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夜华白浅成亲
流年的霜花2020-12-20 21:444,714

  夜华白浅重回天界,在老天君的准许下,他们成亲了!

  以彩虹🌈为拱门,红黄蓝三色织就的锦缎铺地,顶上以多颗大大的夜明珠制成吊灯,最里面的背景墙涂以民间最喜庆的大红色,这样的婚礼现场即低调又体现出主人的身份特征,永生永世难忘,哪怕过了千年万年,只要看到这样的设计就会让我想起你――夜华。

  记得当初白浅上神穿的是大红的喜服,夜华依然是一身青袍。老天君嫡孙夜华和狐帝之女白浅上神的婚礼就这样开始了。这是天界的大事,为此天界大庆了三天三夜。你担心魔族乘此来犯,依然是一身青袍,不敢有丝毫大意,天宫也被布置的内松外紧。魔族未敢来犯。

  夜晚,夜华的寝殿透着华光,他对白浅说:“你真是只迷惑人的小狐狸”

  白浅说:“是吗?那我也只迷惑你一个”

  白浅又说“你看你一到夜晚就光华大盛”

  “难道我白天没有光华吗?”

  “有,你时时刻刻都有”白浅笑着说。

  夜华说:“你的笑声更迷人,像银铃一样。

  说着吻了上去,竟现出龙身,把白浅抱在怀中,白浅一身白衣,身上散发淡淡白光,犹如抱着一颗夜明珠…

  成亲后,老天君让位,夜华成了九重天的最高统治者。振广袖 列馔张罍捧香樽,升阶纳陛进三牲,执玉笏 正襟垂缨拜晴明,端语庄容谒九重,勾划阴阳理日月,通灵川泽法纵横,卜算祸福飨神鬼,了悟乾坤续枯荣。

  夜华白浅婚后生活甜蜜,他们相亲相爱,成了天界的典范。夜华依然勤奋,每天早上天蒙蒙亮白浅上神还在睡梦中,他就走了,来到大殿钟鼓声敲响四下时,他已经在处理各种事务了。夜华容颜肃穆,居中端坐,批阅奏章,处理事务游刃有余。早上七点多钟,白浅上神端来亲自为他做的早餐,二人相视一笑,吃着早餐。四目交错,没有太多的话语,心里盛着满满的暖、满满的爱!(幽狐)

  白玉墙,红岩壁,曾见你凌波舞裙裾。花开做并蒂,焰纹坠罗衣,剪一段旖旎落眼底。沉香案,拢烟雨,曾见你,倚楼待归期。彩雀知我意,你来作东园栖。划一寸风光烙心里,故地又霜起,谁把相思裁梦里。片片玉匣写满这诗句,垂手弄珠玑,抚动旧思绪,风过一池秋水起涟漪。月光练如洗,谁流朱砂泪一滴,寸寸丝缕掩没这秘密,夜风吹无迹。温软如呓语,这一件玉衣再为你织起。

  这样温馨的场景被佛看到了,他是被鼓声吸引过来的。每天这么早的鼓声是谁敲的?敲这么早干什么呢?他很好奇竟有人比他们早。他们诵经是早上五点,经声佛号唤回多少苦海迷路人,慈悲为怀的他看到勤政为民的夜华很是欣赏。当他看到白浅上神送来早餐,二人如此恩爱的吃早餐,目光流转处,眉宇间流露的爱意是那么自然,不温不火、缠绵悱恻,似水般缓缓流淌,让看到的人都为之感染,默默祝福。让他相信了那句话“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佛看到这样的场景微微点头表示赞赏,佛观察了他们两个月,天天如此,佛离开了!

  他们的小团子被送去墨渊上神那里学习去了,一去三年。他们的小女儿也出生了,孩子乖巧伶俐。

  夜华算算三年没见儿子了十分想念,这墨渊上神不在昆仑虚授课了,带着团子两人去了另一处山上。这里虽没有昆仑虚高,不过山中峰峦叠翠倒也别有一番景致。

  这一日,夜华放下手中的工作,问白浅上神:“也不知道咱们的儿子学艺学的怎么样了?他的太师父墨渊上神都教了他些什么?”

  白浅上神说:“不如我们去看看!”

  夜华点点头“好,不过别打扰他们。”

  二人驾着祥云来至墨渊上神居住的山顶向下望,但见山中翠柏茂密,一处平地上团子正在垒石头。一块块石头被他高高垒起,也不知垒了多久,竟像小山一样,山下不远处还有两处石头垒成的小山峰。

  咦!这是在干什么?二人不解,于是飘然落下,来到团子身边。团子长高了许多,见到娘亲爹爹高兴的搂住娘亲,用小嘴一个劲的亲他娘亲的脸,一旁的夜华看着母子二人幸福的笑了。

  白浅上神问儿子:“你每天都在垒这些石头吗?”

