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七魄皆毁
流年的霜花2020-12-18 18:044,854

  罪孽终于在天堂中浮现,一瞬间黑暗模糊了真实的世界,交错没有界限……

  白子画一怒之下将悯生剑刺入了小骨的心间,小骨不顾凶险,迎了上去。

  皓腕如雪覆手间,难断相思缱倦,薄刃微偏胜败已辨,慨叹枉费供奉辰砂散……

  花千骨低头看着剑上滴落的血,爱过的罪,相思恋,终于结束了!以自己魂飞魄散为代价……

  愿这血化作百里杜鹃……涅槃轮,你可曾记得我的脸……风絮飘残已化萍,泥莲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记得当初芳草斜阳,

  雨后新荷初吐芬芳

  缘定三生多少痴狂,

  自君别后山高水长,

  魂兮梦兮不曾相忘,

  天上人间无限思量

  天悠悠,水悠悠,

  柔情似水往事难留,

  携手长亭相对凝眸,

  烛影摇红多少温柔

  前生有约今生难求

  自君别后几度春秋,

  魂兮梦兮有志难酬,

  天上人间不见不休

  观,浩大天地,月朗星稀,跋涉千里却因你而来……现实中的你我早已不能割舍,愈执着愈是错。

  缘起,谁为情执迷,誓言里谁与你说不弃,终难写天意。

  缘逆,问何日归期,潮歌里汐语声声未息,日月待星辰重启。

  一段情成蹉跎……光阴修补残破的底片,竟碎裂,重叠的线索始终没有缺陷,在须臾之间破裂…宿命中究竟多少对错,谁又能看清是非因果。

  再见了白子画、再见了长留、再见了我所热爱的这个世界……

  谁也没想到拥有了妖神之力的花千骨竟以这种最惨烈的方式离开,七魄皆毁葬重天……

  山河寂,这不息的生命执着的意义,日月与星辰同明,神编织的梦境将真实都藏尽。

  当心中神只魂灭终寂,该如何隐匿尘封的往昔,谁还在等奇迹?

  年少的梦念 犹萦牵

  灵岛花开的水边

  寂夜的星悬 天河间

  仿若梦中烟花绚

  昔日的少年 旧容颜

  英姿飒飒御剑仙

  曾经的心愿 一生缘

  终成云纱般诗篇

  路悠远 引向天边

  错身瞬间 却似又依恋你笑靥

  碧水涟涟 银色流光浮现

  回忆中依稀可辨

  恍然 往事如烟 散落似枯叶

  徒留 一世传说后人倾羡

  怎堪 沧海桑田 豪气化霜雪

  仍不怨 与君共走世间

  荏苒 几经风月 剑指问苍天

  任青锋 惊起波澜万千

  前世的相思 何处寄

  三世情缠难再续

  谁与我同舟 共风雨

  重写已定的结局……

  当初命运之神把花千骨推向了白子画,白子画不是不爱她,是不敢爱!观世音菩萨曾告诫他,千年修行,一旦仙身被废,后果是他不敢想的,无论如何都不能破了仙身。

  云垂之心,未明的天谕,向何方寻觅?灰色漩涡,人心是所谓原罪苦厄。阳光下渗透唯一颜色,迷惘之中抉择,步步为营,天心叵测。

  当闵生剑刺入花千骨胸膛的那一刻,白子画的心也砰然碎裂,也要随她而去,自爆而亡。

  可花千骨将妖神之力注入他的体内,用最后的力气在他耳边说:我活着,妖魔惧怕我的妖神之力,对我敬畏,而所谓的正道人士,惧怕我,想杀死我,可我是不死之身。六界因我而动荡不安,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用我的死换世界和平安宁,如今,我的妖神之力正飞往世界的各个角落,有妖神之力的地方就有我。凡是顺从我意志的人我保他两世和平安宁,希望你把我的意志传达出去,不要让我白死……白子画,我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不老不死,不伤不灭!”(仙剑赋 )

  最后的对话精彩,无私无畏的牺牲全是大爱!

  时间仿佛瞬间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悲痛之中的白子画看到眼前所有的一切仿佛都逆流而行,无数漂浮的微光重新聚集回自己体内,左臂剧烈的开始疼痛起来,他甚至听到皮肉生长的声音。颤抖的拉开衣袖,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块疤痕再次好好的印在自己手上。花千骨凄惨的笑,耻辱是么?我非要让它永生永世留在你的手臂上,日日夜夜锥心刻骨的痛着,内疚着。看着白子画震惊的神情,她已不知应该为所做的这一切感到快意还是可悲,神魂抽离,终归只能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白子画,今生所做的一切,我从未后悔过。可是若能重来一次,我再也不要爱上你!”

