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三根燃魂香(一)
夜辰寒星2021-11-08 17:145,358

  世人常问:世间有无灵气?

  答案是有的。

  生灵便是最好的灵气聚合。

  灵生,被称为灵体;灵死,便成了灵魂。

  生人为阳主体,死人为阴主魂。

  阴阳调和,便衍生出了这片百态人间。

  这是一个残酷的世界,顾北川不信命,但是却不得不信命。

  听家里的老人说,自己出生的时候,是反命相。这辈子没有好日子过,而后小时家里便来了一位风水先生,给了三炷香,并且叮嘱家人。

  等到孩子二十岁时,务必天天带着,因为会有不详。

  恰好,今年的顾北川正好二十岁,过了半年没有动静的顾北川,渐渐也忘却了这件往事,心想可能是位江湖骗子,便没有再多搭理。

  今天是七月十三号,顾北川出门面试的日子,学了悲催的电商管理专业,却完全没有可以做电商的脑子,到外面发现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打打电脑,可这些深谙LOL的业余玩家们也都能做?根本没有任何突出的一点。

  准备打车返回学校,辗转之后发现手机零格电量,收起手机,手里握着雨伞,却完全没有想打开的意思,淋着小雨,顾北川第一次感到社会的悲凉,八月初学校所有的应届毕业生都会离校,在这不到一个月是时间里,算是他们校友最后拼斗的时光。

  面试的地方距离学校有二十公里,这要是真的腿着回去,也太孤独无聊了;失去了手机的帮助,还没有现金,身为当代莘莘学子之一的顾北川真的是穷途末路了。

  前面的十字路口,人头攒动,在这个远离市政的高新区,能有这样的人员聚集量,估计只有事故了。

  凑近一看,果不其然,货车和电动车相撞,结果便不用多言了,骑电动车的是一对小情侣,来这里也不知道是干嘛的?不过后排的女子重伤躺在地上,前排的那位倒在血泊中,这么大的出血量,凉凉的可能性大一些。

  救护车还没有到,围观群众对着货车司机指指点点,不过在顾北川的视野里,他还是看到了好心人。

  身着黑暗系风衣的男子蹲在血泊车主的身侧,他背对着顾北川,双臂抬起血泊中的车主,然后抱着车主径直的离去。

  顾北川望着黑衣男子的背影发呆,片刻后低头发现,车主依然躺在原处未动,只不过刚刚还有些抽搐的身躯完全的僵直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顾北川自顾自的直行走回学校,途中乌拉乌拉的笛声从路中穿过,救护车来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二十公里的路程不知道走了多久,顾北川只知道自己很累,身心俱疲,从开始脚掌酸麻到酸痛,然后再波及到脚踝,最后便不再感觉多痛了。

  回到宿舍,早已有了安排的兄弟们在各自的战场上驰骋,随意的招呼了几句,顾北川简单的冲个澡后,回想起今天的一幕幕,深深觉得活着真好……活着真累。

  从回来便陷入梦境的顾北川就这样睡到了晚上七点,晚上是班级团体搞得一个聚会,在学校门口的最显眼的徐州地锅鸡,学生时代,这里已经是最佳的聚餐地点。

  临行之前,顾北川从包裹中摸出一枚铁签子,里面狭小的空间里,藏着一直被他带在身边的三根长香。

  顾北川摩挲着铁签上的八字繁体:鬼妖丧胆,精怪亡形。

  顾北川以前好奇的查过这八字,是道家金光咒中的咒语,仔细回想,很可能真的是江湖骗子的惯用手段。再看附赠的这枚铁签,除了看上去比较古朴外,其余看不出任何古怪。

  抉择再三,顾北川还是没有带着铁签。

  时间差不多时,顾北川陪着几个死党,朝着目的地赶去,死党一号:秦河;典型的公子哥,家中不说非常大户吧,也算是小资家庭,家里开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服装厂,毕业之后,这家伙肯定是去服装厂当太子爷了;

