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滴溜溜的番茄2020-12-03 20:252,599

  几个孩子挑了好几样菜,清泓还特意点了道她觊觎已久的烧鸡,心满意足。

  清泓一屋子人坐在万和阁二层靠窗的位置吃饭,秦淮河灯火通明好不热闹,边聊天还可以边看美景,甚是惬意。

  原本一片祥和安宁的状态,却突然被不远处鸡飞狗跳的喧闹动静打破——

  “不好了!死人了!死人了!”街上的小贩吓得慌忙逃窜——

  清泓霍扬等人警觉地拿起配剑护在不会武功的几人外圈,若清好奇地向外探头看:“青衣轩,是那边出事了!”

  “秦淮河的青楼酒馆?”小蓝忽然问。

  “娘亲,咱们去看看吧出了什么事?”若清倒是不怕,想要一探究竟。

  清泓原本是不想让女儿涉险的,看了眼林放拿主意,林放的眼神顿了顿,后来又一副认同若清的表情示意清泓。

  “好吧就带你去历练历练。”

  “战婶婶,我也想去。”子衿站出来说。

  “去可以,不过你们两个小孩可要给我保重安全!”清泓一本正经地告诫道。

  两个人齐齐点头。

  ——————

  霍扬被安排留在屋里保护小蓝林放和霍寻,清泓带着两个大孩子前去一探究竟。青衣轩的门口凌乱不堪,往屋里看去中庭的楼梯都已经断裂残破,有一些青楼女子还被困在楼上下不来,一层的大厅里直挺挺躺着几个身着高贵的中年男子,均已断气。

  周围的看客都躲得远远的看热闹,都不敢上前,看样子官府的人还没到,清泓性子急,索性亲自上前观察了一下——

  没有什么明显的皮外伤,后背有些擦伤,应该是摔下来的时候导致的,看来是从楼上被打下来的,但致命伤在哪里……

  子衿眼尖地看到一人胸口有异状,赶紧提醒清泓:“战婶婶,你快看他的领口!”

  清泓拽起那人的领子一看,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那个招式,那个杀死她父亲的招式——厥阴归玄掌。

  这个再熟悉不过的招式让清泓心中一紧,眼神中慌神了一下,还是若清叫醒她:“娘亲?你还好吗?”

  清泓恢复清醒,赶忙说:“没事若清,娘没事。”

  若清看了看楼上求救的青楼女子们,便怼了怼子衿的胳膊说:“子衿哥哥,我们上去把这些人救下来吧?正好我也想试试我的惊鸿掠影。”

  子衿点点头,清泓随即说:“那我们分头把她们救下来,你们注意安全。”

  两个孩子点头答应。

  若清率先一招惊鸿掠影跃到顶层,顶层是青衣轩花魁的居所,不过若清一个女儿家才没管谁花不花魁的,看到围栏边娇弱样子的白衣女子便胳膊一把搂住她的腰,又跳下了顶层。

  那女子本就惊魂未定,结果若清还没顾得上管太多,没有给她反应的机会就带了下去,吓得不轻,惊叫连连,反应过来的时候若清早把她平稳地带到了大厅地面——

  “若清,你都吓到人家姑娘了!”子衿扶额无奈的说。

  若清这才反应过来:“啊?抱歉啊姑娘,我急着把你救下来,没想那么多。”

  “梁樱先谢过姑娘救命之恩……无妨……”

  那女子恭敬地福了礼,诚心感谢若清的侠义相助。若清摆摆手:“不必在意这些礼节。”说罢转头看向子衿和清泓:“那我们把其他人救下来吧!”

  不一会,三个人就迅速地将楼上的姑娘们救了下来,若清这才得空气喘吁吁地走到梁樱面前,怕吓到花魁姑娘,便压低她的大嗓门温柔的问:“麻烦姑娘,可否告知我们这里发生了什么?”