  白子画悲痛欲绝,可他死不了,他陷入颓废的状态。他跌坐在草地上,抱着小骨,他怎么会看不到她的前世今生呢?在她成为他白子画的徒弟后,在他们的朝夕相处中,他已洞悉一切,往昔的记忆在慢慢复苏,小骨无数世前曾是他的妻子。他知道小骨爱上他了,为了救他不顾自己的生死,一次次为救他放出自己的血,看着那血,他能想象出来是多么的痛苦,他怎么可能喝了那血?小骨逼他喝血,不惜亲密接触,那么小的她却那么勇敢。为了他偷盗神器,不惜与天下为敌,受审时却死也不说,为他受了太多苦,如今连命都不要了……七魄皆毁恐怕来生再也不会想起他是谁了吧?

  他想起紫薰,想起生生世世中为他而死或者为了爱他而心痛入魔的女人,他要在来世通通还给她们。不就是爱吗,爱他,要和他在一起吗?他都给她们,身体给她们,财产给她们,她们还要什么?他的命吗?小骨不要他的命,要他好好活着,可这样的行尸走肉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小骨的一缕魂魄离开身体在虚空中看着白子画,看到他如此颓废很难过,难道自己选择死错了吗?(世上岂有神仙哉)

  花千骨的血蔓延到周围,周围的地上开出片片火红的杜鹃花,“杜鹃啼血”他白子画怎么可能不懂!他的心也在滴血,想小骨为爱而生,爱这个世界,爱他,从未放手过。想到自己一直追寻的无非是慈悲众生。他一直这么教导小骨,如今小骨为了众生而选择让自己亲手杀了她,她何其残忍!白子画为自己的决定而感到深深的自责,他完全不需要那样的,既然慈悲众生,为何还要对她痛下杀手?后悔、自责、痛苦深深的折磨着他,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哭声已喑哑……

  白子画感觉到小骨越来越轻,他仰天大笑起来,双目赤红,满脸都是泪水……“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让我亲手杀了你之后,留我一个人?想要什么,你说就是了。不管对的错的,我都给你。爱给你,人给你。六界覆灭干我们何事?这些人是生是死干我们何事?我带你走,去哪里都可以,你想怎样都行。只是不要离开我……”

  虚空中千骨那一魄看着痛苦的白子画抱着她的身体似乎要入魔,心中难过:陌路非罪,为何惹天嫌?娑婆缠绵,不过是个纪念,恩与恨看破,朱颜今与昔,不忘我们共同成佛的誓言,就让一切沉睡吧!看着白子画那寂寞的双肩因痛哭而微微颤抖,是如此的憔悴。想起林中初见,衣袂翩翩胜雪的白子画让自己默默依恋又难言,那含笑的眼眸是如此的梦魇,如今转瞬破灭……茫茫黄泉我愿生死换相见,来生一定要去一个没有嫉妒!没有猜疑,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

  小骨的身体在白子画的怀中慢慢化作无数道光芒,往十方神器飞去。顿时神器光芒大震,大雨停息,周围亮得叫人睁不开眼睛。所有妖力都往正中心一个地方重新注入,炎水玉。光芒从海上开始,和着花千骨鲜红的血,一寸寸迅速扩展开来,径直穿透到海底最深和世间最阴暗的角落。那些荒芜的、黯淡的、残破的、毁灭的,世间万物,六界生灵,一点点开始复苏和被修复,时间仿佛倒流了一般。大地、山川、冰河,万物又呈现出一片欣欣向荣,仿佛之前那一切从未出现过。包括蛮荒之地也不再荒芜,披上了一层绿色,地里竟长出了棵棵梨树,雪白的梨花竞相开放,如同那漫天飞舞的雪花,似乎在诉说着这一段凄美动人的故事……

  长灯起弦音破君颜陌,云遮月葬送了星火,三千场爱恨萧索,怎不知却不知蹉跎,白衣袖蹁跹飞倾国色,那一笑染尽了山河。凡尘雨今夕如昨,这一生又一生错过。繁华舞,红颜赋,心诚君夕君如故。浮生一幕春去人殊途,弱水处,不归路无人度。红烛落,青烟浊,旧人错,喝不尽隔世的烽火。那一场悲欢离合,怎知她可知她寂寞,前生因缘际会处有时,蜡尽方知离别苦。若要问她的心是否前尘如故,却剩下,只剩下花舞,缘起时缘尽时,陌路……(花舞)

  一树树的梨花,仿佛一朵朵飘逸的白云,花瓣晶莹,相依相偎。

  到处都飘荡着梨花的味道, 一如他们云水相望的目光。 心有眷恋, 唯你是念,亦是幸福。

  梨花雨,素雪绕肩, 似乎也在诉说着缠绵; 梨花情,丝丝念念, 似乎也在诉说着不舍……(拈花指W。K。)