  死党二号:江流;校园人称,风流江,经管系几乎过半的女生都和他有过接触,虽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肉体触碰,在微信和QQ等交流软件上,都暧昧过,自称:人不风流枉少年;不过自打交了现任女友,风流浪荡的性子完全被折服了;现任女友,杨晴;不要看她的样子温文尔雅,在熟人的眼中,她是一个母老虎,对男票有着绝对的暴力倾向;在现有资料库中,顾北川找到了属于她的性格特征:闷骚……

  杨晴不是和他们一个班级的,所以今晚不会参加聚会,至于他们是怎们认识的,就有些巧合配诡异了。两人虽然不是一个班的,但却是同系的;在开讲座之类的课堂时,学校为了节约教师的精力,所以便会开大课堂,经管系八个班一起上课;那天很显然是‘风流江’最后的潇洒时光,在八个班面前出丑,然后再狗血的数次偶然交集,这段孽缘被风流江果断把握,现在却被杨晴牢牢握住,一招得失,不知道断送了多少情缘。

  秦河目前依然是条和顾北川一样的单身狗,说的高贵一点,就是孤狼。

  湿漉漉的人行道上,顾北川心不在焉的随意和死党聊着有的没的,说什么以后怎么样云云,最典型的就是:苟富贵勿相忘;听着满是热血,可生活的压力让大家各奔东西,热血、斗志甚至所谓的正义感,都会伴随着年龄的增长成反比例削减。

  “你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魂都掉了吧?”江流发现顾北川的异常,手臂勾住顾北川的脖子问道。

  “工作这种东西不需要太在意的,有的时候缘分到了,适合自己的就来了;你这么辛苦的找工作,到最后一定会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份满意的工作!”秦河很自然说道,顾北川最近情绪消沉,大家都看在眼里,整个班级中,或者说整个系部,实习期没有安排的屈指可数,顾北川就是其中之一;什么以往优异的成绩,突出的课堂表现,都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成绩好又如何?还不是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工作。

  顾北川苦笑着,死党一直对自己的心思把握的很准,不过,这次他们不了解情况,或许真的这次他是碰到离奇的鬼怪事件了。

  “叮铃……”

  顾北川还想解释开脱的时候,不远处清脆的金铁拖沓声传入他的耳膜,今天遇到的那个黑衣男子,手里牵着黑色锁链,锁链的末端拖拽着一个模糊的人影,森冷的寒风趁机无情的钻入顾北川的衣领。

  “咕噜……”沉重的压迫感再次袭来,男子平静的从顾北川的身侧走过,带起一阵渗人的凉意,让行人不禁都打了一哆嗦!

  “诶诶诶诶!”秦河朝着发呆的顾北川打了好几个响指,顾北川才回过神来,回顾刚刚的目标,已经消失不见。

  “看来真的是魂掉了,今晚我带你去happy,冲冲喜!”风流江终归是风流江,这种时候,也就他的一句话可以把顾北川拉回现实。

  顾北川无奈的笑了下,然后熟练的勾住死党的脖子,一起走进近在咫尺的徐州地锅鸡。

  双包间合并,三桌人挤得满满当当,大家喝着各自杯中的饮料酒水,菜还没上的时候,便已经打成一片了。

  “哎哟,三基佬来了,快坐快坐!”团委是个小胖子,说起话来异常欠揍,不过大家都习惯了,即便是芝麻小官也比平民要大不是。

  客套了几句后,大家各自入了位子,因为是经管系的关系,所以班级内的女孩子比较多,这让为数不多的男同胞们根本没有办法彻底的放开,总是纠结着自己的形象问题。

  “班长大人来了!”秦河捣了下顾北川,班长是个女孩,叫:苏潇潇;曾经和顾北川有过那么一段恋情,只不过很快就分了,顾北川也没说是什么原因,只是倒在床上闷闷不乐了一天。

  “北川。”苏潇潇还是来了,冲着顾北川一个人来的,手里端着的是酒,虽然不是白的,但也足够诚意。

  “怎么?”顾北川对苏潇潇已经很没有感觉了,他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亏欠苏潇潇的,反倒是苏潇潇对不起自己。

