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一只羊引发的“血案”
天亦无情2020-10-27 07:252,904

  [本故事纯属虚构]

  “叮…………”

  月台上警铃响起,一辆绿皮火车由远及近缓缓停下。

  苗甫和谢永强拎着自己的行李,正从狭窄的列车车厢挤向门外。

  奈何这人实在太多了,两人挤到门口的时候差点葬送了半条命。

  “永强,永强!”

  刘一水和王小蒙看到谢永强后赶紧迎了上去。

  “你咋才到呢!”

  王小蒙可是等了好久了。

  “永强,这位是?”

  刘一水看到谢永强旁边还站着一位。

  “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大学同学苗甫,我俩上下铺的好哥们,来咱们这儿玩一段时间,旅旅游啥的。

  这是我哥刘一水,旁边这是我……”

  谢永强还没介绍完呢就被苗甫抢了话。

  “这就你女朋友王小蒙吧?在宿舍我就老听你俩半夜偷偷摸摸打电话呢,那小情话说的,听的我觉都睡不好。”

  苗甫这一说,王小蒙还有些害羞了。

  “得了别在这儿聊了,快上车吧,车搁外边呢。”

  和刘一水握了手,四人出了火车站,刘一水载着几人驶向象牙山。

  “永强,还别说,你们家这地方天晴水绿的,空气也新鲜,真是个好地方。”

  苗甫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在火车上闻了两天的脚气味儿,这大自然的气息让他此时心情舒畅。

  “那必须的。”

  谢永强自豪回道。

  农村啥都不行比城里好,但就是空气好,风景好,这一点做为一个农村人值得骄傲。

  “一水儿,最近都挺好的吧?”

  “挺好的,对了,你这次回来就不走了吧?”

  “不走了。”

  “工作定了没?”

  “听我表叔说,可能是县教委。”

  “是吗,那这回小蒙妥了,可以跟永强进城了。”

  苗甫也在一旁调侃。

  “就是啊,听永强说他是你们村唯一的大学生,这回还当了官,你可要跟着享福了。”

  王小蒙属于那种内向性格,一脸腼腆之色也没回话,小脸转向一旁乐的偷笑。

  三人聊的正高兴,刘一水的手机突然响了。

  “小梅啊………嗯…好…行…那我马上过去。”

  “咋的,对象啊?”

  “不是,县畜牧局的技术员,我牧场的技术顾问,说找我有点急事儿。”

  “诶呀,一水儿现在搞大了,都有技术顾问了。那你有急事儿就先忙你的吧,把我们撂村口就行了。”

  牧场技术上的事儿,人家在那边等着呢,刘一水也确实着急,把三人放在村口就赶往自己牧场去了。

  苗甫家里也是农村的,见到象牙山村这副炊烟袅袅、庄稼茂盛的景象心生一股亲切感。

  “永强回来啦…”

  “呀,这不永强嘛!”

  毕竟是村里唯一的大学生,一路向村里走去,有不少村民都主动向永强打招呼。

  三人刚路过村委会,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骂骂咧咧。

  “咋的你羊吃我菜你还先告状啊?”

  “这羊它就一哑巴畜生吃你两个菜你还想怎么的?”

  “哑巴畜生你就得看住!霍霍你家菜你乐意啊!”

  “那我那不忙着呢嘛。”

  苗甫乐了,这男的留一地中海头型,手里牵着一只黑羊,正指着对面那人一顿叭叭,而那位看着是个老实人,言语上有些吃亏。

  “走看热闹去!”

  八卦是人的天性,苗甫凑过去准备看看咋回事儿。

  “看什么热闹,那是我爹!”

  谢永强没好气道。

  王小蒙也翻了苗甫一眼。

  “我爹咋和你爹吵起来了呢。”

  苗甫差点一个踉跄,还真是无巧不成书,感情那吵架的二位是这两人的爹。

  “爹,咋的了这是。”

  “永强,你回来的刚好。你七大爷,他们家羊跑咱们家地里吃菜,这家给菜霍霍的!”

  见着自家大学生回来了,谢广坤的气焰更加嚣张。

  那边王小蒙也在询问发生了什么。

  “咋的了爹,你咋跟我广坤叔吵起来了呢。”

  这种情况可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她和谢永强的关系没有公布,双方家长都不知道两人在谈对象,这两家要是结了梁子,她和谢永强那关系岂不是很尴尬。

  “爹正忙的磨豆腐呢,也不知道这羊怎么跑了啊,在他家地里吃两菜,这家伙就吵吵吧喊的,搞的多大事儿一样。”

  王老七虽说是个老实人,平时不怎么跟人吵架,但是遇到谢广坤这样的,就是没脾气也得当场气出脾气来。

  再一想不对呀,自己女儿不是说进城了,怎么跟谢永强一起回来了,这就开始盘问起来。

  “你这一早上不说进城办事儿去了吗,闹了半天是接谢永强去了是吧?那人家用你接啊?”

