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3章 恶毒的老银币
三丑2021-08-03 16:252,067

  “没个正经……老屋这边收拾完了,你要开医馆,看看要不要跟村里人通知一声,牌匾请回来,大家聚在一起热闹热闹。”

  宋槐枝面子浅,不适应大天白日下和李庸暧昧,强行将话题转开。

  李庸欣赏着宋槐枝变得嫣红的俏脸,心说你这话题转的真不是一般生硬。

  有心再逗两句,看看她怀里还抱着个小人儿,只好怏怏地作罢。

  “热闹就算了,反正我回来又没地种,大家都知道我肯定要开医馆的。等到后面去镇上也开起来以后,到时候再说吧。”

  宋槐枝道:“也是,这两天有不少人来帮忙,我都跟他们说了,大家也都会传出去。”

  顿了顿,宋槐枝问道:“你还要到镇上去开医馆,村里这个不准备长做?”

  “不止镇上,我还要把太元堂开到省城,开到全国。”

  眼见宋槐枝眼中满是不解,李庸也没解释,只道:“不过村里的医馆肯定要一直开下去,就当是为了报答村里人小时候对我和爷爷的照顾。爷爷留下的牌匾,也只会挂在二龙山。外面的,全都是分店。”

  宋槐枝担忧道:“那你一个人忙的过来吗?”

  李庸笑道:“所以嫂子你要帮我呀。”

  宋槐枝紧张道:“可嫂子只会种地,不会看病。”

  李庸道:“看病当然有医生,嫂子可以帮我做其他的嘛。”

  宋槐枝想了想,道:“行,那我以后没有农活做的时候,就在医馆帮你。看病我不会,但是你可以教我认药,我来帮你抓药。”

  “那就这么说定了。”

  “嗯!”宋槐枝认真地点头,道:“那你先去后村庙祝那里把牌匾请回来吧,我和囡囡回去准备晚饭。你早点回来吃。”

  李庸道:“晚饭我就不过来吃了,刚刚于娟说李元胜晚上请我吃饭。我去看看这老东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晚上回来之后我去找你,给你换药。”

  听说李元胜请客,宋槐枝有点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说什么,抱着囡囡回家去了。

  村长家里,老妻在厨房里忙活晚饭,李元胜和儿媳妇挤在炕屋里嘀嘀咕咕。

  “那青蛋子真说他去跑手续了?”

  两人像两口子一样腻歪在一起,李元胜的手不老实,隔着儿媳的衣服拨弄不断。

  于娟面泛红潮,气粗如牛,声音像是从鼻子里挤出来的一样,“嗯,他不像是说假的,昨天就去镇上了,应该是真的去跑了手续。”

  “这狗日的精咧,把老子给涮了?”

  李元胜有些恼火,手里无意识地加了把力气。

  “啊!”于娟被他捏的喊了一声,却见她眼睛里更多了一分迷离。

  “你个小骚货,你妈在咧……”

  李元胜吓了一跳,赶忙坐开些。

  于娟屁股一挪追上去,“知道妈在你还逗我?我不管……”

  两人一攻一防,还是闹出了声响。

  一墙之隔的厨房里,老妻看起来并不算老,五官精致,只是皮肤稍微黑一点,眼角有浅浅的几道皱纹,年轻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

  实际年龄肯定要大一些,翻过年篇就五十了。

  依稀的嬉闹声钻进耳朵里,蔡清芳的面沉似水,眼眶里含着泪光。

  她却不敢闯到隔壁去揭穿丈夫和儿媳的龌龊。

  被欺负了一辈子,她太清楚李元胜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只是没想到,老畜生之前还知道背着自己,慢慢却肆无忌惮起来。

  宝山啊,你在九泉之下怎么能瞑目?

  心里头堵着一口气,一个没顺上来,蔡清芳就觉得眼前一黑,噗通一声砸在了地上。

  隔壁的二人被惊到,跑过来一看,顿时吓得惊魂失散,手忙脚乱地将蔡清芳抬到炕屋。

  见人只有出气不见进气,李元胜忙不迭地吩咐于娟去请李庸。

  李庸已经去后村将牌匾拿回来,这会儿正在邻居两口子的帮助下往院门上挂,听说蔡清芳晕倒了,他赶忙把手头的活儿交给邻居。

  “山林叔,你和培英婶子找帮我弄着,我去看看。”

  李山林是个敦实的汉子,就住在李庸老屋的隔壁,是村里少有没有外出务工的壮劳力。

  他一口应承下来,“救人要紧,你快赶紧去吧。这儿交给我和你婶子,保准给你挂的端端正正。”

  “那就麻烦山林叔和培英婶子了。”

  李庸从屋里拿出医药箱,见于娟盯着院墙下立着的牌匾发呆,他催促道:“还不走,不救你婆婆了?”

  “要救要救,快走。”

  于娟这才惊醒,慌忙领着李庸回家。

  “庸哥儿,你可来了,快救救我家那口子。”

  老远见着李庸,李元胜搓着手跑过来,慌忙将李庸引进屋子。

  炕上的蔡清芳脸色煞白,呼吸微弱,出气多进气少。

  李庸把着脉听了一阵,发现只是心悸引起的昏厥,问题不大,就算不治,也会自然醒来,只是那样会留些病根,中医上俗称盗气。

  李元胜焦急地问道:“庸哥儿,怎么样?”

  李庸故作沉重地叹口气,道:“李叔,你得做好心理准备呀。”

  “啊!”

  李元胜果然被吓得一慌,眼神有些失神。

  愣了十来秒之后,李元胜才恍若回神一般,问道:“那还有得治吗?”

  “治当然是能治,只是……”

  李庸故意停顿了一下,叫你个老银币打我太元堂牌匾的主意,吓不死你我。

  “你不能治吗?难道得送大医院才行?”

  却不想李元胜话锋一转,叹道:“这都是命啊。咱们村实在太偏了,送大医院恐怕也来不及了。可怜清芳你跟了我一辈子,啥福也没有享到。”

  卧槽,你个老银币!

  李庸听得瞠目结舌,听老银币这意思,如果非得送大医院,就准备放弃治疗了?

  怪不得村里人都说老银币心脏。

  这特么哪只是脏?是又脏又黑。

  李庸本想恶心老银币一把,没想到却被反恶心了一把。

  这算不算偷鸡不成反丢了把米?

  李庸像生吃了把苍蝇似的,不想再跟老银币交流了,他掏出银针在蔡清芳人中的位置轻轻扎了进去。

  一股真气随着银针导进去,就见蔡清芳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红润。

  不多时,就听见一声轻哼,蔡清芳悠悠醒了过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乡野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