  “快要实习了,我来……跟你道个歉~”苏潇潇私下里性格偏腼腆,能够说出这句话也是顾北川没有料到的。

  “我干了,你随意!”顾北川抢了苏潇潇接下来的台词,夺过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杯中被倒满的啤酒,度数不高,但是气是真的大。

  “也好!”苏潇潇苦笑着喝完酒后便走了,眼中带着迷离的水渍。

  “老弟,你们这是余情未了,藕断丝连?我告诉你啊,女人啊,你哄一哄还是有破镜重圆的希望的,你看啊班长大人这也算得上是美貌与智慧并重吧?错过了后悔莫及啊!要不我们今晚去浪一圈?刚好媳妇不在家,嘿嘿!”风流江坏笑道。

  顾北川摸出已经录音一分钟的手机,点开播放键,那最后的媳妇不在家被放了无数遍……顾北川做完这个操作,面无表情的看着兄弟,说道:“你想知道这段录音交给杨晴的后果不?”

  “算你狠,哼!”

  打发掉死党无聊的情绪,顾北川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窗外的夜景看去。浮生间,无数次的眺望社会的景象,都有不同的感慨;这一次光彩耀人的霓虹灯中,顾北川看到的是惊骇。

  窗外是今天遇到的黑衣男子,手中摇摆着漆黑的锁链,锁链的末端是一枚脸盆一样大小的铁钩子,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漂浮在夜景中,面对着这包间里面的同学们。

  “……”顾北川飞快的走到窗前,将窗户猛地关起,晃荡一声巨响,引起了众人的不满,不过看在同学的份上,都没有多说什么?都只是皱着眉头的忍下了这口气。

  苏潇潇这个时候站起来拍拍手说道:“抽烟的都不要抽烟了,满屋子的烟味。”

  “那把窗户打开呗!”有人叫道。

  “外面下雨,雨都淋进来了。”苏潇潇凤目看向那人的同时,为顾北川解释道。

  这一唱一和的,不禁让大家认为这两人已经和好了,八字这么和的人,竟然还是分手了。

  “抱歉!”顾北川沉声道歉。

  “诶……算了算了,烟不抽,酒不能不喝,来北川,闷了它!”有人举起一瓶还没有开封的啤酒说道。

  “我酒量不行的……”顾北川失笑着接过酒瓶,一边说着,一边仰头灌下。

  这一幕,看的苏潇潇有些失意……带着落寞感坐下后,也被身边的闺蜜安慰着笑了几声,只不过依然苦涩。

  “嗖……”窗户在这个时间被某个物体击碎,在众人的目光都投向窗外的时候,顾北川忽然猛地朝着苏潇潇掷出酒瓶,不过好在苏潇潇及时的倒在桌上,酒瓶落空,砸到了桌上的热汤中,溅到了整桌人。

  “你有病啊!”有脾气不好的女汉子,当时就发飙了,死党也陌生看着冲动顾北川,还没来得及拉扯顾北川;他已经火速的冲到了苏潇潇的身边。

  翻过苏潇潇,大声的唤了几句苏潇潇的名字,没有反应;大家都聚集了过来,有的人主张要人工呼吸,被几个女汉子锤趴了;

  “醒醒……醒醒……”顾北川对苏潇潇还是有感情的,他们都是彼此的初恋,而且再也没有和其他人交往过;整整四年的同班同学,顾北都带着倔强,故意的回避有苏潇潇的场合,今天就是诀别,加上车祸的阴霾,所以顾北川才会这般的魂不守舍。

  真是祸不单行的一天,自己被诡异的黑影缠身就算了,眼下苏潇潇又出现了这个意外。

  “送送医院啊!……打120吗?!”团委被身边的同学催促的手忙脚乱的,都忘记急诊是打什么号码了。

  “废话!不然打114啊!”秦河当即怒喝道,这个团委几乎是什么事情都不做,当时入学的时候,他是花钱拉票买的团委;要不是有一个能力强大的苏潇潇包揽了九成九的事物,团委早就换人了。

