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第五天
吃西红柿2021-05-17 16:042,871

  姜念拎着食盒在大堂里转了转,晏铭洲让她等五分钟,她便看起了墙上的巨幅油画。

  “姜小姐,久等了。”李旭尧走到姜念旁边,“晏总让我带您上去。”他相貌斯文,从斯坦福毕业后一直跟着晏铭洲。

  姜念点点头。

  路过前台时,李旭尧扣了扣桌面,“明天上班后去一趟行政。”

  刚刚颇有些高傲的小姑娘被李旭尧亲自下来接人的画面吓得说不出来话,结结巴巴地对姜念说对不起。

  走进电梯,李旭尧看了一眼腕表,“晏总大概还要一个多小时才能结束,我先带您去他的休息室。”

  姜念点头,她摘下口罩,想起刚刚他对前台说的话,“那个小姑娘会被辞退吗?”

  “不会,顶多进入考核期。”李旭尧耐心地解释,“刚刚的事情显然体现出她在专业领域上的不足,公司会重新考虑她适不适合在这里工作。”

  不是直接开除就好。

  电梯显示板上的数字跳到23楼。

  “到了。”李旭尧侧身做出请地手势。

  不同于底楼大堂的宽敞简约,出了电梯门后姜念明显感受到一股专业肃静的气息,整个空间安静得能听到天梯徐徐下降停留在某一层时,“叮”的一声。

  “这边。”李旭尧站在拐角为姜念指引,背后是设计感很强的灰色背景墙,“这一层很少有人过来,可以放心休息。如果姜小姐无聊的话,我给您拿一台电脑。”

  “不用麻烦了。”姜念婉拒道,“你不用管我,我在这里呆着就好。”

  出去前,李旭尧贴心地为她带上门。

  姜念环顾起四周,这个休息室颇有晏铭洲的风格,主色调黑灰白三色,布局简单又有质感,搭配淡卡其色的橱窗墙,不显得过于沉闷。

  看了看时间,姜念到隔间的小厨房把食盒里的菜拿出来倒到盘子里,试了下温度,开始研究微波炉的用法。

  过了一会儿,晏铭洲推开门,外面虽然开着灯但并没有人,走进去后,听到内间传来碗筷摆放的声音。

  “开完会啦?”姜念扭头看到他走过来,浅笑着打招呼。

  平常得好似他们是一对正常夫妻。

  晏铭洲单手解开最顶上的衬衫扣,松了松领带,“嗯”了一声。

  她穿着绾色宽松v领针织衫,因为低着头在摆盘,几缕头发松松垂落在侧脸。晏铭洲比她高许多,仅略略一扫就能看到她精致柔美的锁骨,几乎能想象细腻的手感。

  他礼貌性移开目光。

  “妈担心你不好好吃东西让我送过来,”姜念移开位置,“张阿姨打包了几个菜,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晏铭洲扫了一眼桌上的摆盘,“挺好的。”

  两个人并不怎么一起吃饭,又都不是话多的人,一会儿气氛就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那个……”姜念犹豫了一下,“公寓里的协议书,你签了吗?”

  “什么协议书?”晏铭洲问。

  “就是离婚协议书。”

  其实前几天李旭尧去公寓拿文件的时候就已经和晏铭洲说过了,他还记得那天电话里一向沉稳干脆的李助理吞吞吐吐的语气。

  “日期到了吗?”晏铭洲面不改色地喝了一口水。

  “快了。”还有两个多月。

  “那不急。”

  “……”

  他没吃几口,好像突然没了食欲,站起来走出去,回来手里拿了一张卡,递到姜念面前。

  这是什么意思?

  姜念不解,也没接。

  “妈会在国内呆一段时间,这个用得到。”他解释,语气不温不淡。

  姜念拒绝,“钱就不用了,她很照顾我,我给她买点东西也是应该的。”

  晏铭洲蹙了蹙眉,“她是我妈。”

  姜念放在桌上的手一动。

  晏铭洲太了解母亲的生活方式了。

  就凭姜念常年没戏拍,一拍几个月然后拿个两三万的存款陪母亲出去逛一圈根本不够。

  听到这四个颇有划清界限味道的字眼,姜念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作多情,伸手接过,“你放心,我不会乱用。”转身前还加了一句,“毕竟是你的卡。”她着重加了“你的”两个字。

  晏铭洲知道她可能误会了什么,试图补救,“现在归你了,买什么不用和我报备。”

  “那可不行,反正我也没什么事,什么时候花了多少,我一定每条都列出来给晏总您看的。”姜念把高跟鞋踩得“噔噔”响,背影看上去就像一只高傲的小天鹅。

  话音刚落,姜念懊恼地咬了咬嘴唇,自己并不是易怒的人。

  她怎么会这么和晏铭洲说话,明明他也没说错什么呀?自己在气什么?

