杯。她脑子还没转过弯来,盯着礼盒封面上带有“H”字型的马车图案微微出神。

  家里没出事之前,姜念爸妈都是怎么宠怎么来,睡到日上三竿也不管。以致于后来自己赚钱工作,还是改不了爱赖床的习惯,偶尔早起的就是这种迷糊的状态,并且会持续半个小时左右。

  “这是什么?”她问了一句,显然是没听刚晏铭洲说的。

  “送你的。”晏铭洲颇有耐心地重复了一遍。

  这个牌子这种包装不是包就是鞋。

  按照晏母花钱的段位,起码六位数起送。

  姜念背后渗出冷汗,瞬间不困了。

  晏母每次回国都给她带东西,以前那些还好好的放在楼上衣帽没拆。晏母对她越好,她心里越觉得对不起她老人家。

  “我等下要去试个戏,得走了。”姜念看了一眼手机屏,礼盒碰也没碰,找机会开溜。

  晏铭洲抽出一张纸巾不紧不慢地擦拭了一下嘴角,没有说话。

  姜念就当他听到了,拿起桌上的外套往外走。

  刚出门,姜念就看到司机小张穿着西装恭恭敬敬站在车旁,还打开了后排的车门。她奇怪地回头,却发现晏铭洲也一起跟了出来。

  晏铭洲长腿一迈,坐到昨天的位置。

  他约莫等了五秒,开口问,“你想自己打车?”

  上吗?

  姜念小步向前。

  但这车和车牌这么招摇。

  她又顿住。

  晏铭洲垂眸看表,淡淡开口,“七点四十了。”

  姜念心一横。

  不坐白不坐,还省了不少打车费呢。

  “去哪儿?”

  “在景秀国际那边放我下来就好。”

  她试镜的地方其实是在小太阳工作室,距离景秀国际一百米左右。保险起见,她不想被熟人看到从这辆车下来,才报的景秀国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婆要和我离婚怎么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婆要和我离婚怎么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