  世间万物没有一个不是幻化,不管是地位也好、名声也好、财富也好、美色也好,都是因缘聚合时显现,因缘消散时灭尽。

  千骨的一缕魂魄成了玉龙雪山。

  玉龙雪山是第四纪中大幅度抬升所形成的断块褶皱山,山体主要由泥盆系和石炭系的碳酸盐岩构成,厚度在3000米以上,部分已变质为大理岩。主峰扇子陡即是由石炭系玉龙灰岩构成。山体南部有石炭系、二叠系玄武岩与灰岩互层。玉龙雪山东麓有白水河与黑水河奇景,这两条河的一条河床发育在石灰层中,另一条则发育于玄武岩中。前者的河底全为白色的石砾,水质清冽;后者则正好相反,石砾黑黄。两河一白一黑,形成特别的景观。玉龙雪山亦是青藏高原范围内最边远的有海洋性冰川分布的高山。

  后来白子画的一个化身就是大迦叶尊者,尊者在鸡足山入定,等待弥勒佛出世。

  鸡足山位于大理白族自治州东部宾川县境内,方圆百里,最高峰为天柱峰,海拔3240米,登临其山,可东观日出,南瞰浮云,西望苍山、洱海,北眺玉龙雪山,人称“绝顶四观”。山间云雾缥缈,溪水琮琮,为中国佛教名山之一。

  天空突然多出无数美丽的蝴蝶,那是小骨所化。一切恩爱会,无常难得久,生世多畏惧,命危于晨露。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素问天枢)

  眼前的一切深深震撼着白子画,他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收小骨为徒时教导她慈悲众生,她一直没忘。成为妖神让六界动荡不安,她宁可以死换天下和平安宁,是他的好徒弟。他怎能辜负她的重托,他有什么资格疯癫?

  白子画以强大的意志力把自己拉回现实。看着小骨的魂魄抽离,白子画痛苦的怒吼“不要——”

  他紧紧抱住花千骨那越来越轻的身体,他想要将花千骨融进自己体内,好像这样他们就永远不会分开了!完全的拥有。

  他低头,交织千个心孤单一吻,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冰冷的唇吻到爱的人,“喜欢你”可惜她再也听不到了,也没办法回应他。回忆曾经拥有短暂的温柔,到如今都化作了无尽的悲伤和泪水……神识终离身体客。

  花千骨的命珠由眉间出现,慢慢升空,白子画大惊,命珠一旦破裂小骨就永远回不来了。他看着那命珠越飞越远,只剩下一个光团,赶紧放下小骨去夺命珠。他好不容易抓住命珠,那命珠化作一团光,那团光在白子画的怀抱里闪烁,白子画抱着这团光,这团光似乎想飞走,白子画随着光团翻滚就是不放手,他紧紧将光团拥入怀里,抱着它如同抱着小骨,最后这团光没入了他的体内,他们容为一体了!下一刻光影俱灭……

  不一会就见白子画的脸发生了变化,一半是他一半是小骨。因为体内被神力注入,又加上小骨的魂魄,他已经拥有了神格,变得无比强大。可以造化天地万物、行云布雨、操控雷电、执掌山河、运转四时、执掌天职、司牧众生,受人香火。而失去小骨的悲痛让他那原本清冷的性格变得悲伤易怒,眉间竟生出第三只眼睛,他的怒火可以从第三只眼睛出来,烧毁一切,非常可怕。

  小骨体内妖神之力的妖性已经被剥离,白子画和花千骨又都是为了天下苍生而融合一体的,完全无我,只有大爱,所以不同于小骨的是,白子画不是妖神,而是真正的神。当白子画想到小骨就在他的体内时,他不再那么悲伤了。

  所有的人都瞪大眼看着这惊人的一幕,花千骨的大爱无私,唤醒了所有恐惧洪荒力量的人,她以自己的牺牲精神让摩严放弃了旧有理念,认识到自己的偏见,竹染也放弃了对摩严杀他母亲的恨,在白子画放下小骨去追命珠时,快步走到小骨身边,取出自己的命珠,用以灵换灵的方式救下小骨最后一魄。摩严也赶过来为花千骨输入内力,小骨那紧闭的双眼有了些微反应。复活的杀阡陌一下感应到这里发生的一切,突然出现带走了小骨。

  白子画慢慢恢复了自己的容貌,望着众人,眼中充满了沉痛和坚毅,他对大家说道:小骨走了,她又像以前一样,用她的血肉来滋养和修补这大地。她希望看到和平,安宁,凡是顺从她意愿的人,她会保他两世的和平安宁。我希望她走的安心,以后不要再叫她妖神了,叫她安拉吧!她希望看到世界和平安宁,不再有杀戮,战争……

  魔界的人以竹染为首最先站出来附和:顺从和信仰创造宇宙的独一无二的主宰安拉及其意志的人,可求得两世的和平与安宁!

  长留众人也跟着喊:“顺从和信仰创造宇宙的独一无二的主宰安拉及其意志,可求得两世的和平与安宁。”

  众人一呼百应,仙魔两界从此休战,魔界众人纷纷弃恶从善。

  虚空中的小骨看到这里觉得自己放弃妖神之力是正确的,能以死换天下太平值得了!

  白子画对众人说:“如今的我是和小骨的合体,小骨不再是我徒弟,没有她为我注入神力我已经是一具尸体了,从现在起我的名字叫尸婆(湿婆)。(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千骨2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