  放完银行卡,姜念回去隔间整理盘子和饭盒。

  晏铭洲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叠,目光一直锁定在姜念身上,好似在思考着什么,等姜念看过来又淡定地错开。

  “走吧。”姜念拎起包。

  下到底楼,晏铭洲跟在她后面,看到她手上的饭盒,伸手握住。

  ?

  姜念身子一僵,晏铭洲干嘛呢?

  “我来。”晏铭洲低头与姜念对视。

  他干燥温暖的指尖状似无意地缓慢摩挲了一下姜念的手背,被他触碰的地方酥酥麻麻,那里的血流好似被什么击中了,一下子热了起来。

  姜念烫到一般,往回抽手。

  他手指一锁,似握得更紧了。

  “晏……”姜念刚说了一个单字,手背上的力道如潮水般卸去。

  她立即松了提杆,退后几步,与他泾渭分明。

  “你紧张什么?”晏铭洲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的小动作。

  “……”

  姜念矢口否认,“我没紧张啊。”

  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紧张,姜念目视前方,走得优雅又从容,好似是在T台上。

  鞋子太高,步伐太大,忽然她脚一崴,往前滑了几步,重心向后仰。

  “啪”地一声坐在地上。

  速度之快,晏铭洲根本来不及走上前阻止这场“灾难”。

  也怪他们公司清洁工作做得好,地板光洁得能照出人影来。

  还没见过平地摔的。

  晏铭洲蹲下,扶起姜念的手臂,皱眉轻斥,“你回家为什么不换一双鞋子。”

  这跟得有十厘米吧。

  姜念疼得几乎挤出几滴泪,双手握住脚踝,倔强地挣开他,“先别扶我,你让我缓缓。”其实她最痛的不是脚,而是屁股,但晏铭洲在旁边,又不好意思去揉。

  此时的画面就是——

  一个神情委屈梨花带点雨的美人坐在大堂中间,身旁半蹲着一位穿着考究,面容英俊神情不郁的男子,极易让人联想到两人刚吵完架,气氛还没缓和过来,从而导致形成了这副僵局。

  电梯门口处传来几声交谈。

  晏铭洲忽然把姜念抱起。

  还是公主抱。

  “你干嘛!”姜念被他抱得猝不及防,惊呼了一声。

  她越过晏铭洲的肩膀看到拐角处出来的几名职员,正呆呆地看着他们俩。随后默默低下头,像鸵鸟似的躲进他怀里不敢再说话了。

  “那……那是晏……晏总?”

  “好像是……”

  “铁树开花了?”

  “可能……吧。”

  “……”

  那呆立的几个面面相觑,看着他们走出大门,二人原来站的地方还留着一个被遗忘掉的饭盒。

  姜念身高有一六五,不算特别矮,但非常轻。晏铭洲轻而易举地抱着她走到停车场。

  “饭盒呢?”姜念扭头朝下面看。

  晏铭洲手里空荡荡的。

  “你别乱动。”晏铭洲放慢脚步,怕她掉下去再摔一次。

  饭盒不饭盒并不重要。

  “你累的话我可以下来自己走。”姜念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气息,清爽,冷冽。

  “我以为你很了解我的体力。”晏铭洲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说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

  “……”

  她虽然瘦,身子却很软,许是占了骨架小的优势。

  晏铭洲一垂眸就瞥到她白腻的小鼻子细微的舒张,眼睛上卷翘的睫毛如小扇子般轻轻翕动。

  他滚了滚喉结。

  “姜念。”晏铭洲停下来。

  “嗯?”姜念疑惑抬头。

  “想换公司么?”

  姜念不明白,“什么公司?”

  “启天影视。”

  启天影视原来是香港的老板,在内陆娱乐发展还不是很好的时候就已经捧出过好几个视帝影后了,但是后来大陆慢慢经济发展之后,启天逐渐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以前那些艺人也是解约的解约,转行的转行,现在总部好像在北港,沉寂了好几年一直没什么水花。

  姜念会这么清楚是因为前几个月徐孟给她找经济公司的时候略微惋惜过,所以她有点印象,摇摇头说道,“雯姐对我挺好的,我暂时没有换公司的想法。不过你怎么会想到让我去启天?”

  “现在老板是我。”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婆要和我离婚怎么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婆要和我离婚怎么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