  “嗯,太师父让垒的,我也不知道干什么用。”

  “也许师父有他的道理吧!”白浅上神对师父的教诲从来没有怀疑过。“太师父呢?”

  “他去西天佛祖那去了!”

  小团子幸福的拉着父母的手一路指点着,带他们欣赏这里的风景。

  这里真可谓是一处天然氧吧!苍松翠柏非常茂密,直插云端,千姿百态,层层叠叠,山上雾气茵雯,更凭添了一种仙气。山中各种植被很多,每走一段路就会有些小花点缀期间。

  团子说:“这些花都是爹爹种的,他知道娘亲喜欢花,也知道娘亲会来看我,就偷偷跑来种下这些花。”白浅上神心中还想呢,这些花看似天然,却间隔有序。团子不说她还以为师父闲暇时种的呢!她看了看身边的夜华,为自己能有如此体贴入微的夫君感到很圆满。幸福不过如此!

  他们一路走着,上坡时夜华怕白浅累时不时的伸手拉她一把,团子幸福的跟在一旁,他看到一块巨石说:“这块石头不好看,要是在上面刻个图案就好了!”白浅上神用手指了指巨石,石头上立刻出现了一只眼睛。夜华说:“下面的我来。”他一挥袖子,再看那巨石宛如一个人侧立在那。团子兴奋的拍手说:“爹爹好厉害!”得到儿子的夸奖夜华嘴角微微上翘。他们又走到一大石头旁,白浅上神手一伸,一掌过去,大石上立刻留下深深的掌印。夜华说:“你的手指太细了”白浅上神又补了一掌问:“怎么样?”团子说:“娘亲好厉害!”

  白浅上神问团子:“咱们这样,你太师父回来不会生气吧!”

  “不会的,太师父不太关注这些。”

  白浅上神微微点头,他们继续往前走,又看到一大石头,团子说:“这块石头上留下什么好呢?”白浅上神说:“我来个九阴白骨爪吧!”说完一抓,团子这时打了个喷嚏,大石上立刻出现许多大小不一的坑。夜华说:“看看你们俩把这石头弄的,好不叫人心疼,我也来两下吧!”说完,大石上出现了如斧凿般的痕迹。他们来到山下,团子兴奋的指着一座小石头山说:“娘亲你们看,那是我以前垒的,好不好?”

  “好!我们团子垒的当然好了。”白浅上神慈爱的摸着团子的头。他们陪团子待了半天,夜华说:“我们该走了,以后再来看你,你要好好练功啊!”团子噘着小嘴不情愿的说:“那你们啥时候再来呀?”

  白浅上神说:“不会太久的,没事我们就会来的。”

  墨渊上神修成佛后,这座山就留给了团子。

  团子修炼的这座山就是辽宁医巫闾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辽宁省北镇市、义县交接处,占地面积 1482 公顷。分为大朝阳、大石湖、老爷岭和宝林楼四大景区。

  辽宁医巫闾山国家森林公园境内医巫闾山属阴山山系松岭山脉,是内蒙高原到辽河平原的三大屏障之一,是辽西低山丘陵地区的重要组成部分。全山海拔多在200-800米之间,主峰大望海山海拔866.6米。位于大朝阳山峰上的十八登就是当年张三丰曾修炼过的地方,那上面有块大石头布满坑洼,就是东方彧卿为纪念花千骨被绝情池水而毁的脸而建,山上古迹尚存。这里曾是花千骨当年被逐的蛮荒之地,每年春天满山遍野的梨花竞相开放,如同白雪飘落。五月的小镇,一树树的梨花,仿佛一朵朵飘逸的白云,花瓣晶莹,相依相偎。

  白浅上神和夜华的儿子在墨渊上神那修炼了不知多少年,离他不远有一座山峰,那里有块石头如同金蝉,团子在那里练功,单手一劈,两三百米的巨石被他硬生生砍开,他找来一块似月亮般的石头放在空隙处,母亲来时好让她做在上面休息。

  父母来看他,坐在不远处的山上下棋,妹妹跟在后面。团子看到了他们,过去打招呼,他也在旁边看他们下棋。白浅上神后来成就佛果,因她是阿弥陀佛所化,团子后来在山上建庙,供奉五方佛,又建观音像。这座山就是辽宁北镇的五佛寺。

  佛想起夜华白浅以神通观之,还是那么令人舒服的画面,n年后,还是那样的恩爱。他们的恩爱传遍九重天,大家都说他们是一对好姻缘。

  他们没事时下下棋(相思局),黑白交错一步一步走成局,招招步步熟路一目千万里,走险峰破珍珑棋局只愿于你对奕,朝朝暮暮与你相伴相思局,落子成默契。局终棋散为你拨弄一曲……夜华的画功了得,那是画什么像什么,见过没见过的都能画出来。从山塘到虎丘,水墨画功浑厚。