  “我接他咋的了。”

  王小蒙莫名受气,这心里也是不服,就跟王老七顶起嘴来。

  “啥咋的了,你俩什么关系啊就接人家。”

  那边谢广坤也在问谢永强。

  “你这电话里说有人接你有人接你,就王小蒙啊?你俩什么关系需要她去接你。”

  “小蒙是我女朋友啊。”

  这话一出,两位家长顿时就闭嘴了…

  看到谢广坤和王老七那一脸吃了苍蝇屎的表情,苗甫硬是忍着想笑的冲动,不是说他幸灾乐祸,实在是眼前这一幕太狗血了。

  “啥玩意儿?你小子可真行,刚大学毕业,你就把对象领回来了?再说了,你啥人都敢领是不是?”

  王小蒙听到这话不乐意了,谢广坤这话明显是有歧视自己的意思。

  “广坤叔,你说这话啥意思啊,你觉得我配不上你们家永强啊?”

  谢广坤趾高气昂,一点没个当长辈的样子。

  “呵,大侄女啊,叔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自己觉得你能配得上我们家永强吗?”

  “你说话咋这么难听呢?永强上大学之前我两就好上了,这么多年,我也没觉得低他一等。

  永强是大学生,我是卖豆腐的,可我不是没脑子的人,我两在一起,都是各自愿意的。

  你不接受我可以,但你不能瞧不起我!”

  “小蒙!你跟人讲什么玩意儿?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回家!回去!”

  王老七按耐不住了,拉着小蒙就要回家,另一只手反过来就要把黑羊牵走。

  谢广坤当然不乐意了!

  “王老七你给我撒开,你走可以昂,这羊不能走!”

  “咋的你这还没完没了了!”

  “你说这是人话吗?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赔偿,这羊你就牵不走,什么时候你给我赔了,我就把羊给你牵回去。”

  越是老实的人,关键时刻这脾气就跟沉睡的火山将要爆发一样!

  羊的事加上谢广坤刚才损他闺女的话,让王老七失去了理智,眼睛一扫看到墙边靠着一把铁锹,抄起来就要干谢广坤。

  谢广坤就嘴皮子功夫举世无双,一看王老七抄家伙了吓得羊都不牵了。

  “妈呀王老七杀人了!王老七杀人了!”

  这家伙撒丫子边跑边喊,围观的众人一看这还了得,这一铁锹下去指不定要出什么事儿呢,包括苗甫在内,其他人都上去拦架。

  此时所有人都忽略了这一旁的黑羊,只见原本的灰色眼睛竟然开始蒙上一层红雾,而且越发猩红,身体其他部位也开始发生变化。

  原本和人膝盖差不多高的小羊,体型疯狂增长,转眼间就有半人高!而且牙齿竟然变的跟肉食动物一样又尖又利!

  也不知这羊是认人还是怎么回事,追上谢广坤照着他的屁股就是一口!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把路边树上的知了都震得飞散而去。

  肉倒是没撕下来,但谢广坤裤子当时就红了。

  “王老七你行昂,你打我就算了,还鼓捣你们家羊咬我!”

  “什么玩意儿,你就是活该,这吃草的畜生都看不惯你这损出。”

  王老七觉得有点不对劲,自家羊就是个半大的小羊崽子,这怎么一下子就长这么大了,再说也从来没见有羊咬人的。

  黑羊沾了血味儿更是癫狂,朝着谢广坤又冲了上去,喉间竟然发出一阵野兽的嘶闷声,而且露出了那锯齿般的两排牙齿。

  谢广坤吓得差点没背过气去,“妈呀这羊疯了!这羊吃人了!”

  所有人都被吓坏了,他们什么山间野兽没见过,就是遇到狼都不带怯的,可这突然见一个吃草的羊竟然跟嗜血的野兽一样,顿时都乱了分寸,没人敢上去帮忙。

  谢广坤这会儿腿都软了,眼看就要被这羊追上了,说时迟那时快。

  苗甫动了!

  他的父亲酷爱武术与格斗,算是个“民间高手”,从小受他的熏陶,苗甫也是有了这方面的兴趣,并且天赋异禀,一学就会。从小学到大学可以说是打遍校内外无敌手,打群架时更是以一抵十,江湖人称“校园大杀器”。

  眼下这种情况,他又怎能坐视不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爱情末世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村爱情末世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