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摩斯密码错误2020-11-25 14:393,192

  你是沈慕卿他弟吗?

  是也不是!

  毕竟,当年林琛亲手签下,经由几道公证的那纸文件上黑白分明,清清楚楚写得是父子关系。

  那是5年前的Z市。

  要知道就算是平淡无奇,摸不着出彩地方,各项指标差的被领导视为眼中钉的偏远小城,也还是会偶然有那么一两个好心人出没。

  据不可靠消息,Z市仅有的这所孤儿院就是一对夫妻,在此处找回失踪多年的孩子后捐款300万建成的。那门外石碑上刻着的海鸥两个字,一个遒劲有力,一个姿态虚和,也是他们所题,看样子显然是为了这份善心操了不少心。

  可惜,给钱的时候,从口袋里把它掏出来的时候,好话连篇,哄得你就是个大爷。但钱给出了,自那一刻起,也就跟你没关系了。你的期许,你的祝愿,不仅可能是一场空,甚至也许会成了一把刀。

  尤其是这几年,上面越发不争气,下面那些人的贪欲,胃口也就越来越大,越来越明目张胆。

  孤儿院那些10来岁的孩子,个个面黄肌瘦,却宁愿赖在那个灰色的大院子里,宁愿走上个十几里路去那充满灰尘的破旧工厂打零工,扛沙袋,或者二三结队的趁着夜晚出去捡垃圾,拾菜叶也不想被院长哪天一顿“好心安排”,给让人领养了去。

  可是,该来的总会来,和你愿不愿意从不相干。

  邵凡打扫完屋子后,抬头望天,估摸着已经过了吃早饭的点。揉了揉肚子,许久未剪的乱发遮住了眼睛,不由叹了一口气。昨天,发了一天的烧,耽误的活据说已经害林琛被院长打了一顿,现在还是不要再去麻烦他了吧!

  于是,换了一条路,去往后院拾柴火。没想到,刚拐了一个弯,就在墙角撞上了马宝鹏他们三人。看样子也是刚从饭堂出来,拾拉着拖鞋,手上还拿着根牙签在嘴里挑牙。

  马宝鹏看到邵凡后,眼睛一亮,抱着胳膊转头看向一旁的两人。

  “你们听说了吗?院长昨天说,今天可是有人要来拾小狗的。据说还是个有钱的主,开的车,那叫一个壕,都是电视上那些东边的大富豪开的。我看,要不然我们今天把他交出去就!”

  另一个人接声应和。

  “对,我早就有这想法,都不知道院长为什么要留他这么久。好歹也是个男的,却天天跟个病秧子似的,浪费粮食。还不如早点把他给卖了,你看这长得这么俏,这脸蛋,一看就惹人疼,招人喜欢是不是?”

  显然这几人素日狼狈为奸惯了,你一句我一句,不仅话接的顺畅彼此心意,就连这指指点点的猥琐样也跟一个炉子里打出来似的。

  可能有点荒缪,或者叫不争气吧!邵凡也是被堵习惯了,一抬头,看到他们几人又跟往常一样围了上来,也懒得叫喊和搭理,掉头就走。却没想到,今天,他们中不知道谁,竟然从背后一脚将他踹倒在地。

  这一下子是直挺挺地摔倒在地,胳膊似乎不仅脱臼还被石子磨烂了。他捂着脸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到了这一群人嘴里的污言秽语。

  可笑吗?恶心吗?取名海鸥,寓意坚毅,那么美好的孤儿院。道貌岸然,西装笔挺的院长却常年干着幼童交易这一龌蹉事,而且还是男女不忌。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对邵凡来说,也都是早有预料和心理准备的事,低着头叹了一口气。对于这一天的到来,竟然感觉到了一丝解脱

  要知道在孤儿院的这些年,这一天天过的日子,在他这种病秧子看来,就从未有过什么灿烂盛大,什么美好希望,只有咬牙苦熬。

  整个人又累又苦,早就心力交瘁,有了认命的打算,早就想等着进坟头的那一天。可惜,这面前几人就是如此也不肯放过他。

  毕竟,面前这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只要眼睛不瞎,也能瞧出是个美人。尤其是这从地上爬起来的样子,白皙洁净脸上被沾上了泥,眼角通红,柔弱无助,更让人添了几分想去怜惜疼爱的欲望。

  于是,几人互相看了一眼,嘿嘿地笑了两声,只字未提却又不言而喻,尽在其中,把手伸向了不该摸的地方。

  20岁的沈慕卿会出现在这个高原之下的偏远破旧小城,实在是偶然不能再偶然的事。

  刚刚大学毕业的人,本身就是惊才绝艳,青年身量,少年风貌,一双眼睛漂亮勾人,藏着杳杳星光。隔着远处,看着这人勾起嘴角时,觉得他轻佻顽劣。可若凑近,却又觉得清澈透明,温和柔润,放在手心里,就像只会炸毛的花猫。