  三生花草梦呀苏州,红尘中的盛世繁华地,富贵又温柔,人家尽枕河岸,杏花吹满额头,吴侬软语嫣然笑啊,我梦魂被勾走

  燕尾剪春韭

  烟雨诉说离愁

  随风漫步到时光的巷口

  岁月吴声琴箫合奏

  痴绝吴梦到苏州

  桃花爬上过云楼

  长大入戏醉呀苏州

  天堂里的清秀小娘鱼

  人面红酥手

  绿裙罩着粉衫

  暗香盈满衣袖

  醉里吴音相媚好

  风暖了少年游

  燕尾剪春韭烟雨诉说离愁

  随风漫步到时光的巷口

  春色入眼眸春风吹开情窦

  白浅上神没事就捧了话剧本子看,看过后就讲给夜华听,书卷轻阖掩去一段韶华年,日子过得倒也逍遥。夜华看她实在无聊就让她多去佛那里听经,白浅上神还真就去了。

  这白浅上神起初看佛经觉得没什么,里面记述的都是佛度化众生的故事。佛看她慧根深厚,让她讲里面的道理,她看一遍佛经就懂得七八分里面的道理,她成了佛的弟子。通过学习,她知道了佛生生世世度化众生的苦行,对佛产生了敬佩,发愿如佛那样到世间度化众生。

  天上也下雨,这九重天上的雨不大不小,房子、院子里的一切,包括树木都被清洗的干干净净。原来这九重天上的雨都是佛祖来布,佛祖有一世转生为龙王,他这龙王发的是利益一切众生的愿,这天庭的雨水全由他来布,他派了手下的龙王定时布雨,为的是清洗仙界各处的殿堂,所以仙界各处总是干干净净。

  夜华的院子里有一口大缸,里面盛着水,缸前有一小水渠通向院外,天上定期会有佛降下甘露。缸里的水满了,就会顺着那条小渠流出。白浅问夜华:“那水流向何处了?”夜华说:“流向人间了,流到人间就成了雨水,滋润万物。”

  白浅上神一听笑了:“这么点水能滋润万物?”

  夜华说:“别小看这点水,它刚刚好,如果我这的水流上三天,那人间就要发大水了。”

  白浅上神听了疑惑“这么神奇?”

  这天白浅上神走到距离大门口几步之遥的地方看到缸上有个簸箕,里面已经积了好些水,边上有一点污渍,好像是鸟粪之类的,她弯腰端起簸箕晃了晃,想把边上的鸟粪冲掉,然后手一歪,将簸箕中的水倒了出去。前边正好是出水口,水一下流了出去,她心里默默想着:就让这水滋养大地利益众生吧!

  夜华突然出现她身后,只说了句“素素”便消失了,那语气中似有嗔怪之意又急切切的。白浅顺着他消失的方向望去,见他好似向凡间方向而去,心里纳闷“他这么急匆匆的是干嘛去了,我也随他看看去。”

  白浅上神随后追去,呀!这人间好像发水了,天空还在下雨。不远处有水正奔腾而下,水中有几位龙王正张大了嘴喝水。正疑惑间,突然雨过天晴,阳光照得大地暖洋洋,太阳光好强,好刺眼,上神赶紧用袖子遮住阳光。

  夜华看到了白浅,告诉她:“我掌管人间的行云、布雨,龙王都归我管。别小看这簸箕里的水,这水倒下去人间就会发洪水,我的院中有口大缸,这簸箕中的水应倒在缸里,便于人间干旱时解救苍生而留的。院中有个排水口,缸满了,水会顺着排水口流出去一点点,若排水口堵上了,人间将大旱。平时天上下小雨,人间下大雨。当人们求雨时,天上的官员就会根据这一地区人们平时的功过来决定布多少雨。”

  白浅上神这才明白夜华每天批阅公文原来是在查看官员报上来的人间的各种诉求,天上的官员各司其职,每天记录人间每个人的功过,论功过进行奖惩。如果某地大旱或大灾,定是这里的人多行恶事,或恶念太多,贪心太重,不敬神灵。想想夜华每天还真是累,光这一样就够累的,他管的事还多着呢!这太子的位置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

  后来夜华告诉她,幸亏她当时发愿利益众生,否则人间就遭殃了,他一开始还奇怪这水为何没造成大的灾难呢!

  诸法寂灭相,不可以言宣。是法不可示,言辞相寂灭。

  佛法的广大,并非用人间的话语可以清楚解释。人间的话语固定不变,而佛法就会随着事物的变动而显示不同的结果。于是佛说“一切法,无有定法”。我们只有在这些不定法中,寻找与我们不断的遇到的事,进行着更改自己的行为。以达到修行的目的。

  很多人时常研究佛法,却不去具体的修行。只因为佛法随着事物的变化,有不同的示现。又有许多的说出的言辞,亦会随着时间、事物的变化,而变得不可理解。所以,我们理解佛法,需要追溯它的来源。更要知道当时的时代环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