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5 酒不醉
黛焰2020-09-29 07:542,450

  和好酒的男子不同,修羽向来没有那么喜欢这种会使自己的精神变得麻痹,思路变得混乱的液体。平日除了陪同衙门老爷、陪同各路使者、陪同朋友们应酬的时候要喝外,自己只觉得小酌一下有所怡情,通常是不大喝大醉的,唯一的那次莫名其妙的醉,估计就是上次和丁宁一起喝,还莫名其妙的睡在了一起。

  他认为的大醉不好也是有理由的,瞧瞧上次喝醉后,都发生了些什么事。可这一次,他是真想醉,想大醉,想一醉不醒。

  然而世间最喜欢发生的一件事情,便是事与愿违。仿佛随着身份的变换记忆的苏醒,修羽的酒量也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酒铺的酒都快被他俩搬空了,两人四目依旧炯炯有神,他俩也不对说话,就这么一坛接一坛的相互灌着。

  酒铺的老板看着他俩是又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今晚真真是大收获,一酒窖的酒都空了,一夜赚的钱,自己都可以伴着家人周游全国去,至少一年都不用担心吃穿了;担忧的是,谁见过这么没命喝酒的人啊,一酒窖的酒啊,那是两个正常人能一晚上喝下去的么。关键是,也不知道他俩都喝哪儿去了,既不去茅房,也不见肚子变大,怕就怕这么个喝法,把人喝出毛病来,万一一撒手喝死在了自己店里,别说周游全国了,命都得搭这一夜的生意里去。

  然而劝也劝了,这两人还是一副极度清醒的模样,要他去拿酒,酒铺老板唯唯诺诺的搬上来最后两坛酒,告知他们酒铺的酒已经销完了,就看到几锭金子被更英俊些的那个摆到了桌上,修羽沙哑着嗓子对他道“今天辛苦你了,你回去吧,这个地方就留给我们吧。”酒铺老板一看到几锭金子,眼睛就差冒出绿光了,天灵灵地灵灵,今日自己定是遇着了神仙,这几锭金子,别说是一酒窖的酒,买下三个他的铺子都够了,自己绝对是看错了,这两人哪是没醉,明明是醉的厉害了。千恩万谢的磕了头,老板赶忙的就退了下去。

  “这酒,不醉人啊。”修羽苦笑。

  一夜的寂静,丁宁早就忍不住想说话了,好不容易见修羽开了口,连连回答道,“这是人间的酒,才是什么品级的,二殿下您是什么身份,这酒怎么可能醉人呢。”

  “呵,我是什么身份…”修羽觉得这句话极其讽刺,“因为我的身份,才让你在我身边监视了我六千年。”

  他说得很随意,语气也很平淡,丁宁听着却不平淡,蹭的站了起来,认错也不是,不认错也是,“二殿下,我…我不是…”

  “你是母亲的人,一直谨遵母亲的懿旨,守着我,保护我。我不怪你,我应该感谢你。”修羽依旧是淡淡的,这话听着的确没有责怪,但也不像是真的感谢。毕竟他的任务中,的确有一条,千万盯着修羽,防止他与萧清焰有过多接触。这一点修羽没说,但显然已经清楚了,让丁宁为难的很,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我以前一直有些奇怪的事情,现在倒是很明白了。你别怪我对你如此,我不想对真心对我的人有所隐瞒,但是事实的确如此,没有一个人会对自己真心相待的,却对自己总是有所隐瞒的人感激涕零,我不能够免俗。但你为我所付出的一切,我的确是真心感激的。”修羽娓娓道。

  “二殿下,丁宁不愿辩驳,但是不得不说一句,每个人都是有苦衷的。”修羽这样说,丁宁怎会不服,奈何天意使然,只得低低回应道。

  修羽无奈又自嘲的笑了笑,“世间万物,大到神祗,小到花草树木,哪一样东西生存着,是没有苦衷的呢。你们一个一个的,全都想要保护我,全都想要我好,却都是以你们自己的意愿来决定我的命运。可曾有人问过,我到底愿不愿意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呢。”

  丁宁觉得他像是在说自己的母亲,又像是在说天帝,又像是在说那个魔界公主。

  天妃被代天帝带回天宫后,修羽也消失在了修府,他遍寻不着,天妃应该是不会让他回忆起所有的往事的,那么他现在的这些反应,究竟是在消失的时间里,见到了谁,发生了什么,让他有现在的感慨呢。

  修羽喝了口酒,转移了话题,“你与袁亿素来不睦,却在魔界公主的问题上态度莫名一致,因为你们互相敌对,清焰却更是你们共同的敌人,是不是?”

  “是。”丁宁答道。

  “他一直与我唱反调,之前那次你们二人见过我与清焰在一起,回头修诺就来堵我们,你叫来母亲阻止我。所以你是母亲的心腹,六千年来一直在我身边守护我,而袁亿,应当是修诺的眼目,一直在我身边监视我。”

  “是。”现在丁宁确信,他的确是将过天界时所有的回忆都想起来了,并且他过去都称代天帝为哥哥,此时“修诺”的“代天帝”的叫法应当是要与他划清界限了。

  这似乎不是什么坏事,可现在就算搞清楚了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丁宁不明白修羽所想。

  修羽:“我失势良久,我母亲的云熙宫也从天宫最奢华的宫殿早就破落成了冷宫一般,可为什么,你还愿意兢兢业业,守着我,保护我,直至今日?”

  这一问,让丁宁的思绪回到了六千年前。

  六千年前,天魔之战天界大败,紧接着天帝陨落,代天帝继位。当时的天界众生,几乎损伤殆尽,残存的仙人们,一面感叹天界的凋零,一面又庆幸着自己还存留于世间,都能够成为重新建设天界的骨干重臣。

  想当年代天帝还为天界大殿下时,常帮天帝处理各种繁杂事务,待人和善,孝敬天帝,兄友弟恭,处理正事也都能做到公平公正,颇有威名,受人敬仰。又在天界与魔界交涉的危难时刻力挽狂澜,保下了天界,更是一度成为了六界之中的神话一般,被人津津乐道。自己和其他留存下来的弟兄们一起,都愿供代天帝驱使,为天界效力。

  然而,他们错就错在,当年晋升为仙人之时入了天兵行伍,而这支行伍,隶属于修羽的编下,在修羽旗下服役过几百年。当时的修羽年纪还很小,根本无法领兵,只是天帝对修羽的喜爱,名号上封的修羽大军,事实上这些不算主流的天兵哪去过天宫,甚至连修羽的面都没有见过。一步一步熬了许多年,凭着战功,丁宁终于进入了天宫,才成为了天帝的御前禁卫天兵。

  可好日子才没过多久,天魔大战就爆发了。在轮番战役中,他算命大,存留了下来见证了天界的残喘。怀着崇拜代天帝的心,期盼着好日子终要来临。

  没错,好日子很快就来了,代天帝亲封他与几位同僚一起为镇边大将,共同镇守天人二界之边界,常驻边界,并且以盛大的仪驾,亲自送他们出发,还派亲卫随行至目的地。

  当时他们多么的荣幸啊,从小小的禁卫直升大将,并且代天帝亲自相送,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呵,可惜没有想到的是,这一送,哪是去什么天人边界,明明是送去灰飞烟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清羽传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