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酸溜溜
三丑2021-08-03 16:152,138

  原本以为知道自己提交了手续,老妻又病了,老银币能消停。

  没想到人家转眼之间又玩了这一手。

  不愧是当了十几年的村长,够黑也特么够狠。

  李庸恨得牙痒痒,真想一拳捶死这个老银币,省得他祸害人间。

  他如今虽然还没有突破一重天,但修行者就是修行者,他能像捏死蚂蚁一样捏死那个老银币。而且还不用担心惹祸上身。

  《九门术》里至少有一百种可以用在老银币身上的毁尸灭迹的方法。

  狠毒的心思到底也只能在心里过一过,爷爷把《抱皇书》交给自己的那天,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不到万不得已,修行得来的力量不能用在普通人身上。”

  “唉,老银币,你可千万别逼我下狠手呀!”

  李庸叹息一声,他没钱,但也没把几万块放在心上,想赚随手就能赚回来。

  不过这钱他也不打算给,老子住了近二十年的房子,突然冒出个房东来收房租,即便真是租的,早特么干什么去了?

  最重要的是,即便给了钱,为了招牌,老银币还是会再想其他烂点子。

  他倒是有信心来一次挡一次,可没必要嘛,谁特么闲得蛋疼天天打苍蝇玩?

  所以他这次要把老银币打疼。

  杀鸡儆猴,连带着给那些觊觎太元堂的人打个样,不怕死就来。

  被老银币这么一闹,看热闹的村民早就一哄而散,自也没了病人。

  呆在老屋无聊,李庸索性去槐嫂子那里逗孩子,还能就着槐嫂子的花容月貌,调节心情。

  美滴很!

  桂兰婶子靠在天井里的竹制躺椅上,经过两次针灸,她的腿已经有了微弱的知觉,整个人的精气神焕然一新。

  小囡囡在一旁拿着回来那天黄小荷给买的玩具听诊器,有模有样地帮奶奶看病。

  看到李庸来了,她欢喜地叫一声,一下就冲了过来。

  李庸将小娃娃拦腰抱起来往天上一抛再接住,假装生气地道:“臭囡囡,大吼大叫的干啥,破坏哥哥的好事。”

  囡囡被逗得咯咯笑个不停,嘴里喊着还要还要。

  李庸只好又陪着她玩了几个抛高高,才停下来把她抱在怀里。

  小姑娘乖巧地趴在他肩上,小声道:“爸爸,你的好事是不是偷看妈妈?”

  李庸惊得差点一个趔趄,问道:“不是哥哥吗?怎么变成爸爸了?还有,妈妈是谁?”

  囡囡指着养神的刘桂兰道:“奶奶让我喊的,说不能乱了辈分。”

  说着,嫩嫩的小手指向院坝前方,脆生生喊了一声:“妈妈。”

  槐嫂子在屋门前的自留地里给抽穗的玉米追肥。

  她穿着受伤那天的碎花格子衬衫,被烫破的地方补了两块椭圆形的蓝点布块,像两只眼睛一样炯炯有神地立在那儿,别致。

  听见囡囡的身影,她转过头来,笑靥如花。

  汗水湿透了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额头上,劳累导致的红晕浅浅地遮在脸上,倒映着午后的阳光,明艳而娇媚。

  李庸感激地冲刘桂兰投去一个笑脸,老太太,上道。

  正要放下囡囡,下地里帮槐嫂子干活,囡囡突然朝身后招手,高兴地喊道:“小荷阿姨,弟弟。”

  李庸转身,黄小荷抱着娃站在房檐下,幽怨地瞪着李庸,咬牙切齿地哼道:“爸爸妈妈……哈?”

  李庸嘿笑道:“啊,新上任的,咋了?”

  “咋了?”

  黄小荷一边和槐嫂子打招呼,一边悄悄地跺在李庸的脚背上,“亏我听说李元胜给你上眼药火急火燎的跑来帮忙,结果你在这里跟人家谈情说爱,你还有没有良心?”

  “天地良心。”

  李庸把手按在胸口,一张痛苦脸,“小荷嫂子,你真别撩了,技术太差,完全出不来感觉。”

  “出不来感觉是吧?”

  黄小荷气得跺脚,把手绕到宋槐枝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揪住李庸腰间的软肉。

  “这样有感觉了吗?”

  李庸痛的龇牙咧嘴。

  怀里的囡囡突然叫道:“妈妈,小荷阿姨在揪爸爸的肉肉……”

  童言无忌,却不作假。

  黄小荷慌忙收手,小麦色的脸上爬上红意,像个正在褪色的茄子。

  然后就讪然迎向从玉米地里出来的宋槐枝,叫了声槐花姐。

  宋槐枝笑着回应,仿佛没听见小囡囡的告状,亲昵地拉着黄小荷的手逗着她怀里的娃娃。

  “屋里坐吧,一会儿就在家里吃晚饭,省得一个人回去做。”

  黄小荷亮着眼睛连声道:“好呀好呀”。

  蹭饭能让她忘记尴尬,特别是槐花姐做饭还好吃。

  “我给槐花姐打下手,正好还能学习学习。”

  宋槐枝道:“好呀。”

  说着从李庸怀里接过囡囡,吩咐道:“我和荷花先回去做饭,还有两垄肥料没灌,你去弄一下?”

  李庸爽快地答应:“好的,我去弄,嫂子你莫管了。”

  宋槐枝甜甜一笑,淬体过后越发白嫩的肌肤,仿佛自然溢放出一层光晕。

  黄小荷不由自主地摸了摸自己的脸,无比欣羡,又有些自惭形秽。

  李庸也在笑,笑容里有种理所应当的自然,俊俏的脸庞上浓浓的满足。

  两人就那么对视笑着,无声表达着情绪,恍若千锤百炼过一样熟稔。

  黄小荷心里摹地有些发酸,有根藏了许久的弦似被撩动了,可惜蹦出来的音符却不属于她。

  “那我先去干活,就看嫂子干了,我还没亲自干过呢。”

  李庸直接从院坝沿上跳进玉米地,有些笨拙地拿水桶从不远处的池塘灌了水,然后往里面兑肥料。

  尿素肥料的味道很刺鼻,他却浑然不觉,有第一次干农活的新鲜,也有感受到槐嫂子越发靠近的那颗心的窃喜。

  “嫂子,一桶水添五勺肥料够吗?”

  李庸一身干劲,不忘邀功似的冲还站在院子上的嫂子邀功。

  宋槐枝笑着比个手势,答道:“七勺。”

  黄小荷酸溜溜的鄙视道:“添多少肥料都不知道,还干个屁的活儿。别是把玉米都烧死了。”

  李庸大声道:“你管得着吗,人家玉米乐意被我烧死。咸吃萝卜淡操心,奶你的娃子去。”

  那一脸欢快得瑟,让人忍不住想揍他,黄小荷气得找宋槐枝告状:“槐花姐你看他,嘴上没个把门的,啥都说。”

  宋槐枝却满脸宠溺,“他就是喜欢胡说八道,你莫理他就是了。”

  就这?

  黄小荷目瞪口呆,你这太惯着他了吧,到底是嫂子,还是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