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排行十一
花卿酒2020-09-29 13:462,063

  这是一间书店,上书“有间”二字。

  咱们再往店牌儿下边看,一花甲老人戴着圆镜片的墨镜,乌漆墨黑的挡住了他透着精光的眼睛,胳膊肘圈着一根拐棍儿,两手颤颤巍巍的摊开面前小摊上的笔记本,给了对面漂染了红色发尖的女人一根圆珠笔。

  “老夫这叫称骨算命法,上下流传一千年,可窥天命。”花甲老人的声音跟他这双手一样,都是颤颤巍巍的。

  话音刚落,红色发尖的女人已经把圆珠笔扔到了他面前,笔记本的格子里,也多了一串数字。

  花甲老人看着这串数字,掐指一算,忽然面带恐惧,身子往后一退,直接摔倒在地上,指着女人说:“你,你这是个死人的生辰八字啊!”

  红色发尖的女人朝着眼角方向一瞥,忽然就委屈起来,扭头对后面走过来的男人说道:“阎十一,他说我是个死人。”

  阎十一把女人给拉了起来,塞到自己身后,面无表情的对着算命老人说道:“祸从口出,还请谨言慎行。”

  算命老人像是怕了阎十一,唯唯诺诺的“哎”了两声,给阎十一二人让道。

  田羽书依旧是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抱着阎十一的胳膊几乎要哭出来,迈着小碎步和阎十一亦步亦趋的进了书店,临了还没忘了瞪那算命老人一眼。

  等大门一关,田羽书一抹委屈的模样,慵懒的走到休息处的小沙发坐着,眼睛盯着门口的方向,指尖凝聚着一团黑蓝色的火焰。

  “这人敢在千韶街摆摊儿,还摆在了有间的正门口,你说他什么意思?”田羽书有些好笑的问道。

  “刚才我已经警告过他,你又何必伤神。”阎十一敲击键盘的动作停顿了下,“有客来了。”

  叮铃铃。

  门口的风铃一阵晃动,田羽书立刻站起身来,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齿微笑,前身微倾,对来者表示敬意。

  唐槐在短时间内迅速扫视了书店一遭,经过田羽书的时候微愣了下,最后把目光定睛在阎十一的身上。

  阎十一像是什么都没感觉到似的,继续敲着键盘。

  唐槐并没有介意,这一点耐心他还是有的。

  根据他之前的调查,有间书店几乎是在一夕之间在千韶街拔地而起,没有人知道阎十一和田羽书的真正来历,但是有些传闻说,书店的老板阎十一似乎和上边某位,模样很是相像。

  所以,即便唐槐对有间书店并没有信心,也还是在家里的逼迫之下过来了。

  阎十一动作很快,并没有给唐槐太多思量的时候,就已经把文件给打印出来了,签完字后面无表情的交给了唐槐。

  “这是……”唐槐疑惑的接过,打眼一看文件,暗暗吃惊,竟然是关于他家闹蛇灾那事儿的,立刻露出一个敬佩的微笑,微微颔首,“看来阎老板已经知道我这次的来意了,只要事情办好,报酬方面,我唐家定然是不会亏待您的。”

  等唐槐签完字走人之后,田羽书迅速关上了书店门,拿起合同:“真的和万鬼名单有关?”

  阎十一点点头,指尖凝聚起一股黑蓝色的火焰,逐渐吞噬合同。

  田羽书露出一个极其痛苦的表情,转了两个圈又躺回去沙发了,眼睛死盯着阎十一。

  她第一次见到阎十一的时候,是在奈何桥边上的奈桥渡里,手里捧着刚调好的鲜花汁打算推销出去呢,一转头便看见了鬼群中一脸清冷的阎十一,对,那会儿阎十一还不叫阎十一,只是一名新下来地府的小鬼。她眨了眨眼睛,下一秒已经到了小鬼的面前。

  “这个弟弟看起来资质奇佳,想来生前也非常人了,不如跟我走了,来日定能一飞升天。”田羽书微笑着看着小鬼,轻轻的拉起小鬼的手,而后对孟婆说道,“孟姐姐,我在这里等了七百三十九年,如今可算是见到一个合眼缘的跟班儿了,他日去了凡间,定会给你带些特产的。”

  小鬼并非真心想和田羽书离开。

  孟婆手里的那碗忘尘汤他还没来得及端过来,所以前世的事情仍然历历在目,着实是活活痛苦了一世。

  但是显然田羽书办事就讲究一个速战速决,一点没给小鬼说话的机会,直接把他带去了十殿阎王面前拜了把子。

  “既然已经拜了把子,那你们就是兄弟了,你排行第十一,不如就叫阎十一罢。”田羽书笑着在十殿阎王的名字后面加了一笔。

  阎十一也不是傻,看了看一脸欢喜的田羽书,又看了看满脸煞气的十殿阎王,深刻的认识到他这是上了贼船了,下来就被撕票的那种,于是就认了命。

  之后田羽书欢欢喜喜的收拾了自己的小书包,带着阎十一就来了人间界,然后直接就萎了。

  她一没钱二没势,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还是去求了她亲妈不知从哪儿给她认的小舅舅,才有了这间书店。

  算起来,到现在也有三年了。

  “左右无事,你还是把唐家的资料看一看,免得到时真的束手无策。”阎十一百忙之中抽空看了田羽书一眼,略有无奈。

  田羽书躺在沙发,盯着天花板,没有回答。

  “……你要是真的怕,这单我自己去吧,等任务完成我再回来。”阎十一看着田羽书有些惶然的神情,隐隐有些担心。

  天秀大厦惨遭蛇灾,刚从千面水镜得知这件事的时候,阎十一就想先去调查,毕竟有间书店开张三年,还从来没有过生意,谁承想天不怕地不怕的田羽书,唯独怕蛇,自己不去也就算了,连带着也不让阎十一出去,这才拖到了现在唐槐上门。

  士可杀不可辱,田羽书一听这话,眯了眯眼睛,看着阎十一的眼神仿佛带着刺:“我,田羽书,跺一跺脚都能让地府震三震的人,你这一身的本事都是我教的,你说我怕?”

  阎十一怀疑的看着田羽书,没说话,心里默数着:“三,二,一。”

  “十一爸爸,好好活着不香吗?为什么偏偏要作死呢?”田羽书双手合十,眨着一双卡姿兰大眼睛,卖萌卖委屈,一系列动作好不顺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根正苗红地府接班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根正苗红地府接班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