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前天的答案
九月木一2020-12-01 20:492,168

  手背直接被朱厌的爪子抓破了,几滴血珠顺着季宛初的手背低落到下面的两片树叶上,树叶的脉络瞬间有微弱的红色光芒一闪,原本粘在上面的几滴血迹也消失不见。

  另一边亓墨也赶到季宛初身边,“受伤了?”

  季宛初将手背藏了藏,“没有,刚刚只是没站稳。”

  亓墨已经注意到了她的小动作,“我看看。”说罢小心的拿起她受伤的那只手。

  “后面!”季宛初看着亓墨身后突然窜过来的朱厌,提醒道。

  亓墨并没有回头,只是微微侧身,手腕一转,剑身直接扫过那只靠近的朱厌,直接将朱厌拦腰斩断了。

  “主子,那边好像有路!”遗则过来禀报。

  遗则指的方向,是他们之前休息的对立面,那边确实也有一块平地,透过枝桠,确实能看见那边山壁中间,有一道狭窄的缝隙。

  “木三,你过去看一下。”亓墨吩咐道。

  “是。”

  没多久,木三便回来了,“主子,山壁之间确实有一条缝隙。”

  “你和木一先带宛初过去……”

  季宛初立即打断:“不行!要走就一起走!”

  “我们要留下来断后,否则这些朱厌追上去,结果还是一样的。那边情况不明,万一也有朱厌伏击在那里,木一他们可护你安全。”

  季宛初知道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她只犹豫了一下,便道:“木一留在这里,我跟木三过去。”

  “不行!”

  “那加上遗则。”

  亓墨看着季宛初坚定的眼神,知道这丫头倔,便点点头同意了。

  最后,季宛初和木三还有遗则三人便向着那条裂缝行去。裂缝很窄,宽度只能容一人通行,季宛初走在了最前面,却被木三给拦了下来,“属下在前面探路。”

  “我走前面。”季宛初说的斩钉截铁,“木三,你的任务主要是负责你主子的安全,不是我,知道吗?”

  木三愣了愣,没有说什么。

  季宛初一马当先的走在前头,其次是木三,遗则在最后。这山壁缝隙也不知道怎么形成的,季宛初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这内部有许多岔路口,七绕八拐的在这夜间根本摸不清方向。

  季宛初停在一个岔路口,她看着墙上的箭头,微微皱着眉头,又走回来了,“遗则,我们经过几个岔路了?”

  “七个。”每经过一个岔路口,遗则都会做下记号,标记好他们行进的方向,避免后面亓墨他们进来时找不到他们。

  也不知道亓墨那边情况怎么样了,这里地势一会儿高一会低,她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否是在向上走,季宛初加快了脚步,选了一条没有标记的路。

  木三举着火把打量着四周,“这路怎么感觉都长的差不多啊。”

  季宛初也有这种感觉,只希望不要又是因为什么奇怪的原因就好。又走了两三个岔路口,前面终于出现了一条向上的狭窄路口,三人都稍微松了口气,希望这次是个出口。

  这条路显然比方才要陡许多,季宛初差不多全是用爬的,好在爬了一段时间后,外面的视野逐渐开阔起来。山壁前方隐约有光亮透过来,季宛初继续往前,前面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这光亮她再熟悉不过了。

  面前的建木依旧散着微微的光亮,将周围的情况照的清清楚楚,他们还是没有走出去,周围是一片平地,但四周并没有其它的出路。

  季宛初站在边缘处往下看,除了茂密的枝叶,根本看不到其它,也听不到下面的动静,她朝下面喊了一下,下面依旧是静悄悄的,而且这里竟然一点回声都听不到。

  她正考虑着要不要先原路回去,忽然在层层枝叶中,看到了一点火光,在下面很远的位置。莫非是亓墨他们,“木三,你看那——”

  身后忽然传来“嗤”的一声,是刀剑刺穿身体的声音,季宛初的声音猛然卡在了喉咙里,她迅速回头,木三背对着她,一把剑穿透了他的胸膛,剑尖还在滴着血。

  “木三!”季宛初有些不相信眼前的画面。

  遗则抽出木三胸口的剑,眼里一抹异色一闪而过,瞬间转化为怒意。

  “你……”木三有些站不稳,盯着遗则惊得说不出话来。方才听见季宛初叫他,他正准备过去,一道寒光忽然从他眼前闪过,速度之快,他完全来不及思考和反应,直接挡在了季宛初面前。

  季宛初赶紧上前扶住木三,有些不知所措的按住木三不断冒着鲜血的胸口。

  “原本没打算杀你的。”遗则站在他们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跟之前完全不同的姿态,像是忽然换了个人。

  “你不是……遗则。”木三看着他,吃力的道。

  遗则低低的笑了起来,“这个答案,你们在前天就知道了,可惜,你们都不记得了。”

  季宛初看遗则的语气和神态,神色一禀,“你是冰夷!”

  “这个答案,你们也是在前天知道的。”冰夷看着她,“你还真是命大,这一路上竟然一直没能杀死你。”

  “所以这两天,一直都是你在搞鬼?”季宛初沉声道,他和亓墨之前一直以为是朱厌在暗地里偷袭他们。

  冰夷看着还在强撑着的木三,“现在知道为什么你和木一会同我在一起了吧,你们明明是在追杀我,结果第二天,就会把前一天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木三动了动身子,似乎要挣扎着过去,被季宛初按住,“你身上有伤,别乱动。”

  木三恶狠狠的看着冰夷,“你什么时候混进来的?真正的遗则去哪儿了?”

  “在你们进入若木林之前我就在了。”

  “不可能!”木三直接否定,“我们出发前你已经进入了昆仑障,不可能有机会混进我们内部。”

  木三说的没错,冰夷比他们早几天进入昆仑障,她相信亓墨不会弄错,而且亓墨这次挑选的是个人都是手下的精英,若想不动声色的混进来,确实很难。

  不对,季宛初忽然想起进若木林的那天下午,他们在林子里发现了好几具被钦原蜇过的尸体,第一具尸体,是遗则先发现的。

  凡是钦原蜇过的尸体,都会因为体内水分霎时枯竭,而导致整个身体都呈现萎缩状态,那天你他们见到的那具尸体,面容直接是塌陷的,皮肤全都皱在了一起,根本看不到本来面目。

  当时只凭着衣物判断是冰夷的人,所以那天他们发现的尸体,才是真正的遗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上云初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上云初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