  “好好!”团委很慌张的打着电话。

  顾北川搂着苏潇潇,近距离的观察下,顾北川发现苏潇潇今天是画了淡妆的,认识苏潇潇的人都知道,她是素颜美人,就此还上过学校贴吧的校花排行榜,虽然不是第一,不过也说明了实力。

  很显然,今天对于苏潇潇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日子。

  “你醒醒……”顾北川的双眸渐渐的湿润,点点血丝爬上眼球,心中不断的责备自己,刚刚他要是再快一点,再快一点那个黑衣就不会命中苏潇潇。

  “有没有看到刚刚是怎么回事?”几个在班上有些话语权的人掐着腰问道。

  与苏潇潇同桌的一众人等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的注意力都在窗户和酒瓶子上,很明显,真相只有顾北川知道。

  “北川……”秦河拍了拍顾北川的肩膀,作为死党,他见过顾北川消沉过,但却从没有见过他流过泪。

  “我去他大爷!”江流也很暴躁的狠狠踢了下身旁的桌子,震得上面碗筷零落。

  店家已经来了,监控录像上面表明,苏潇潇很可能是被破碎的玻璃碎片打到了哪里,只不过他们并没有在苏潇潇的身上找到伤口。

  “你们这也在粗糙了,还搞高科技的谋杀?你们混哪的!”江流这个花花公子嘴皮子是最六的,在辩论会上,他可以不带脏字的将反方骂道吐血,更何况这是普普通通的老板。

  “……”店家也很惊慌,不过好在救护车到了,顾北川和苏潇潇上了车。

  车上,医护人员给苏潇潇做了初步的检查,说没有皮外伤,但是气息明显减弱了,氧气罩挂在精致的俏颜上。

  “小伙子你是她男朋友吧?”医护人员看到顾北川魂不守舍的,关切的问道。

  “曾经是吧……”顾北川的确很伤心,简单的回答了医生的话。

  “今天分的手?”医生惊愕的问,脸上写满了不解,这么漂亮的妹子,竟然会分手。

  “几年前就分了!”

  “那你为什么刚刚还要救她?”

  “我不想她受到伤害。”

  “可是你还是没有挡住,所以你愧疚了。”

  “我们可能就这样……”顾北川忍不住的叹息流泪道。

  “你帮我一个忙,我可以让她醒来!”接下来的话让顾北川震惊,顾北川猛地转头,发现身边人都不见了,车厢里冒着莫名的苍白寒气,目光所及之处,顾北川只看到两人,一个黑衣,一个是他。

  “是你!”顾北川伸手想将这个黑衣人掐死,可是黑衣人忽然消失,顾北川扑了个空,黑衣人神秘莫测的出现在了车厢的另一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到我的,但是这无疑是帮了我一个忙。”

  “混蛋!”顾北川想要起身将黑衣人狠狠的揍一顿,没想到黑衣人的黑靴子重重的踩在他的背上,山一样的压力,使顾北川起不来。

  “这丫头的哥哥,苏萧然。今天横死街头,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所以接下来不想让你女票出事的话,和我合作,是你唯一的选择!”黑衣人在顾北川起不了身的时候,说道。

  “怎么合作?”顾北川的脸颊贴着车厢的底部,说话都成问题。

  “这是我的名片,到医院了,找一个没人的地方打给我,我们慢慢聊!”黑衣人在顾北川的衣服口袋里塞一张黑卡名片,说完之后,便消失了。

  “小伙子,小伙子!醒醒!”医护人员的声音再度在顾北川的耳畔响起,回魂的顾北川喘着粗气看向医护人员,车厢还是那个车厢,还是之前的场景,一切都没有改变。

  “说话的时候都能睡着?昨天通宵了?”医护人员狐疑着猜测道。

  “还好还好!”顾北川语无伦次的笑了笑,然后沉默的不再说话,车里面变得静静的;顾北川的手掌伸进口袋,摸到那张硬邦邦的黑卡。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有三根燃魂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有三根燃魂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