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寻找花千骨
流年的霜花2020-12-18 15:221,592

  一自魂销那壁厢,至今寤寐不断忘。

  当时交臂还相失,此后思君空断肠。

  这时有人提醒白子画,小骨一魄尚在,很可能活着,被复活的杀阡陌带走了,他立刻顺着人们指点的方向去找。

  他在日光的中央寻找,苦苦寻找,凡是他去过的地方,包括天界,他找寻了一遍。可是杀阡陌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怎么都找不到。他一开始是恼怒的,气杀阡陌不该这样,可是后来就被苦苦的寻找代替了。他怎么都找不到杀阡陌,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眼角本无皱伤过后却惹出禅忧,纵有玉宇琼楼奈何独自受,心中本无泪寂寥却又撕开伤口,有些事无法回到往昔,有些话不必太在意,有些人不能轻易放弃,有些情一定要珍惜,我还在原地走不出困局……

   六界的人都知道,当初高高在上的长留上仙,自花千骨死后,就像着了魔,到处找小骨,小骨一魄尚在给了他希望。              

  夜,痛感真切!回到绝情殿白子画被深深的思念折磨着,敲小骨的屋门,幻想着她能像以前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可无人应答。他开始头疼,服下药片并没有麻痹他的神经。即使闭上眼睛,小骨的面容依旧浮现。他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回味着她说的话,有着一套他琢磨不透的道理,他陷入深深的思念当中,若能再次拥抱她,他永远不会再放手。我寻你千百度日出到迟暮,一瓢江湖我沉浮,我寻你千百度又一岁荣枯,可你从不在灯火阑珊处,怅然入梦梦几月醒几年,往事凄艳用情浅两手缘……

   断弦声轻诉说相思寥落,指间雪陨落是泪煎心灼,风雪将断弦声声湮没,一段情成蹉跎……回首错过,留下无尽的承诺,转眼数载已过,铜铃声却还在执着,只剩铜铃还在诉说,谁曾许诺用一生换你笑容如昨,用一生换你无祸……

  摩严对儒尊说:子画疯了!我有过错,我要去面壁思过,长留就交给师弟你了!然后就闭门思过去了。

  百年更迭刹那而过,命运劫数无人闻说,谁人消逝,谁人泪落……

  白子画在世界各地找杀阡陌,天上人间找了个遍。然而,那样一个张扬又跋扈的人,竟仿佛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于是白子画时常会陷入一种或恐慌或迷惘的状态,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而小骨一魄未灭不过是他自我安慰的幻想罢了。亲手杀她的那一幕,丝毫没有随着时间淡化,日日夜夜折磨着他,胜似凌迟。他常常在心里对小骨说:小骨,这么多年了,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你还不肯原谅我吗?什么时候你才能让我找到你?

  情一动心就痛……

  那日杀阡陌带着小骨直飞九重天,将小骨安置在他的大殿,让仙娥好好照顾,又将小骨换下来的衣物交给夜华,想用聚魂灯把其它的魂魄聚齐。然后找到司命星君气急败坏的说:司命,你再写个剧本,下辈子让白子画一出生就失去亲生父母,病弱,再入魔教,然后与正界人士为敌,一生都活在复仇中。与小骨相爱却不能相守,还要让他们有孩子却不等出生就夭折。

  “帝君,这是不是太残忍了?”司命甚是为难的说。

  “残忍?你看看小骨受的苦,遭的罪,我要替她出气。”

  “帝君,据小的所知,这花千骨爱白子画爱的死了都要让他好好活着,还以神的名义诅咒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这哪是诅咒,这分明是保护吗。他死不了哪来的下辈子。”

  “我不管,我就是要折磨他,惩罚他。”

  “帝君,我看您就不用操心了,这白子画现在已经生不如死了,他到处找花千骨都要疯了,您就好好的休息吧!”

  “嗯,这还差不多,就让他先疯着吧!我得去闭关修炼了。”

  “帝君,据说您的手下单春秋一直在找您,魔族纷纷弃恶从善了!”

  “那就让他找着,弃恶从善,那正是小骨希望的,好!”

  杀阡陌为啥会有亦正亦邪的性子,原来他曾是天地共主东华帝君。那他为何去当魔君?完全是受了佛的嘱托去保护小骨。

  白子画那里知道这些,他在痛苦中寻找小骨。也想像着小骨会不会混在了天界的仙娥中,他苦苦寻找,却没有看到小骨的脸。此时的小骨尚未苏醒,只有一魄的她确实太虚弱了,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虽然有气息却微弱的很,睡梦中的她陷入一个又一个的梦境。白子画一路循着小骨微弱的气息到了东华帝君府,他站在府门前徘徊了一会,有怀疑,又觉得小骨不可能在这,最后还是离开了!与小骨失之交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