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风灵曲2020-12-06 23:002,069

  “曲终人散,王小米走好,”许飞从王小米的心口上剜下一块肉。

  “砰!砰!!”

  许飞敲响了刘锦桐的房门。

  刘锦桐:“有什么事情吗?”刘锦桐礼貌问道。

  许飞:“王小米死了,这块肉请你把它炖了,肉要炖的烂烂,是给李胜杰吃的,我要安排葬礼,就不要下厨了,”许飞温柔说道,他脸色不好。

  刘锦桐:“好的,你脸色不好,没事吧?”

  许飞:“谢谢关心,我很好,”许飞转身就走。

  许飞叫了所有的人到一楼大厅,餐厅里,李术优雅的吃着早餐,三浑两素,一个蛋花汤,他从不委屈自己的胃。

  霍尔听到脚步声音,他站起,“亚瑟我要回去睡觉了,我困了,听你弹了一个晚上的钢琴。”

  李术:“请便,”李术伸手礼,矜贵的点了点头。

  金发少年就有更着走。

  李术:“罗伊·李,你的头发太丑了,明天过来我给你理发,”他对金发少年说道。

  少年羞涩的笑了笑,他赤着脚,白着脸,身上的衣服碎碎的,带着乌黑的血迹。

  叮~

  许飞弹奏钢琴曲,他的琴音又急又悲伤。

  周青:“王小米死了,我们要让她安心,就举办一个简单的葬礼好了。”周青闷闷说道。

  死亡,死亡的气息弥漫,叶翠翠哭着说道:“不可能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会死吗?我还能见到爸爸妈妈吗?”

  李术:“会的,只有呆在房间里,就会没事的,是吧!周青你对我们是这样说的。”

  周青:“是,我不否认。”

  李术:“昨天我在楼下弹了一夜的钢琴,可为什么我还活着,呆在房间里的王小米却死了?”

  许飞:“你想说什么?”周青还没说话,许飞说话了。

  李术:“为什么不告诉大家,墙上的壁画,里面的人是守护者,昨天霍尔听我弹了一夜的钢琴,他就坐在我身旁。”

  周青:“不可能,从没出过这样的事情,守护者是不能出房间的,他们只能在房间里活动。”

  刘锦桐:“太子爷,你会不会弄错了,”他听到谈话声在厨房里洗着碗,砂锅里炖着肉。

  钱多多:“能说说吗?什么叫守护者?”钱多多也插话了。

  叶翠翠:“画中,麦田里少了麦子,”叶翠翠哭着说道。

  钱萌萌:“守护者,原来如此,我的房间能听到大海的声音,少年吃饱喝足,休息够了,将在此启航。”

  钱多多:“妹妹,你说的好深奥,哥听不懂,”钱多多吞了吞口水,有些捉急,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却不知道,要闹哪样?

  周青:“选择房间非常重要,墙上的人物会选择保护,或是拒绝保护房间主人,王小米的房间,被大蛇吞掉了。”周青一口焖掉手中的红酒。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大蛇喜欢吃人,所以叫做霍尔的英雄杀死它一次又一次,可大蛇更本就杀不死,它复活第一件事,就是吃人,不过它出不了房间。

  短暂的会议,是葬礼。

  大家拿着手电筒,出了古堡。

  钱多多抱着失去呼吸的王小米,隐隐听到悲哀的哭声,钱萌萌紧紧抓着许飞的胳膊,许飞连拉又抱的才把这个挂在自己身上的累赘带到墓地。

  许飞:“挖,”他支着手电,光亮照射的地方,是王小米的归宿,这样的归宿,太过阴冷。

  钱萌萌回过神,忽然拿着锄头使劲的挖起来,钱多多愣了愣,他抱着王小米不知道放在哪里。”

  土地松软,钱萌萌挖出的坑太浅,许飞接过锄头,挖出一个很大的坑,将王小米埋葬,李术念着祷告词。

  “人生来无罪,死后自会长眠,愿逝者安息,来世不要那么多的好奇心,”李术是如此的慷慨激昂,若不是端着红酒,那鲜艳的红酒洒在王小米的墓地上,就像死人不需鲜花一样的令人讽刺。

  房间枫树林。

  周青:“王,你是如此的幼稚和愚蠢,你又是我一直追随的那道星光,哦,你沉睡太太久了,请醒来吧。”

  刘锦桐扶着李胜杰,周青煮的肉糜喂李胜杰吃下。

  “谁?谁在叫我?特么听着这么中二,”李胜杰在心中吐槽。

  嘴唇尝到香甜,他急急地想要吃掉,感受那温柔触感,李胜基终于睁开了眼睛。

  “我怎么了,”李胜杰虚弱说道,还不忘嚼着嘴里的肉糜。

  周青:“没事,你只是生病了,睡着了,”周青看着眸光暗了暗。

  李胜杰:“谢谢你们照顾我,叶翠翠呢?一定哭肿了眼睛。”李胜杰似随口问道。

  周青:“王小米死了,她去参加了葬礼。”周青勉强笑了笑。

  李胜杰:“死了,”他愕然看着周青,想着那个性格开朗的女孩。

  周青:“你好好休息,热水瓶里热水,这是感冒药,不舒服就吃两颗,”周青带着刘锦桐出了房门。

  “谢谢你们,”李胜杰笑得温暖,他就像太阳。

  周青:“啊!他就是我的王啊!我在期待什么?他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不过,笑容一样的很暖。

  我高贵的王,有一张俊美的脸,眼睛像大海,装着无数的星星,是一个善良勇敢的人。”

  周青心语,他念着他的王,他想着他的王,他的王在这里,可他又不是王。

  幽暗的森林,没有白天,我与古堡永坠黑夜。

  给我一个启示,揭开谜底,他们是谁?总觉得有人要害死我,我又惊又怒,却毫无办法。

  人有多能够忍耐,李胜杰独自在外读书,找工作,一个人默默忍受,他所有的烦恼只能写在笔记上。

  幽暗古堡,愿逝者安息,许飞背着钱萌萌回到古堡,叶翠翠和钱多多互相搀扶。

  钱多多:“我好怕,我想到我妈妈,她死的时候,爸爸带着新妈妈回家,妈妈的葬礼上,妈妈的眼睛一直没有闭上,她会不会回家看过我。会不会对我失望?我的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我像爸爸,是个坏胚子。”

  叶翠翠:“不会的,妈妈最爱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妈妈很胖,她一直想减肥,怎么也减不下来,我病了,她就瘦了,然后她也病了,差点儿死掉,叶翠翠想起妈妈,也哭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王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王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