  作为已经成功洗白的黑道世家的小少爷,虽然大学念的是文物保护这一,与家族洗白后仍是可以说,几乎不相关,不着道的专业,但是论理毕业后也该回台北的企业里继承家业。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又或者叫命中注定他势必要走这一趟,还清他父亲和他欠下的债。

  那年他正巧在去学校拍毕业照的路上,一通电话接完,把沈慕卿气得直接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连毕业证都不去领了,从台北机场直接买了一张飞机票跑来了内地。

  和自己多年未见的一群狐朋狗友当天夜里就聚在了当地酒吧,整整喝了一个通宵。第二天傍晚酒醒后,几人从12楼的窗外看着被霞光笼着的西安城,觉得无聊,找不到能够玩乐的地方。于是,商量了一下,一拍即合,一群人次日就开着越野车,成群结队的跑到了西藏,学人家去朝圣,转山。

  眼看着快到达目的地,孤儿院铁大门外,石碑上的那两个字让沈慕卿这个半近视的人都看得越来越清晰了 。前面的车却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沈慕卿焦躁的拍了拍方向盘,不由皱起眉头。

  他猛地一踩刹车,按了车里的喇叭,喊前面的人回头,探出车窗说道:“不是吧!赵志昶,你打算来真的?这主意你不觉得有点坑吗?我们这可都快到人家门口了,现在再不走,一会可就真走不了了?”

  赵志昶,沈慕卿狐朋狗友中的一员,因着尾字的缘故,沈慕卿习惯笑着喊他永日兄。虽然瘦瘦弱弱,长得勉为其难也称得上清秀二字,可是那脖子上偏偏挂着的手腕粗的大金链子,再加上梳的油亮的发型总让人觉得这是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土大款。任你想破脑袋也不会猜到,这人可是标标准准的书香门第。

  “怎么搞的?你还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啊?你是不是瞧不起人?而且,你说,这主意到底哪里不好?到底哪里有问题?”

  沈慕卿听后,撑着下巴抬头看天,哑然无言。他抱着胳膊在座位上思考了半天,的确这主意明明一听就很坑。但是,偏偏他怎么也想不出哪里有问题,摇了摇头后,认命地和他开到了孤儿院门口。

  藏北高原这一行,为了目睹难得一见的人间奇景,他们放弃了被誉为中国最美景观大道的华夏318线路,在出发之前特地寻了条人迹稀少的路线。

  日喀则的草场,拉萨的日落,孜珠寺的惊艳,彩色经幡在风中狂卷,林芝雪山巍峨壮观,牛羊和牧民帐篷零零散散的分布在这高原上。

  这场旅行,出发前是以朝圣为目的,原该是洗涤心灵,可却在纳木错的湖畔出了差错。惯如往常的晴朗天气,日光充足,穿着藏袍的姑娘,站在闪闪发光的纳木错旁,一碗酥油茶,成功做了勾魂的妖精。

  赵志昶似乎也不好意思,大晚上,搓着手站在沈慕卿的帐篷外吹了半天冷风,把沈慕卿气得翻了个白眼。若不是外面那堆篝火把人影照的异常清晰,打扰睡觉,他都打算装作看不见了,掀开帐篷骂道:

  “你特么的不会来真的吧!先说清楚,我可不是鼓励你做负心汉啊。问题是这任谁看,撑死也就算是一场艳遇,好不好!先不说什么习俗问题,那姑娘汉语都说不利索,你们交流都成问题,这才1个月啊,你们到底怎么搞的如此热火朝天。而且,你还自作主张把你订婚戒指给了,你爸你妈同意了吗?你信不信他们能敲断你的腿。”

  “这就是你不知道了,我一见到她,心脏就在胸膛里跳个不停,感觉整个人都喘不过来气了。”

  沈慕卿呛了一口水在嘴里,差点没缓过气来,笑骂,“你怎么就确定这不是迟来的高原反应呢?”

  赵志昶瞪了他一眼,一拳砸在沈慕卿身上:“因为还有害怕,想要触摸却不敢触摸的那种害怕。”

  赵志昶这一番话,沈慕卿那一年完完全全的是左耳进右耳出。在他当时看来,他们这一行人,虽然外人看起来都不咋样,但是赵志昶已经算是一群狐朋狗友中比较靠谱的。所以,即使事情发展到现在,完全超出了沈慕卿的预料,他还是打算努力劝说赵志昶再认真考虑一下。

  然而,没想到,之后他浪费半天口舌的话,赵志昶也是一句没听进去,一杯青稞酒下肚,提了一个让他觉得更坑的想法,搁在女频小说城里,那是作者们都不打算用的狗血桥段,写出来是会被读者喷的智障主意。

  沈慕卿听后一肚子火,拍了拍桌子,打算骂他一顿。可是张了张嘴,起了那个范,对上赵志昶一脸认真的表情,却发现这个点子,他好像也找不到到底哪里有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狼崽要造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捡个狼崽要造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