  梁樱长吸一口气,似是还没缓过来,略带柔弱地说:“这里原本一切如常,我也只是在自己的房中休息,但不知怎的楼下突然就有争执之声,一开始我也并未在意,也知道,青楼这种地方,吵吵闹闹的并不奇怪。但后来动静越闹越大……”没说完,梁樱就觉得胸口闷闷的,面露难色。

  若清不忍心紧着问这姑娘,便搀扶她到一边坐着:“你先歇歇,我不该这么急着问……”

  梁樱摇摇头:“不,你是我的恩人,我会告诉你,只是刚刚被吓到了……”

  子衿走上前说:“谢谢梁姑娘愿意告知。”遂又跟身边的若清说:“估计待会姑父就会带人来查,这次厥阴归玄掌重现于世,于我大萧,不见得是件好事……”

  清泓低声说道:“就是说……大萧又有西炎的潜伏者了。”

  若清心中有些慌神,但面色还一如既往的镇定,从小自己就赶上大萧太平盛世的日子,儿时是听说过爹爹娘亲少年时赶上江湖纷争,国家战乱的时期,听闻他们参与拯救了大萧,自己从小就特别自豪,励志也想做像爹爹娘亲一般的大英雄,但是真的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就要面临这隐患,顿时感觉自己还是太嫩了,并不像自以为的那么勇敢无畏。

  清泓和子衿太过了解若清,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一并上前搂住若清的肩膀,清泓温柔的说:“若清,别怕,你很勇敢。”

  若清有点迟疑地看向自己的娘亲——

  “不要怕,有我在。”子衿坚定地看着若清说。

  若清点了点头,她觉得自己这一刻很幸福,自己心中重要的人们都还在自己身边,让自己充满着安全感——只不过,自己又有了一个疑惑,为什么听到子衿说有他在,自己反而更加安心呢?

  梁樱恢复的差不多,娇柔地站起身走上前面对若清:“姑娘,我好多了~”

  “梁姑娘你没事了就好~”若清掩藏住自己前一刻的担忧,怕吓到梁樱,便恢复一脸笑容地说。

  “今日前来的贵客们,是朝廷的人。”梁樱小声说道。

  清泓一愣,惊讶不已,压低嗓音说:“居然就直接杀了朝廷中人?”

  梁樱点点头:“据说是张廷尉的亲弟和几个官家子弟……我没有一一见过,并无法认全,平日里我都是在幕帘后抚琴,从未直接看过他们。”

  “他们今日前来是为何?你可知晓?”子衿问道。

  “原是说为了见我……但我今日身体不适且推辞了,不过他们几人也并未离开,而是听婉婆(青衣轩老鸨)说几人依旧在楼下喝酒。”

  “那为何突然有争执?”若清纳闷。

  “我以为许是喝多了打混,但貌似打斗之人是明确知道这些人是朝廷人特意来这里闹事,目的引起君安的骚乱……”

  话音刚落,夏侯颖便带着一队人来到大厅——

  “夏侯伯伯?”若清闻声看过去。

  “多谢你们把这里的人救下来,没再出什么人命,此事惊动了陛下,特派我前来查明。”夏侯颖正经地说道。

  “姑父,我们已经跟这里的梁姑娘问了事情的经过,大体上了解了一些。”子衿说。

  “这里的人,需要带回去一一问过,不过不必恐慌,只是正常的问询。子衿,你们几个不用跟着去,这里太乱,回家吧。”夏侯颖说罢,便摆摆手让跟随来的士兵去指示青衣轩得人跟随离开,包括梁樱。

  若清有点担心的看着瘦弱的梁樱,梁樱上前说:“姑娘勿挂,等梁樱回来,一定报答姑娘,可否告知姑娘芳名?”

  “林若清,我叫林若清。”若清赶忙说。

  “梁樱谢过若清姑娘~”梁樱一改之前的弱不禁风的形象,优雅大体的向若清行礼说道。

  若清愣了愣,仿佛之前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姑娘,不是她一样,这个梁樱……好像没看着那么柔弱,那么简单——

  回到万和阁,小蓝紧张的看了看他们三个:“还好你们没事……”

  林放虽没有小蓝那么咋呼,却眼神透露着紧张看着清泓,问道:“没事就好……可有发现什么?”

  清泓面色沉重的说:“厥阴归玄掌……西炎的人,又出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曾照江东寒之清清子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月曾照江东寒之清清子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