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红玫瑰
桃汁萧肖2021-09-05 10:411,060

  心电图机的声音充斥整个病房,病床上的人已经昏迷一天一夜了。

  坐在一旁的男人,疲惫的憔悴在他脸上肆意的扩散,干涩肿胀的双眼下是厚重的青紫,双手用力搓了搓脸,粗糙的皮肤和扎手的胡茬沙沙作响。

  金浪在病床旁同样守了一天一夜。

  他面无表情的凝视着病床上的林槿,眼底满是自责。

  如果他陪同她一起去谌聒的婚礼,如果他能早点处理好局里的那点小事,如果路上没有那些红绿灯……

  他默默的动了动喉结,干涩得灼烧的喉咙才得到点滋润。

  不过想来林槿也会自己偷偷去的,她那么骄傲的人,怎么会让他看见她的难堪。

  想起昨晚医生告诉他的那些话,他怎么也对她这样的小孩子行为责怪不起来。

  “肝癌晚期,最多也就两个月。”

  也就是说,面前这个人,时日不过单指一挥间。

  想到这,他逃避似的垂下头,整个人耷拉着,弥漫着颓废和哀伤,那里还有那个穿着制服严肃不可侵犯的形象。

  这一垂头,就没有看到床上的人动了动手指,人醒了之后努力的挣扎一番才缓缓睁眼,声音哑到几乎没有:“金浪。”

  他离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高大的体型差点站不住脚,眼眶泛红,连忙吸了好几口气调整情绪。

  不敢应声,他回过神立即跑去护士站找医生。

  林槿此刻就像一张脆弱的白纸,面容苍白,身体像一张纸一样脆弱易损。

  她极力的张大眼看周围,眼皮多次像要合上,她都靠着意志力撑着。

  医院的场景看得太多了,只是怕这一合眼就再也睁不开了。

  待医生做完各项检查后,她终于能控制得了自己的大脑。

  金浪在外面和医生说了几分钟才回到病房,眼里多了几分压抑的猩红。

  “我想喝水。”

  她低哑无力的说。

  他默默的拿起棉签在纯净水里弄湿,再认真仔细在蘸涂在她干裂灰白的双唇上。

  得到一点滋润,她的声音才清楚了几分,说话仍旧费力,“金浪,让我出院吧,我想给你跳一支舞。”

  她是国际上著名的舞蹈家,舞姿绝伦,舞意刚柔并存,名扬四海,当今再没有第二个这样的林槿,她的艺术已经不是那些奖项所能去评价的了。

  她可以说是舞蹈家这个时代的代表,两年前的一场生涯闭幕演出可谓是风华绝代。

  他轻轻的将她扶起,整个人轻得仿佛没有存在,他把她拥入怀里,低沉克制的声音从胸腔里用力发出来,“好。”

  感受到这句来自胸腔里的震动,她才安心的片刻闭上眼。

  他带她去了吟市的大剧院,瘦弱得要被风吹走的林槿在舞台上却焕发新生。

  她不再是一个将死之人,穿上红裙和高跟鞋,艳红的双唇在惨白的脸上醒目妖冶。

  红裙任由在她白皙笔直的双腿掌控摇摆弧度,高跟鞋在地板上摩擦刺耳的声音在她的脚小是如此的悦耳灵动。

  风情万种的柔情,刚柔强劲的力量。

  一切的一切都活了,包括她自己。

  即便生命将近,这一刻,这朵红玫瑰的绽放比世间万物都要耀眼夺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动少年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吹动少年的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